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哭h失禁求饶:春药毛笔玩弄折磨

叶辰也知道这是在人家里,不能玩得太过,匆匆摸了一下,就把手抽了回来。王云芝这才舒了口气,刚才真是紧张死她了。

这个坏家伙胆子也真是太大了,这可是她家啊,就敢对她做这种大胆的动作,要是让老妈看到的话,那还得了了!

“老师,你家卫生间在哪?我想方便一下。”这时候,叶辰感觉到肚子有些痛。

 文学

“在,在那边……”王云芝红着脸,有气无力的伸手替叶辰指了指。

叶辰连忙火急火燎的奔着卫生间方向跑了过去,卫生间的门没有锁上,叶辰一把就推开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放水……

也就在这时,一声突然的尖叫响了起来“啊。”

叶辰这才反应过来,卫生间里有人!一个女人正蹲坐在马桶上,一手拿着卫生纸,一只手……一只手放在下方,不知道在干嘛。

她的脸蛋红得吓人,就好像镀上了一层红砂似的,表情似乎特别享受,下巴仰得高高的。

一看可以想象得到,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事。

“啊……苏阿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这一刻,叶辰懵了,整个人瞬间石化,浑身尿意也在这一刻吓得影去无踪。

他没有想到苏悦竟然还在卫生间里!洗个脸的话用得了二十分钟这么久,原来她在里面……

我的天。这也太尴尬了吧。

尴尬的何止是叶辰一个人,苏悦同样如此,这时候的她嘴唇张大得不亚于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双眼瞪大的盯着叶辰那吓人的地方,那儿离着她的嘴唇不足三公分距离,此刻她的心脏跳动的声音犹如擂鼓一般,砰砰直响,一张脸,羞红不已。

“蹬蹬……”忽然的,这时卫生间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悦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紧张而小声的示意道叶辰:“你,你快点把门关上!估计云芝过来了!千万别让她知道我在里面!”

叶辰也被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吓到了,连忙伸手将卫生间门合上,此刻他的心跳跟王云芝差不多,只不过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在这方面稍微要比王云芝镇定。

“叶辰,你在里面吗?刚才怎么回事?我听到了好像有人尖叫?”卫生间外,王云芝焦急的问道。

刚才她听到这边有人尖叫,连忙就赶了过来。

“啊,没什么,我刚才不小心滑倒了。”叶辰撒谎道。

“哦……那有没有摔到?卫生间里很滑的,小心一些。”

“没事的,嗯,我知道了老师。”在苏悦面前,叶辰不敢对王云芝多过调戏,担心会露馅。

苏悦紧张的竖着耳朵听着,大气不敢出,好在的是,王云芝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

她心底终于长舒了口气,可是再次看到叶辰那吓人的地方时,苏悦还是忍不住惊讶万分。刚才就看得出来这家伙特别吓人,此刻见了真面,更是碜人得可怕。

“阿姨,没事了,她走了。”叶辰松了口气说道,可是目光落及苏悦那张大的红唇和诱人的姿势时,本来已经散去的邪火,这时忽然如同猛潮来袭一般,顷刻间就有了反应。

可不是吗?虽然纱质裙遮住了大片地方,但是细心的叶辰还是发现,苏悦腿上耷拉下来的小裤,薄薄的白色丝织的料子,上面还画了块小地图。

可以想象苏悦刚才是怎样的一幅画面。这女人也太奔放了吧?竟然在卫生间里偷偷做这种事?

“啊……我,我知道了,你能不能把这东西拿远一些,我看着心慌。”看着叶辰那猩红的双眼,苏悦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语气里有些颤抖。

叶辰的那东西离她嘴唇只有不足三公分左右的距离,而且现在的样子看上去特别恐怖。

此刻的叶辰别提多难受了,苏悦不开口说话还好,一开口说话,顿时他就感觉到一股热气吹了过来,让他莫名打了一个冷颤,胸口很快被一种特别暴躁的气息所蔓延。

弄她!叶辰脑袋里顷刻间被这种思想所占据。

“咕噜……”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没忍住身体下意识的就往前倾了过去……

瞬间就碰到了苏悦性感的薄唇。

“啊。”苏悦立马惊叫一声,嘴唇张大,紧跟着她的眼泪、鼻涕、唾沫,瞬间全淌了出来。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

“呀……”王云芝立马吓得惊叫了一声,意识到可能会被苏悦听到,叫出的瞬间,她连忙伸手将嘴捂住了。

而这时候,叶辰这家伙的手已经滑进了她裙里。

“叶辰!求你了,别!”王云芝脸都吓白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气势,而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叶辰,抓着他的手求饶道。

叶辰也知道这是在人家里,不能玩得太过,匆匆摸了一下,就把手抽了回来。王云芝这才舒了口气,刚才真是紧张死她了。

这个坏家伙胆子也真是太大了,这可是她家啊,就敢对她做这种大胆的动作,要是让老妈看到的话,那还得了了!

“老师,你家卫生间在哪?我想方便一下。”这时候,叶辰感觉到肚子有些痛。

“在,在那边……”王云芝红着脸,有气无力的伸手替叶辰指了指。

叶辰连忙火急火燎的奔着卫生间方向跑了过去,卫生间的门没有锁上,叶辰一把就推开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放水……

也就在这时,一声突然的尖叫响了起来“啊。”

叶辰这才反应过来,卫生间里有人!一个女人正蹲坐在马桶上,一手拿着卫生纸,一只手……一只手放在下方,不知道在干嘛。

她的脸蛋红得吓人,就好像镀上了一层红砂似的,表情似乎特别享受,下巴仰得高高的。

一看可以想象得到,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事。

“啊……苏阿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这一刻,叶辰懵了,整个人瞬间石化,浑身尿意也在这一刻吓得影去无踪。

他没有想到苏悦竟然还在卫生间里!洗个脸的话用得了二十分钟这么久,原来她在里面……

我的天。这也太尴尬了吧。

尴尬的何止是叶辰一个人,苏悦同样如此,这时候的她嘴唇张大得不亚于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双眼瞪大的盯着叶辰那吓人的地方,那儿离着她的嘴唇不足三公分距离,此刻她的心脏跳动的声音犹如擂鼓一般,砰砰直响,一张脸,羞红不已。

“蹬蹬……”忽然的,这时卫生间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悦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紧张而小声的示意道叶辰:“你,你快点把门关上!估计云芝过来了!千万别让她知道我在里面!”

叶辰也被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吓到了,连忙伸手将卫生间门合上,此刻他的心跳跟王云芝差不多,只不过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在这方面稍微要比王云芝镇定。

“叶辰,你在里面吗?刚才怎么回事?我听到了好像有人尖叫?”卫生间外,王云芝焦急的问道。

刚才她听到这边有人尖叫,连忙就赶了过来。

“啊,没什么,我刚才不小心滑倒了。”叶辰撒谎道。

“哦……那有没有摔到?卫生间里很滑的,小心一些。”

“没事的,嗯,我知道了老师。”在苏悦面前,叶辰不敢对王云芝多过调戏,担心会露馅。

苏悦紧张的竖着耳朵听着,大气不敢出,好在的是,王云芝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

她心底终于长舒了口气,可是再次看到叶辰那吓人的地方时,苏悦还是忍不住惊讶万分。刚才就看得出来这家伙特别吓人,此刻见了真面,更是碜人得可怕。

“阿姨,没事了,她走了。”叶辰松了口气说道,可是目光落及苏悦那张大的红唇和诱人的姿势时,本来已经散去的邪火,这时忽然如同猛潮来袭一般,顷刻间就有了反应。

可不是吗?虽然纱质裙遮住了大片地方,但是细心的叶辰还是发现,苏悦腿上耷拉下来的小裤,薄薄的白色丝织的料子,上面还画了块小地图。

可以想象苏悦刚才是怎样的一幅画面。这女人也太奔放了吧?竟然在卫生间里偷偷做这种事?

“啊……我,我知道了,你能不能把这东西拿远一些,我看着心慌。”看着叶辰那猩红的双眼,苏悦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语气里有些颤抖。

叶辰的那东西离她嘴唇只有不足三公分左右的距离,而且现在的样子看上去特别恐怖。

此刻的叶辰别提多难受了,苏悦不开口说话还好,一开口说话,顿时他就感觉到一股热气吹了过来,让他莫名打了一个冷颤,胸口很快被一种特别暴躁的气息所蔓延。

弄她!叶辰脑袋里顷刻间被这种思想所占据。

“咕噜……”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没忍住身体下意识的就往前倾了过去……

瞬间就碰到了苏悦性感的薄唇。

“啊。”苏悦立马惊叫一声,嘴唇张大,紧跟着她的眼泪、鼻涕、唾沫,瞬间全淌了出来。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

这……

叶辰懵逼了,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原本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没想到苏悦会把嘴张开,这……这不是弄巧成拙吗?

“嘶……”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感觉真的很是令人舒服,叶辰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这一刻,他沉醉了,情不自禁的往前倾去……

“咳咳……”苏悦闷咳了两声,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被呛得哗哗直流,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用这种方式对待。

苏悦别提多郁闷了,她伸手推了推叶辰,想把他推开,但是却纹丝不动,相反,在这样的刺激下,这个家伙竟然……

竟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脑袋!

我的天!

“呜呜……”

苏悦拼命的摇着头,眼神无比哀怜的看着叶辰,想让叶辰放过她,但是已经被冲昏头脑的叶辰哪里能顾得上,此刻的他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发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三分钟还是五分钟,忽然直觉脑袋一阵天旋地转,一股畅然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然后身体僵直,剧烈抖动起来……

“啊,混蛋!快放开我!”察觉到叶辰的异样,苏悦慌了,铆足气力,猛的推了一把叶辰。

想把叶辰推开,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刹那间,她就再也发不出声来了。

“咳咳……”苏悦再也忍不住,拼命的干呕起来,她的面色一阵苍白,胸脯因为咳嗽更是牵引得剧烈的起伏着,眼泪一个劲的直流。

那画面简直不要太惨不忍睹。

“不,不好意思阿姨,你太美了,我一时没能控制住。”发泄过后的叶辰,脸红着,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刚才那样的环境,别说是他了,就算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也会忍不住的,谁叫苏悦那么诱人呢。

“咳咳……哇……”苏悦根本没有答话的余地,匆匆提起裙子,趴到洗手池边就开始哇哇大吐起来。

“你个混蛋!差点呛死我了知道吗?”大吐过后,苏悦生气的瞪着叶辰,要不是这小子胡作非为,她也不会出这样的糗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滚出去……等等,这件事你要是敢告诉云芝的话,我饶不了你。”

苏悦气得面色发青,但是也不好拿叶辰怎么样,毕竟自己前车在先,要是让闺女知道她偷偷做那种事还和叶辰发生了这样的事的话,那她还有什么脸见人了,反应过来以后,她连忙叫住了叶辰嘱咐道。

“不敢,阿姨,那我先出去了。”叶辰打了一冷颤,连忙离开了。

别说苏悦嘱咐他,就算不嘱咐他,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敢和王云芝说啊。

叶辰走后,苏悦拼命的漱口,也不知道漱了几次,她才从卫生间里出去。

“妈,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王云芝奇怪的看了一眼苏悦问道。刚才老妈的脸色还很正常呢,怎么转眼就变得这么红了呢,就像镀上了一层红砂似的。

“没,没什么,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苏悦偷偷瞪了一眼叶辰,心虚的解释着。

而叶辰则坐在沙发上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吃着水果,暗地里却偷偷用眼打量着这对母女。

苏悦虽然上了年纪,但胜在保养不错,肌肤稍显暗淡,但也不差,此刻脸红脖粉的样子颇有几分大姑娘的韵味,而且从气质上,叶辰能感觉到苏悦要比王云芝成熟得太多,要说王云芝是刚刚熟透的红苹果的话,那苏悦就是一夺绽放正艳的火红玫瑰。

两者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特色。

王云芝胜在年轻,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要胜过苏悦一筹,但就论气质的话,王云芝要比苏悦弱上那么几分。

“哦。”王云芝轻“哦”了一声:“可能是妈您刚来不太习惯城里的气候吧,城里要比我们老家热很多的,等习惯一段时间就好了。”

“嗯,妈也是这样觉得的,对了,你爸呢?”苏悦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见到女婿的身影。

“他出去买酒和醋去了。”

“咔吧……”正说着,房门就被打开了,王海拧着几瓶酒走了进来。

瞧着人都在,他连忙笑了笑,看向王云芝道:“女儿,可以准备开饭了。”

“嗯,我去拿碗筷。”

“小叶啊,你喝酒的吧,陪叔叔喝两杯怎么样?”坐到餐桌上,王海拧开刚买的五粮液,给叶辰满了一杯。

本来叶辰是不喝酒的,但是架不住王海的客气,他点了点头:“那就喝一点儿吧,但是叔叔你得让着我点,我酒量不大好。”

“没事,我酒量也不好,图个气氛嘛,来小叶,咱们两干一个。”王海举起了酒杯和叶辰碰了一下,一两白酒瞬间就下了两人的肚子。

王海倒好一点,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经常应酬,这方面总离不开酒,一杯酒下肚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叶辰可不就那么好了,他还只是个高中生,平时他都不怎么喝白酒,这一两白酒下肚,直感觉喉咙到胃都是一阵火辣辣的。

“行啊,小叶,酒量不错啊,来,再走一个。”王海又满上和叶辰喝了一杯。

一来二去的很快三杯酒就下肚,叶辰发现自己脑袋开始有些泛迷糊了,晕晕的,肚子还特别难受。

果然,他这点小酒量是架不住半斤白酒的,现在已经开始在醉了。

而那边王海还在劝着酒。

“不行了王叔叔,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得醉了。”叶辰红着眼说道。

“成,那你少喝一点,吃菜。”王海倒也没有压叶辰酒,看得出来叶辰酒量确实不行,别把人搞醉了,回头遭老婆骂,他自己自斟自饮起来。

见王海没有压他酒,叶辰总算送了口气,刚准备夹菜,忽然的,他感觉自己的脚上被人轻轻踩了两下,叶辰连忙低头看去,就见坐在对面的王云芝伸着一只脚丫子正轻轻在踩他的脚。

一只小巧的拖鞋正搁在他脚旁边,王云芝是光着脚丫的,清晰可见她漂亮迷人而精致的脚趾。

他和王叔叔坐在一起,苏悦和王云芝坐在他们的对面,很明显,王云芝这时候轻踩他的脚,是提醒他别逞能,喝不下去就别喝了。

叶辰心里一暖,刚想用眼神或者用脚也挠一下王云芝回应她,但是眼神在扫到一旁的苏悦时,叶辰立马愣住了。

此刻苏悦的腿并没有并拢在一起,岔开不少。

穿着的又是特别短的裙子,这一岔开来,叶辰立马就看到了苏悦裙底……

“这女人居然还穿着刚才那条小裤!”这样的发现让叶辰大吃了一惊,白色的丝织小裤上的小地图清晰可见,甚至看得仔细了,还能看到里面几根不安分的毛发……

正在吃饭的苏悦,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偷看了,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菜。

忽然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这时,她把手伸到了餐桌底下,双腿岔开,偷偷在上面挠了挠。

“噗!"

看到苏悦如此的操作,叶辰差点没将眼珠子给瞪出来,这女人也太那个啥了吧?竟然吃饭的时候挠那里!

叶辰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悦的手,不过遗憾的是,苏悦并没有挠太久,就把手抽了回去,同时也把腿合拢上了,除了两条丰腴的大腿以外,其他的啥都看不到了。

“呼……”叶辰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惋惜的将头抬了起来,夹了一块鸡肉扔进嘴里,但却嚼不出鸡肉的味道来。

他此刻心里别提多不安生了,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胸口像是包了一团特别炙热的火焰,特别需要发泄,加之刚才又喝了酒,此间滋味,更是浓烈翻倍。

喝了酒的男人,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往往要比平时不喝酒浓烈数倍。

看着近在眼前的母女花,叶辰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再看了看一旁的王海,见他正闷头喝酒,于是乎,一个大胆的念头突兀出现,叶辰仰头将杯子里的酒给灌进肚里,然后大胆的将手从餐桌底下朝对面的王云芝伸了过去……

很快的,他就摸到了王云芝的小腿,肌肤滑腻,手感极佳。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5121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