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在花唇上滑动:养在房间的小萝

王秋兰娇媚的看了一眼老苏,“苏大哥,你一按摩这里,人家就更难受了,这,这是咋回事呢?”

听到这话,老苏故作惊讶的皱了皱眉,“这样啊,那会不是哥力道太轻了?”

 文学

说着,手上不由加大了力道。

那粗糙的大手因为长年劳作的原因,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老茧,虽然王秋兰穿着衣服,但材质单薄的裙子根本无法阻隔那种硌人的感觉。

在老苏大力的揉捏下,王秋兰只觉自己两片柔软就好像抵在凹凸不平的泥巴路上来回摩擦。

每当老苏的粗手将柔软搓圆捏扁,那些茧子就跟无数蚂蚁一样在上面爬呀爬,弄得她有痒有麻,导致柔软上的两点颗粒也随之逐渐凸起发尖。

察觉到王秋兰的生理反应,老苏心头更加火热。

作为村里有名的寡妇,王秋兰本钱非常不错,身体已经完全被开发到极致。

整个人就跟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村里不管是哪个汉子见了都想吃上一口。

因为这水蜜桃不但熟透了,而且都熟得流水了。

老苏对她也有想法,但一直没啥机会,不过今天……

想到这里,老苏计上心来,“妹子,哥手法还可以吧?是不是感觉强些了?”

王秋兰被摸的浑身发软,要不是坐在椅子上,这会儿准得瘫倒在老苏的胡怀里。

于是娇喘一声,“苏大哥,我感觉好像更严重了,浑身发热发软,啊……好难受。”

说着,王秋兰故意扭了扭身子,使老苏那抵在自己沟壑之间、高高耸起的小帐篷来回磨蹭了几下。

“咝……”

老苏倒吸一口凉气,这骚娘们,真够劲儿啊!

“妹子,我看你病得不轻呐,多半是中暑了。”

“啊?中暑了?难怪我觉得浑身发软无力,燥热难忍,这可咋办呢苏大哥?”

老苏嘿笑一声,“妹子别怕,哥虽然是赤脚大夫,但也算是半个医生,中暑也不是啥大病,但……”

“但什么?”

看着俏脸绯红,风姿撩人的王秋兰,老苏不禁心中一荡,“但治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哥有办法。”

说完,老苏一指瓜棚里面用来存水方便浇地的大铁桶,“妹子,你去泡到水里面,先降降温,再配上哥的按摩手法,应该就会好了。”

听到这话,王秋兰有些迟疑。

她现在穿的是薄裙子,要泡到水里,岂不是啥都透光了?

不过当看到老苏鼓囊囊的裆部,想着那火热的部位,心中不免一热,“那,那好吧。”

说着,就想起身,但却被老苏一把摁住,“妹子,你不是浑身发软无力吗?别动,哥抱你去。”

不等王秋兰回答,老苏一下将她拦腰抱起,向大铁桶走去。

虽然只有十几步的距离,但老苏却故意放慢脚步,甚至一脚深一脚浅的颠簸起来。

王秋兰体态纤瘦,但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老苏将她拦腰抱着,使她整个人都贴在自己身上。

随着颠簸,王秋兰胸前两片饱满的柔软被挤成两张厚厚的肉饼,在老苏黝黑健硕的胸膛来来回厮磨着。

磨得老苏欲火高涨,口干舌燥,特别是小腹处那团邪火,就跟浇了油似的,蹭蹭往上涨,烧得他浑身燥热难忍,下面更是一直擎天,涨得生疼。

老苏一下没忍住,搂着王秋兰肥臀的粗手开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

先是轻轻的抚弄摸捏,在感受到那惊人的软绵触感后,逐渐加大力,来回抓捏,使柔软的臀肉从指缝不断挤出凸起。

随着老苏粗手不断作怪,王秋兰俏脸越发通红,媚眼半眯,纤腰不安的扭动起来,“苏大哥,我,我越来越难受了。”

“妹子,再坚持下,马上就到了。”

老苏嘿嘿一笑,粗手突然滑进两瓣浑圆肥臀中间,直接探到幽邃的股沟中。

“啊!苏大哥,你,你……”

敏感部位被袭击,王秋兰娇躯不由一颤,肥臀下意识的收缩一夹,使得老苏粗手四指完全被夹入其中。

“哎呀妹子,真是对不住,哥不是故意的。”

话虽如此,老苏却故意动了动手指,想向前再摸摸,最好能摸到那柔软地带,但却被王秋兰夹得死死的。

十几步的路程,却足足用了一分钟,王秋兰被老苏弄得跟滩烂泥似的,浑身无力的躺在他怀里。

“妹子,那哥就把你放进去了?”

听到这话,王秋兰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羞涩可人的点了点头,俏脸红晕一片,就跟喝醉了似的,风姿撩人无比,看得老苏百爪挠心。

随着水花荡起,王秋兰被放进了装满水的大铁桶。

但老苏动了歪心思,猛然一松手,顿时王秋兰整个人完全跌进大铁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顶。

“哎呀妹子,真是对不住啊!”

老苏故作惊慌的叫了一声,伸手就去捞王秋兰,但却不是抓胳膊,而是来了一个双龙抓奶,握住两片硕大的柔软,直接往上提。

王秋兰因为吃痛,整个人一下从水桶里站了起来,头发湿漉漉一片,包臀裙完全湿透,贴在身上,所有美景展露无遗。

两座浑圆的柔软十分挺拔高耸,老苏看得几乎无法移开眼睛。

视线下移,是平坦的小腹,因为常年干农活的原因,竟没有一丝赘肉,纤细的让老苏只想搂着疯狂输出。

再往下看,则是一个呈倒三角的地带,两腿最中间是鼓囊囊跟婴儿拳头似的小坟包。

因为衣服完全湿透贴在身上,导致那条红色的三角裤显露的非常明显,甚至都能隐约看到些许黑发。

咕噜……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看着如同出水芙蓉般的王秋兰,狂咽口水。

这娘们,今天非上了她不可

可就在老苏刚准备将想法付诸现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苏小纯的呼喊声。

“爹爹?爹爹你在哪儿?赶快回家吃饭了,饭都做好了。”

“爹爹……”

坏了!小纯咋在这个时候来了?!

“苏大哥,是你女儿!”

王秋兰也听到了,神情立马变得有些慌张。

虽然自己和老苏还没有真枪实弹的做,可这种情景要是被苏小纯看到了,只要她不傻,就能够明白。

要知道她在村里尽管是寡妇,但一直恪守妇道,根本没有什么风言风语。

所以村里那些汉子对她眼热无比,但还从来没有哪一个能把她搞到手。

但这事要被苏小纯知道,万一传开了,她还不得被人用泡沫星子淹死?

到时候各种风言风语都会出现,更会有人嘲讽她偷汉子也不偷一个年轻小伙子,反而和一个老汉做这种不要脸的羞人事。

这些王秋兰都能够想到,因此一时间表现得比老苏还要慌张。

“咋办呀苏大哥?你可害苦了我!”

听到这话,老苏也有些发懵,他没想到苏小纯这个时候来地里叫他吃饭。

只听苏小纯的呼喊声越来越近,老苏急得四下乱看,突然灵机一动,“妹子,你躲在大铁桶里别出声,我出去应付。”

说完,一手伸到裤裆,将那活儿归置摆正好,使得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强装镇定的走出瓜棚。

与此同时,王秋兰深吸口气,整个人直接沉到了大铁桶里。

“爹爹,你咋在瓜棚呢?不是在地里锄草吗?”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你这丫头,爹爹那个啥……刚才有些不方便,就来这个地方来解手了。”

苏小纯撅了撅嘴,“那我刚才喊了那么多声,爹爹你咋不应一句呢?”

说话的同时,苏小纯上下将自己老爹打量了一遍,目光突然一顿。

见状,老苏顺着她目光往下一看,只见自己刚才归置摆顺好的那处,因为走动竟有些不安分的翘起。

顿时,他老脸有些发烫,装着不经意的提了提裤子,掩盖了那处,同时向苏小纯走去,“爹不是正在解手嘛,不方便应声。”

“对了,你今天给爹做的啥饭,该不会又是玉米面碴子吧?”

老苏连忙岔开话题,苏小纯也没多想,甜甜一笑,“爹爹回去一看不就知道了。”

“你这丫头,现在还会卖关子了。”

“行了爹爹,赶紧回吧,不然饭等会儿就凉了。”

说着,苏小纯拽住老苏的胳膊,领着就往回走。

“好好好,这就回……”

老苏宠溺的看了看自己这乖女儿,笑呵呵的跟着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后,王秋兰这才从大铁桶里探出脑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父女俩,差点把老娘玩死……”

王秋兰看了看浑身湿漉漉的衣服,有些埋怨老苏,可想到刚刚的画面,她又不禁难受起来,也赶紧收拾了下,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老苏才发现苏小纯做的竟然是米饭,而且还炒了两个家常菜。

父女两个吃完之后,老苏突然想起侄媳妇张雅婷涨奶的事情,说好今天要去推拿的。

“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得去看看。”

“爹爹,你说啥呢?”

老苏自言自语刚说完,苏小纯立马凑了过来,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个不停,一脸的好奇单纯。

见状,老苏干笑两声,“没啥,爹出去一下。”

说完,起身就欲离开。

“爹爹是不是要去找雅婷嫂嫂?”

顿时,老苏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你这丫头,有时候聪明来了聪明的要死,有时候笨的让爹心疼。”

“爹爹还没回答小纯的话呢。”

“是,你雅婷嫂嫂昨晚不是不舒服么,爹去看看,你乖乖在家别乱跑。”

说完,不等苏小纯回答,快步走出家门。

开玩笑,如果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自己心中的小九九说不定还会被识破。

看着自己老爹离去的背影,苏小纯皱了皱眉,“爹爹又去给雅婷嫂嫂推奶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4363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