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弄得我好爽:乖把腿张开吸允

陈瑶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怎么了?你的脸上沾了口红,我只是想帮你擦擦,若是觉得不方便的话,你自己擦吧!”

陈瑶这才发现,刘丰的手里拿着一张纸巾。

 文学

这个乌龙有些大了,陈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对,对不起,姐……老板,我……”

刘丰挥挥手让陈瑶不要说,指着一边的镜子让陈瑶自己擦干净。

站在镜子面前,陈瑶这才发现自己早上太着急了,口红没涂好。

看到这一幕,陈瑶羞得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心里尴尬的不行。

“怎么,你公公嫌你昨晚没有回去,怪罪你了?”

刘丰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于是便没有再去提刚才的事情,有些关心的问了起来。

“也没有,他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来问问情况。”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毕竟是她跟薛大强之间的事情,不方便跟刘丰说,虽然刘丰是自己的姐夫。

“没事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说,毕竟我是你姐夫,我还以为给你带来麻烦呢,若是这样的话,我会愧疚的!”

刘丰走到陈瑶的后面,逼隘的空间,陈瑶甚至能够感觉到刘丰身体的温度,虽然刘丰没有动,但她莫名的却有一种被刘丰拥入怀里的感觉,心跳都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陈瑶羞红的小脸,刘丰既没有出手,也没有离开,就这么对着镜子,看着陈瑶无所适从的样子……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我怕你会误会。”

刘丰突然开口,反而让陈瑶放松了不少。

“老板您说吧,我听着呢。”

陈瑶红着脸将妆容整理好,这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虽然你们公公和儿媳的关系,但你公公对你的态度似乎有些太严苛了一些,毕竟,你也要需要一些自由的空间,事无巨细的管着,也会让人厌倦的。”

刘丰的这番话让陈瑶也变得严肃起来,可不是这样,虽然她明明知道薛大强很是关心她,对她也不错,可每一次薛大强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她争吵,她还是很生气。

“或许过段时间他就会变好了吧,我公公最近在公司遇到一点事情,他看中的一个项目被他们老板交给了别人,所以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不好。”

陈瑶明白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只是客观的将原因分析了一下。

刘丰在花丛中浪迹这么多年了,自然明白陈瑶的心思,她是在维护自家公公,对于刘丰来说,一个需要老婆维护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成功的男人。

现在问题已经被他提出来了,就应该适可而止,若是一味地让陈瑶对她公公产生反感的话,不仅不会达到目的,还会让陈瑶对他产生排斥。

“什么项目,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

刘丰突然转换话题,陈瑶也没有多想,毕竟是自己的姐夫,反正是自己家公公的公司,于是便直接说了出来。

当刘丰得知薛大强看中的那个项目在外地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若是薛大强拿下那个项目的话,意味着他不就要去外地出差了?那自己是不是跟陈瑶就有了更多的机会了?

“哦,原来这样的啊,或许这件事情上我可以帮忙解决!”

陈瑶吃惊地看向刘丰,不明白刘丰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的,听你说起你公公的公司名称,我想起来他们公司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若是我帮他说句话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真的?”

陈瑶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可很快,她又开始为难了。

“可是,姐夫,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

看着陈瑶有些纠结的神情,刘丰的心莫名的动了一下,伸出手在陈瑶的秀发上摸了一下,笑着说:“放心好了,这点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说你公公真的有能力,就是是没有能力,我也会帮你的,我跟我那朋友关系还不错的。”

额头上传来的温度,以及被男人宠溺的感觉,让陈瑶心底一动,心跳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谢谢姐夫!”

陈瑶红着脸看了一眼刘丰,羞涩的点了点头,那含羞待放的样子,更是让刘丰心动,当即给薛大强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关系,人脉真是个好东西,这在以前,陈瑶是想都不想敢的,现在却被刘丰轻而易举的做到了,看到刘丰周身散发着一股成功人士独有的魅力,陈瑶莫名的就将他跟自己的死鬼老公相比,然后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死鬼老公不管是哪一点,都比不过刘丰……

刘丰将陈瑶内心深处的纠结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

“姐夫,真是太谢谢您了,这样吧,我明天请您吃饭好吗?”

陈瑶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太多,急忙红着脸暂停了那些想法,抬起头对上刘丰的目光。

那晶莹的目光如同夜空中闪亮的星,精致的五官虽然被她擦去了妆容,可脸蛋依然红扑扑的,就好像诱人的苹果,让刘丰下意识的想要去咬一口。

“吃饭就算了,要是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陪我一天吗?”

刘丰的话刚说完,陈瑶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动不动的看着刘丰,不明白刘丰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拒绝。

“你不要误会,这不是你姐没在嘛?之前我跟你姐就已经订好计划了,一起出去玩儿,你若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因为刘丰如此这般的解释,让陈瑶感动的同时,便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

刘丰心里大喜,像个孩子似的打开电脑开始查询,附近有什么地方好玩。

陈瑶离开刘丰办公室的时候,刘丰依然在仔细的查询着,让陈瑶心里有些甜的同时,也有些羡慕姐姐。

当天晚上,陈瑶刚回到家,就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餐桌上放着好几盘菜,厨房里,公公还在叮叮当当的继续做着。

听到陈瑶回来,薛大强将脑袋探出外面,笑嘻嘻的说:“小瑶,你回来了,赶紧去洗手,我还有最后一道菜就可以吃了。”

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陈瑶虽然不理解,可还是去洗了手,刚出来,薛大强就兴奋的说道。

“小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我们老板突然找我,说我看好的那个项目现在交给我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这个消息对于陈瑶来说早就知道了,可因为刘丰的关系,此刻陈瑶还是装作刚知道的样子,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说:“爸,是真的?那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薛大强更是找来了酒,多长时间了,陈瑶都没有看到薛大强这么兴奋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刘丰才来的。

酒过三巡,薛大强炙热的目光便对上了陈瑶……

薛大强兴奋的对着陈瑶说话。

陈瑶则是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姐夫所带来的,略微有点慌神。

“小瑶,你有在听吗?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

薛大强得不到陈瑶的回应,于是便追问道。

“啊?什么?”

陈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神,顿时就红了脸。

“小瑶,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什么心事呢?”

薛大强看到陈瑶那个样子,关切的问道。

“哦,对了,爸,你刚才说了什么?”

陈瑶急忙让自己回过神来。

“刚才说的是,你要不辞了工作跟我一起去那边,我照顾你们母女!”

薛大强实在是不放心把陈瑶这么如花似玉的儿媳留在家里,这是他早就想好的。

“不,不行,我不辞职!”

陈瑶几乎没有考虑就脱口而出,这让薛大强脸上的笑僵住了。

“为什么,难道你这边还有什么牵挂吗?还是说,你真的在公司有放不下的人?”

薛大强越说越生气,态度也变得蛮狠起来。

“薛大强,你讲不讲理,你自己的工作就是工作,我的工作就不是工作?你凭什么管我?”

陈瑶现在刚刚升职,在公司正如鱼得水呢,自然不愿意辞职。

当然,她不愿意承认,这里面有一定原因是因为刘丰。

在不知不觉中,刘丰似乎已经钻进了她的心里,让她变得优柔寡断起来。

看到陈瑶生气,薛大强也不敢再强硬了,于是苦口婆心的劝阻陈瑶,可不管怎么说,陈瑶都不愿意辞职,刘丰说的对,俩人就算是关系再亲,也应该有一定的自由空间。

“爸,我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如今我刚升职,我想多赚点钱,也是为了这个家,你说不是吗?反正那边离我这边也不远,你要是有时间也可以回来,现在交通这么发达……”

最终,在陈瑶的劝说下,薛大强虽然依然不愿意,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让陈瑶辞职的想法。

吃过饭后,薛大强就去睡觉了。

陈瑶饭后就去洗澡,在卫生间中,犹豫了一番之后,终于还是咬着唇将手伸了过去……

很快,浴室里就一片旖旎,陈瑶闭上眼睛,一开始还没有多想,可到了后来,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刘丰的影子,刘丰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紧紧抱着她说愿意帮她,然后将她压在身下……

事后,陈瑶面对着空荡荡的卫生间,突然有点委屈,为什么别的女人都能够轻易的得到满足,可她却要忍受没有男人的日子呢?

回到卧室,陈瑶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一早,陈瑶帮着薛大强整理好行李,在网上叫了专车,帮忙将薛大强送到了车上,再三叮嘱后,看着薛大强离去,居然有一种全身都放松了的感觉。

来不及多想,陈瑶迅速的回到家里,翻箱倒柜的开始寻找好看的衣服,最后选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一会儿刘丰会来接她,今天是她承诺刘丰要陪着刘丰玩一天的日子。

给刘丰打了一个电话后,陈瑶就开始打扮起来。

不知不觉中,陈瑶已经从被迫接受到有些期待了,这种转变的过程也正是刘丰愿意要的。

半小时后,刘丰的车子准时的停在了陈瑶他们小区的外面。

远远的,刘丰就看到陈瑶穿着裙子,身材窈窕,精致的五官被精心打扮之后显得更加明媚动人,露肩的设计将她好看的锁骨完美的展现出来,锁骨往下,那一条深深的沟壑,就好像在跟刘丰炫耀有多傲人似的……

“你今天真漂亮!”

刘丰从车上下来,在邀请陈瑶上车的时候,牵着她白嫩的小手,炙热的唇便落在上面了。

陈瑶没有想到刘丰会这么直接,一张俏脸顿时羞红羞红的,想要拒绝,内心却有点小惊喜,便含羞对上了刘丰炙热的目光,有些娇羞的说了一句谢谢。

“外面热,赶紧上车吧,要说谢谢,应该我对你说谢谢才是,要是我自己一个人玩的话,肯定很没意思的。”

陈瑶坐在副驾驶上,今天刘丰亲自开车,司机没有来,整个车子里就她跟刘丰俩人,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就连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了。

刘丰帮着陈瑶系好安全带,身体触碰到那傲人的部位,那柔软的感觉,让刘丰的心都酥了,好想直接压下去,在那里狠狠地揉虐。

而陈瑶其实也不好受,就在那短暂的接触中,她就已经有一种心跳加速,呼吸停滞的感觉了。

一张俏脸羞红羞红的,尤其是在对上刘丰那温柔的目光时,那旖旎的感觉,让她心里痒痒的。

车子开动,外面有点热,但车子里面的空调很足,原本是不会感觉到热的,可陈瑶却总觉得全身炙热难耐,尤其是鼻息间全部都是刘丰的味道,更是让陈瑶连动都不敢动了。

“怎么跟姐夫都拘束起来啊,我这个人很好相处的,平时在公司严厉只是因为工作需要,私下里我还是挺和蔼可亲的!”

说话间,刘丰还给陈瑶摆了一个搞怪的表情,惹得陈瑶噗嗤一下就笑了。

这一笑,之前的尴尬也没有了,刘丰更是发挥他幽默的特点,各种小幽默小段子,惹得陈瑶笑了一路。

车子直接开到郊外,在一家规模很大的度假山庄门前停了下来,然后又很绅士的牵着陈瑶的手走了进去。

“现在的城里人都喜欢往城外跑,所以便滋生了一些农家乐,度假山庄什么的,这个度假山庄是我们这里比较有名的,里面有很多的设施,今天我们可以好好的体验一次了!”

感受着刘丰炙热的体温,陈瑶红着脸除了点头之外也没有别的话说,这种高档的场所,她是第一次来,生怕一不小心被别人看穿,被人看不起。

休闲山庄最有名的便是温泉,刘丰便提议去泡温泉。

陈瑶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刘丰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为了避免尴尬,刘丰没有选择单人间,而是带着陈瑶去了大众间。

刚进去,陈瑶穿着泳衣的样子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那炙热的目光如同一道道红外线似的射过来,让陈瑶有些紧张。

刘丰过来拉着陈瑶的手说:“没事,有我呢!”

陈瑶羞答答的抬起头看向刘丰,点了点头跟着刘丰一起到了温泉。

有个看起来猥琐的男人过来要占陈瑶的便宜,被刘丰直接拦住了。

“一边去,她是我女朋友!”

陈瑶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刘丰,然后被刘丰搂在怀里。

俩人都穿的极少,身体触碰到一起之后,陈瑶明显感觉到刘丰的变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高高耸起来的地方,就算是隔着泳裤,陈瑶也能够感觉到它的庞大。

“没事!”

陈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三点式画着浓妆的女人走过来,哎吆一声差点跌倒,刘丰急忙扶了一把那个女人,

“小姐,你没事吧!”

确定那个女人没事之后,刘丰便松开了手。

可那个女人却不愿意放手,娇滴滴的说:“有事,我的腿抽筋了,这位先生,您能不能抱抱我?”

陈瑶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刚开始她还没有注意,可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她还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意图,那她就真的太笨了。

“对不起,小姐,我不喜欢跟其他女人搂搂抱抱,小姐要是不能动的话,我可以帮你叫人,他们应该可以帮你!”

说话间,刘丰直接搂住了陈瑶的肩膀,义正言辞的说了出来。

“你,你怎么可以对人家,一点都不绅士!”

那个女人被刘丰拒绝,生气的不行,指着刘丰就说。

可刘丰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继续跟陈瑶深情对望着,这一幕,看在那个女人眼里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陈瑶没有想到刘丰会拒绝,更没有想到刘丰会用这样的借口拒绝。

再看看这个女人,骄傲的就好像一只孔雀,那自信的样子,以及妖娆的身姿,从气势上,就已经让陈瑶有一种甘拜下风的感觉。

其实陈瑶心里也是不服的,可要是刘丰真的去做了,她也不能说不愿意,只能将这个哑巴亏咽进肚子里。

现在听到刘丰拒绝,陈瑶的整颗心都开满了桃花,就好像回到了刚刚谈恋爱的时候,感动的就差热泪盈眶了。

“喂,我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傻逼似的,就会犯花痴!”

陈瑶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将目光从刘丰的身上收回,看向了那个嚣张的女人。

“你说什么?”

或许是因为刘丰的态度吧,陈瑶再次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自卑了,气势也足起来了。

“给我让你马上滚,这位先生要送我上去疗伤,你听到了吗?”

陈瑶突然就笑了,她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勇气,你以为自己是明星吗?

不过陈瑶可没有跟那个女人大吵大闹,那个女人不要脸难道要跟她一样?。

“我当然听到了,我虽然不介意我男朋友救人,但像你这样的人,我觉得我男朋友还是有必要离远点呢,亲爱的,你说对嘛?”

陈瑶回过头看向刘丰,娇滴滴的趴在刘丰宽大的胸膛,得意的看向那个女人,让那个女人的脸瞬间就黑了。

“对!”

刘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就一个字,足够打脸那个女人了。

“小姐,你不舒服吗?我抱你上去吧!”

之前凑过来那个想要占陈瑶便宜的猥琐男人突然走了过来,一双贼眉鼠眼的眼睛盯在那个女人的胸口直打转,甚至还很夸张的吞了一口唾沫,讨好的对那个女人说。

“噗嗤!”

陈瑶又笑起来了。

“滚!”

那个女人怒目圆瞪,冲着那个男人骂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艹,贱人,什么个东西,老子看上你算你的福气,就你这破鞋,还想跟人家比,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那个男人再次被抹了面子,冲着那个女人就骂了起来,那个女人一个踉跄,差点真的跌倒,离开的脚步都变得凌乱了。

接下来,刘丰跟陈瑶都紧紧的抱在一起,尽情的享受着这充满暧昧的时光。

度假山庄每天固定时间都有一些随机的小节目,在刘丰的安排下,陈瑶他们直接坐在了第一排。

一系列的歌舞之后,便有主持人走了上来,说是接下来要邀请几对情侣参加节目,第一名有丰厚的奖品。

因为他们所坐的位置醒目,陈瑶跟刘丰被邀请上台。

或许是因为今天一天他们都是以这种情侣的身份出现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陈瑶这一次也没有太尴尬,被刘丰牵着手上了舞台。

游戏其实很简单,就是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做下蹲,哪一组坚持的时间长哪一组赢。

“姐夫,要不就算了吧!”

陈瑶一听到这个就有些为难了,她差不多一米六五的身高,就算是不胖,也差不多一百斤了,让刘丰这么抱着,她还是有些担心。

“你是这是怕我年纪大坚持不下来吗?”

刘丰一脸认真的说出来,反而让陈瑶有些心虚,她其实也是有这种想法。

“不,不是,我是觉得我挺重的!”

“哈哈,你真可爱,放心好了,我虽然年纪大了,可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年轻力气小,不信你等着看,咱非得拿个冠军让你看看!”

刘丰伸出手指,刮着陈瑶漂亮的小鼻子,哈哈大笑着一副很豁达的样子,反而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莫名的生出了一些希望。

一共有五队情侣,单看男性的年龄,似乎都比刘丰年轻,可刘丰却是一点自卑的感觉都没有,这种积极的心态影响了陈瑶,让陈瑶也跟那些女孩一般,一个劲的喊着加油。

到了最后,刘丰明显力气不够了,陈瑶都快急死了,情急之下在刘丰的脸上亲了一下,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继续,你一亲我我就感觉自己的力气又回来了。”

刘丰心里大喜,继续诱导着陈瑶,陈瑶并不知道刘丰的想法,含羞点了点头。

接下来,刘丰每下蹲一次,陈瑶就会在刘丰的脸上亲一下,这种亲密的动作甚至影响了其他人,一时间,掌声不断,加油声也不断……

终于,最后一对情侣坚持不住停了下来,刘丰跟陈瑶这一组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太好了,我们赢了。”

陈瑶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搂着刘丰的脖子大喊大叫像个孩子似的,然后,突然被刘丰用手托住脑袋,炙热的吻便贴在了陈瑶的唇上……

感受到刘丰的吻,陈瑶整颗心都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激动,紧张,害羞……各种复杂的情绪涌现出来,让她有了短暂的发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丰的嘴巴已经挪开了……

“哦……”

下面的欢呼声打乱了陈瑶的思绪,陈瑶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

“对不起,刚才一时激动……”

刘丰突然对陈瑶道歉,反而让陈瑶要说的话没能说出来,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心里如同揣着一只小鹿,砰砰乱跳。

游戏的奖品是免费体验他们山庄的海景房,面对这个奖品,陈瑶又再次为难起来了。

“要不就算了吧!”

想到上次跟刘丰共处一室发生的事情,陈瑶就心跳不已,她不是不相信刘丰的人品,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也不受控制。

“你是不放心我吗?”

刘丰有些幽怨的眼神看向陈瑶,陈瑶心里莫名的一阵慌乱,急忙摇着头说:“不是,怎么会呢,我可以不信别人,怎么会怀疑姐夫呢,您的人品,我怎么会不相信呢?”

“那就是了,好容易才得到的奖品,怎么可以不要呢,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愿意,我晚上肯定不会碰你!”

陈瑶犹豫了,看着刘丰高兴的样子,以及刚才比赛时的付出,陈瑶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刘丰的提议。

之前没有想过,现在得到了,陈瑶也开始期待起来,毕竟,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住过海景房呢,听说一晚上就要好几千呢。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刘丰跟陈瑶到了山庄的海景房。

“祝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

服务员说了一句祝福的话就离开了,房间门打来,里面的布置映入眼帘,虽然之前已经有了猜测,可陈瑶还是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过于贫乏了。

整个房间里都被布置成淡蓝色,星星点点的灯光下面,很多水晶的摆件,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梦幻又美妙。

靠近海边一整面墙都是一扇落地窗,虽然隔着玻璃,可依然能够感觉到浓郁的大海气息,浅蓝色的窗帘拉上的时候,整个房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就好像她住进了王子跟公主的城堡。

这种在童话故事中才能够出现的房间今晚就属于她,陈瑶觉得,她的整颗心都是跳跃的。

“满意吗?”

身后传来了声音,刘丰似乎也很激动,紧紧的将陈瑶拥入怀里。

有了今天的接触,陈瑶对于这种身体上的接触也不是很排斥了,尽情的享受着刘丰带给她的温柔,点了点头说:“简直太漂亮了,就好像是在做梦。”

“你喜欢就好!”

刘丰在陈瑶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有一种甜蜜的感觉。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刘丰将床让给了陈瑶,而他自己则去睡到一边的沙发上。

因为是情侣房间,除了整张床是用沙曼隔开的,其他都是在一个空间,这让陈瑶多少有些不习惯。

而且沙曼还是半透明的,好在也只是睡一晚,明天就离开了。

陈瑶暗自告诉自己,勉强也可以接受。

回到房间里后,刘丰为了舒服,上身只穿了一件褂子,下面穿了一条沙滩裤,沙滩裤面料很薄,那个地方就显得特别明显。

每一次陈瑶看到那个地方,都会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刘丰自然没有错过陈瑶的眼神,时不时的会在陈瑶的面前晃悠一圈,惹得陈瑶更是面红耳赤,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

漫长的夜晚,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的手机响了,是薛大强发来的视频。

在看到薛大强的视频那一刻,陈瑶的脸色就变了,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丰发现陈瑶的情绪有些不对,便直接问了起来。

陈瑶一开始还有些纠结,不知道如何对刘丰说,毕竟,是家丑。

等不到陈瑶接视频,薛大强也有些不耐烦了,索性给陈瑶打电话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公公不然你出门呢,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512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