校草学长污文|口述我和闺蜜被多P经历

主角刘旭王艳

文章简介刘旭留意的还是,这女人的胸特别大,沉甸甸的。

正文

玉嫂确实比同龄女人显得年轻得多,甚至可以和花季少女相媲美。

当然啦,玉嫂那股成熟气息是花季少女无法比拟的。

总之呢,刘旭一直觉得玉嫂真的很完美,就像江南水乡里那些撑着油纸伞,穿着锦绣旗袍,坐在乌篷船上欣赏细雨靡靡的美人儿。

能和如此完美的女人相处着,刘旭还真觉得自己很幸运,但更幸运的是乡亲们这些年对他们两个都非常好,还凑钱给刘旭交学费。

想着乡亲们的好,刘旭心都有些触动了。

感叹了番,刘旭就去叫玉嫂。

不过当刘旭接近自家时,他却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在门外头鬼鬼祟祟的。

刘旭一眼就认出了这男人,是村里有名的老无赖,五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光棍其实也没什么,可这个老无赖还经常会摸女人的那里,都被一些女人的男人打了好几次。

对于老无赖出现在这,刘旭当然非常不高兴。

“喂!”

见是刘旭,原本还在往里头眺望的老无赖就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城里吗?”

“你跑到我家来干什么?”

“路过,路过,”老无赖露出一口黄牙笑着,随后就赶紧走开了。

见门锁着,刘旭就敲了敲门。走进去后,见玉嫂重重松了口气,他就知道老无赖出现在这一定不是偶然,所以他就问了玉嫂。

一开始,玉嫂还不肯说,可在刘旭再三逼问下,玉嫂才说了出来。

 文学

两个月前的某一天,玉嫂在门口剥豆子,看到从前面走过去的老无赖就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哪知道他竟然以为玉嫂对他有意思,老无赖就蹲着和玉嫂聊天。

玉嫂的性子是不想得罪任何人,所以也就有一句每一句地和老无赖聊着。

哪知道那天过后,老无赖就隔三差五跑来聊天,甚至还向玉嫂暗示想娶她。

自那次后,被老无赖吓到的玉嫂就再也不和老无赖聊天,只要一看到老无赖来就板着个脸。可玉嫂越是冷淡,老无赖就越是兴奋,还说要和玉嫂住在一块。

有次,老无赖还想动手脚,刚好有个精壮的邻居经过,直接将老无赖打跑了。

玉嫂一个人过,刘旭当时又没有在家,所以是不可能每次都有人帮忙的,所以每次她看到老无赖来了,她就立马进屋,还会将里头的门给锁上。

但最让玉嫂忍受不了的是,老无赖偶尔会半夜三更来敲门,还一直让玉嫂开门,说要一块睡,这搞得有时候玉嫂半夜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的,就以为是老无赖又来闹,还担心老无赖会把门撬开。

听玉嫂说完,刘旭是气得不行,他就立马往外走。

刘旭看上去很斯文,可也有干过架的,所以担心刘旭是要去打老无赖,玉嫂就急忙上前拽住刘旭,道:“旭子,别去打人,老无赖一身都是病,你要是把他打死了,你就得坐牢了。”

“那个混蛋!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你!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要去!”玉嫂立马从后面抱住刘旭。

被玉嫂这么一抱,刘旭倒是冷静下来了,他更感觉到了玉嫂散发出的成熟气息,甚至能感觉到压在他后背的两团弹性十足的软肉,这软肉还随着玉嫂那急促呼吸起伏不定着。

叹了口气,刘旭就道:“这次我就不打他,要是他下次再来,我准打得他像狗一样爬走。”

“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回过身,看着这个柔弱的女人,刘旭就拉着她那滑溜溜的手,道:“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惯你这软弱的个性,这真让我担心。幸好我决定留在家里,要不然你以后连睡个觉都不安宁。”

“你这语气怎么像是在教育小孩子呢?”张玉笑得非常甜,两个酒窝非常明显。

“因为我长大了,所以当然可以教育你了。好了,咱们去王艳家吃饭,她家里有肉。”

“不好吧?”

“都那么熟了,怕什么?”说着,刘旭就拉着张玉走向王艳家。

刘旭明明才二十二岁,可他给张玉的感觉比三十岁的男人还来得成熟,这让张玉心安了不少,她也很期待和这个好像儿子一样的男人一块生活的日子。

吃饭的时候,王艳就一个劲说着刘旭以前的糗事,这让刘旭都有些无奈了。

身为男人,当然是要回击的了,所以刘旭也说着王艳的糗事。就比如以前王艳学着男人那样站着撒尿,结果弄得腿上都是。又比如王艳某次和刘旭玩结婚游戏,结果还亲了下刘旭的嘴巴。再比如王艳曾一个劲地压开始变大的胸,还说变大了很难看。

总之呢,王艳刘旭就互相说着对方的糗事,张玉则时不时笑出声。

至于王艳的女儿,她什么都不懂,就傻巴巴地坐在那儿看着,偶尔还会将手里的肉块送进嘴里,一嘴的油腻。

饭吃到一半,刘婶突然跑了进来,她是住在张玉和王艳家之间的邻居,人很好,经常到处串门聊天。她还有个二十岁的儿媳妇金锁,只可惜她儿子在北京那边卖房子,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所以这婚就和没结一个样。

见刘婶记得像是丢了魂儿似的,王艳就忙问道:“出啥子事了?”

“我……我儿媳妇……她……她……”

“先缓缓气啊。”

“她被蛇咬了!”

乡下很多蛇类,有些有毒,有些没毒,加上刘旭是学医的,他更知道要是被毒蛇咬了又没有及时救治又多可怕,所以他就忙问道:“现在人呢?”

“家……家里……”

“我先过去看一下!”说着,刘旭就跑了出去。

跑进刘婶家里,听到一声声痛苦的伸吟,刘旭就立马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可看到躺在床上的金锁竟然光着个上身,还一只手握着肉包子,刘旭就急忙退了出来。

“你哪里被蛇咬了?”

“胸,疼死我了。”

这蛇难道是雄的不成,要不然怎么会去咬金锁的胸,而且平时金锁不是有穿衣服和文胸的吗?蛇怎么会咬到她那儿呢?

尽管想不通,可刘旭也懒得多想了,就问道:“什么蛇?”

“我不知道啊,现在好疼啊,伤口都流出黑色的血了。旭子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流出黑色的血说明咬了金锁的是毒蛇,这让刘旭极为着急,而这时候刘婶、玉嫂以及王艳都到了,刘旭就忙问道:“你们谁的牙齿是非常的好,没有任何缺口的?”

“我缺了半颗牙,”刘婶道。

至于王艳和玉嫂,她们的牙齿都很完整,可刘旭问她们会不会吸蛇毒,她们都不会,这让刘旭非常为难。就算牙齿完整,要是不知道如何吸,如何挤,或者一不小心把蛇毒吞进了肚子,那都可能出人命的。

僵持之下,见儿媳妇全身都在抽搐,心急的刘婶就道:“旭子,你不是学医的吗?你去给金锁吸一吸。”

“可受伤的……”

“人命更要紧啊!”王艳都有些生气了。

“现在是救人,没啥,”刘婶道,“我儿子也没在家的,只要咱们几个不说,那谁也不晓得。”

金锁的婆婆都这么说了,刘旭当然就没什么顾忌的了,所以他就立马走进屋并关上门,随后就爬到了床上。

看着金锁那完全袒露的胸,刘旭就咽下了口水。

金锁才二十岁,刚结婚不久,之前家里也没让她干什么重活,所以她的肤质非常好,简直可以和城里一些保养好的女人相提并论。而且呢,那两点还真是嫣红,就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樱桃,让刘旭看了就很想咬上两口。

不过,看到金锁那位于樱桃稍上方的伤口,刘旭就没有多想,就俯下身。

“我现在可能要做一些让你难堪的事。”

“没事,”金锁气若游丝,嘴唇更是发紫。

刘旭用两只手握住,一些黑色血液就从伤口流了出来。

单单这么做还不够,所以多看了樱桃两眼的刘旭就俯下身去吸。

由于伤口离樱桃太近,所以刘旭的嘴唇偶尔就会刮到,使得金锁发出了有些酥麻的伸吟。

猛地一吸,听到金锁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刘旭就立马将毒血吐到地上,随后就继续去吸。

持续了十分钟后,见吸出的血液基本上正常,又见金锁脸色已经慢慢红润,刘旭就松了口气。

“可能还有毒液,”说着,刘旭就放肆地揉捏着。

以为刘旭是要救自己,金锁也就没有多想,她那原本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潮红。

捏了一分钟,刘旭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并道:“基本上没什么事了,不过还得涂点药水。待会儿我让你婆婆去我家取,我刚好带了些回来。”

“谢谢你,旭子,”说着,金锁已拉起被单。

“我明明比你大两岁的,”刘旭露出非常爽朗的笑容。

“我听我老公都这么叫你,所以我也这么叫了,”露出非常甜的微笑,还有两颗小酒窝的金锁就继续道,“要不我以后就叫你旭哥了,好不?”

“当然可以了,把手给我。”

抓着金锁的手,刘旭就将拇指压在金锁手腕处。

见状,金锁就问道:“你是在替我把脉吗?”

“要不然能是什么?”

扑哧笑出声,金锁就问道:“那你是要看下我有没有喜了吗?”

“中了蛇毒,心跳频率会偏快或者偏慢。”

刘旭这么一说,金锁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问道:“那要是我的心跳不正常,你是不是又要吸我的奶?”

“不是奶,是伤口,”刘旭纠正道。

“但伤口是在奶上,所以你还是吸了我的奶,”顿了顿,脸蛋更加红的金锁就小声道,“刚刚是怕死,可是后面想一想又觉得这样子很不对。我已经结婚了,你吸我那儿的话,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就不好了。”

“你婆婆都不会说,难道你会说给你老公听不成?”

“这倒是。”

片刻,刘旭就道:“心跳还是有些不稳定,你把被子拿了。”

担心自己会死,坐着的金锁就立马拿掉被单,有些害羞地将盈盈雪峰展示在刘旭面前。

随后,刘旭就俯下身,像之前那样吸着伤口。

不过和之前比起来,刘旭并不像是在吸,反而像是在舔,还时不时摸到最突出的地方。

金锁已经结婚了,也有做过那事,她就觉得出刘旭的举动和之前不一样。可她老公已经去北京好几个月,这让初尝滋味的她非常空虚,所以被刘旭这么弄着,金锁倒是觉得舒服,就轻轻搂着刘旭脖子,希望刘旭能更久一点。

持续了差不多五分钟,刘旭就和金锁分开了。

舔了舔嘴巴,刘旭就道:“没什么事了。”

“谢谢,”有些不自然的金锁就拉起衣服。

“我跟你说一件事,你有喜了。”

“不可能,”金锁立马叫出声,“我老公是四个月之前回来的,回来我们就做了一次,不可能怀上的。而且啊,如果真的怀了,我不可能不知道。”

说到这,担心婆婆有听到的金锁立马掀开被单,并将之前拉到雪峰以下的衣服继续往前拉,随后就抓着刘旭的手压在平坦的小腹上。

“你摸摸,要是我怀孕了,肚子怎么可能这么平呢?”

刘旭的手掌是落在肚脐眼稍下方,要是他再往下滑个七八厘米,他就能摸到金锁最神秘的地方了。

此时刘旭也搞不懂金锁心里头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往下摸,所以他就温柔地摸着金锁小腹。

摸了半分钟,刘旭就道:“其实我之前是骗你的。”

“坏蛋!”金锁骂出声,却没有拿开刘旭的手。

“听说很多女孩子喜欢坏男人的。”

“可惜我已经结婚了。”

“谁说结婚就不能喜欢了?”嘿嘿一笑,刘旭就缓缓往下摸去,“只是喜欢,又没有叫你跟坏男人干嘛。”

刘旭刚摸到那,金锁就立马抓住刘旭的手并往上提了些许,道:“你要是再乱摸,我就叫我婆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3753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