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药小说细腻下面难受|我和取精护士

林墨白的小腹一阵收紧,视频里的那个妖艳的小妖精,在这个时候化成了清纯的磨人精,惹得他浑身血脉喷张,整整被撩了一周却从未真正满足过的欲望,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着。

他失控的抓住了阮情的那一对大奶,却没有迫不及待的扯下最后的阻隔,而是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衣揉捏着丰盈的奶子。

指尖用力,动作放肆,带着一股狠劲。

 文学

一下收紧,一下松开,任意捏成他喜欢的样子。

阮情玩过自己的奶子许多次,虽然也有感觉,却从不像现在这样悸动,轻轻被林墨白一碰,每一寸几乎都敏感的不像话,仅仅只是被捏住的奶子,就有热气在她身体的四肢百骸里乱窜。

花穴里,更是有潮湿又淫靡的液体,缓缓地流出来,沾湿在内裤上,紧贴着几乎要绽放的花瓣。

“唔唔……”

她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娇滴滴的声音萦绕在密闭的空间里,随着闷热的空气一起飘荡。

林墨白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而且十分富有技巧的将阮情艳红的乳头从蕾丝内衣的边缘挤出来,一眼就瞧见了她左胸上那颗红痣,小小的,就在淡粉色乳晕的旁边。

可爱的想让人一口吞下去。

林墨白一个弯身,张着嘴,啃咬了上去。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阮情浑身一颤,脸上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可是她的双手,却下意识的抱住了林墨白的脖颈,紧紧地搂着。

林墨白对那一刻小红痣情有独钟,又啃又咬,留下好几个深深的牙印后,才伸着舌尖舔着那一块软肉,像当成宝贝一样含在嘴里。

阮情浑身瘙痒,特别是跟小红痣咫尺之隔的奶头,早在林墨白揉捏之时,就发硬发胀,恨不得能从蕾丝内衣里跑出来。

最好能被林墨白捏住,再塞回去。

可是林墨白又舔又吸又咬的将奶子吃了大半,却独独不曾触碰她孤零零的奶头。

阮情只能无奈的晃动着酥胸,让奶头在蕾丝内衣里一下一下的磨蹭,缓解着瘙痒,实在忍不住了,侧了侧身,想把奶头送进林墨白的嘴里。

啪!

林墨白一下子看穿了她的小动作,伸手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一掌,力道不轻,臀肉发出响亮的响声。

“啊——”阮情被羞辱的叫出了声。

林墨白从她胸前抬眼,睁着浓重欲望的眼睛问她,“奶头发骚了,想让我吃它?”

“嗯……痒……想被吃……”

“蝴蝶结呢,还在吗?”

“疼……呜……绑着疼,解开了……”

阮情的视线意乱情迷,却还是看清了林墨白收紧的眼尾,如果知道会被林墨白这样检查,她就算再疼也不敢将那两个蝴蝶结解下来。

她呜咽着喘着气,“绳子我还有……可以再绑起来……再也不解了,不解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那细软的红绳阮情也不可能随身携带着,所以她看向林墨白的双眼水汪汪的,闪着楚楚可怜的求饶意味。

都这个时候了,林墨白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不用绳子,我有别的办法,既能让你的骚奶子解痒,又能替你绑上蝴蝶结。”

“什么办法——”

阮情的话还没说完,林墨白的拇指已经深入了白色的蕾丝内衣之中,指腹压着奶肉用力的一揉,将艳红的奶头从内衣里挤了出来,挺立在空气中,微微的上翘着。

林墨白微张开着薄唇,一口咬了上去。

阮情注视着这一幕的发生,看到她的奶头消失在林墨白的唇齿之间,紧接着,一股疼痛瞬间袭来。

“啊——”

林墨白这一回是扎扎实实的咬了一口,带着狠劲,牙齿陷入在乳肉中,留下深到发红的牙印,像是要把阮情的奶头一口咬下来一样,不再像刚才啃咬小红痣的时候,多少还带着情趣和挑逗。

阮情疼的抽了一口气,嘶嘶作响,“疼,林墨白,好疼……”

“只有疼了,你才会记住。”

林墨白含着奶头,含糊的说道,却也打个巴掌给一颗枣,唇齿从奶头上离开的时候,卷着舌尖在那痕迹斑斑的乳晕上舔了一口。

“啊……”阮情这一回是舒服的叫出了声,又疼又酥,轻轻地颤抖着。

吐出来的奶头上,沾着林墨白的口水,闪着淫靡的光,淡淡乳晕上的那一圈牙印,就跟绑在阮情奶头上的链条一样,牢牢地印在那里,怎么晃都不掉。

这就是林墨白给她绑的蝴蝶结。

也是他留下的烙印。

完成了左边后,林墨白一模一样的在阮情的右边奶子上也咬了一口,眼底这才闪过满意的神色。

“不准摘下来,不然就不是咬一口这么简单了。”他对阮情威胁道,心里其实早有了贪欲,这么可爱的两个小东西,要是挂个铃铛什么的也一定又好看,又淫荡。

“摘……怎么摘?”阮情眼带迷离,困惑道。

林墨白倒也大方的答疑解惑,在她耳边低声道,“在印记消失前,主动来找我,求我再‘绑’上去。”

“你……”

阮情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眼前这个少年不仅成绩好,在情事上没想到也如此上手,花招一套一套的,可比她的手段高多了。

这个牙印,多则三四天,少则两天,就会慢慢消失,岂不是她在几天时间里,就必须对林墨白坦胸露乳一次,而且还要主动发骚的央求。

这让她觉得为难,可是腿间的内裤又被淫水沾湿了不少,修长的双腿控制不住的偷偷磨蹭着。

“湿了?”林墨白往下瞅了一眼,瞧见那裙摆下方的雪白大腿。

“湿了,想要你的大肉棒。”阮情一向坦诚,会羞耻的红着脸,却也能说出最淫荡的骚话,双眼一眨一眨的,紧紧注视着林墨白隆起的裤裆上。

“操!”

林墨白恼怒的骂了一句脏话,他一不留神,又被这个清纯模样的狐狸精给反撩了,巨大性器迫不及待的想冲出来。

“把裙子撩起来。”他带着怒气道。

深蓝色的百褶裙被一点点的撩起,露出跟白色内衣一套的蕾丝内裤,比起阮情之前穿过的情趣内裤,她今天的穿着并无特别之处,只是蕾丝内裤紧贴着花穴的部分,早已湿漉漉的一片,淫水的痕迹斑斑,还有一股骚味弥漫出来。

湿漉漉的花穴像是另一张会呼吸的小嘴,两边饱满的凸起,中间有一道凹陷,也是最潮湿淫靡的地方。

林墨白伸着手,骨节分明的长指在那一处凹陷的地方,轻轻地来回滑动。

从前端凸起的蓓蕾,到后方的臀缝,一处也不放过。

食指和无名指来来回回,摩挲了几遍,指腹上站着滑腻腻的淫液,稍稍离开时,还粘黏着一条银色的亮丝,挂在他的两根手指间。

这样的触碰,磨人得很。

阮情紧咬着下唇,又兴奋又难受,身体里一颤一颤着,大量的液体冲刷出来,好不容易刚要喘上一口气。

突然,林墨白的手指杀了一个回马枪,连带着布料一起,嵌入了她的花穴里。

“啊……林墨白……”好棒……

仅仅只是如此,阮情的脚趾兴奋的蜷缩在鞋子里,脸上也是满面潮红。

“只是这样就受不了了?”林墨白的手指不断的进进出出着,一下深一下浅。。

“唔……快一点……再快一点……”

阮情被刺激的说不出话来,被林墨白手指勒紧的内裤一次次的摩挲过凸起的阴蒂,快感一阵一阵的传来,意识迷乱的一塌糊涂,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花穴跟吐泡泡的金鱼一样,张着嘴,一泡一泡的吐着淫水,饥渴的等着被填满。

在勾引林墨白的这一周里,她何尝不是那样的欲求不满,为了拍出最好的效果,一遍一遍的看着各种各样的AV,有时候晚上入睡前,还双腿夹着被子,迷迷糊糊的磨蹭着。

如今,林墨白终于在她面前了。

光是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阮情几乎都要高潮了。

“啊……嗯……”

阮情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喘息,呼吸越发急促,花穴里又湿又紧,吸允着林墨白深入的半个指节。

花径内的肉壁一阵颤抖,眼瞅着就要高潮了,一切却在这个瞬间戛然而止。

林墨白的手指离开了她的小穴,也将她发软的身体推出了自己的怀抱。

在高潮的边缘停了下来,阮情浑身瘙痒难耐,湿漉漉的双眼含着控诉和怨怼,却见林墨白正解着腰间的裤裆,露出黑色的内裤,被他连着一把拉下

阮情面对突然发生的这一幕猝不及防,可是她的双眼紧盯着,并没有因为羞赧而移开视线。

她清楚的看到少年精瘦腰腹上的黑色内裤,下面是鼓鼓囊囊的一团,很大,很满,已经勃起了。

紧接着内裤边缘被往下扯,黑色卷曲的毛发露了出来,茂密又黑亮,跟她身下的很不一样。

继续往下是……林墨白的阴茎。

又粗又长,颜色并不是很深,暗暗的肉红色,前端圆圆的,鸡蛋般的大小,正中间有一个小孔,泛着一点点水光。

肉茎上凸起着筋脉,蔓延往下,随着粗壮的根部消失在黑色的毛发中,露出垂在下方的两个子孙袋,也是圆滚滚的,饱满坠胀的模样。

突然一下的从内裤边缘弹跳出来时,大东西在空气中来回晃动着,阮情几乎在都耳边听到了呼呼的风声,最后停在一个仰角四十五度的状态,自然的昂首上翘着。

这是阮情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肉棒,笔直干净,哪怕是这样的淫物,竟然也有几分冷然的气息,跟林墨白给人的感觉很像。

却也很不一样,林墨白一向沉稳内敛,这肉棒仅仅是上翘的模样,就带着剑拔弩张的嚣张气焰,更别说它以后若是凶狠地攻城略地。

只是想想,阮情情不自禁的摩挲了着双腿。

无论是哪一种气息,阮情都喜欢的不行。

刚才紧紧只是林墨白的手指,已经勾的她浑身轻颤,淫水四溅,如若这粗大的东西操干进入她的身体里……

阮情吞咽了下口水,身体激动的想要轻颤,小穴湿漉漉的又出水了,只能空虚的吸着内裤。

一时间,阮情的呼吸变得急促,在静谧的体育仓库里显得格外的明显。

可是她面前的林墨白,虽然脱下了裤子,露出了肉棒,那张清雅俊秀的脸庞上,除了深黑的眸色之外,依旧还是冷然的神情,好像刚才用手指摸着阮情花穴的人不是他一样。

林墨白露着肉棒,侧身走了几步,用脚尖从角落里踢了一个篮球过来,停在阮情的面前。

“站上去。”他冷冷地命令道。

“嗯?”阮情跟一个痴女一样紧盯着林墨白的肉棒,看着它在主人的双腿间一晃一晃的,哪里有听清林墨白的话。

“想要我的肉棒?”林墨白眯着黑眸问她,眼尾闪过一抹暗色。

“想要。”阮情羞红着脸用力点头,艳红的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想要又想吃。

林墨白飞快的转开了眼,强迫他的视线往下,踢了踢篮球,又说了一遍,“站上去,就给你。”

阮情的双眼闪着亮光,抬着脚跃跃欲试。

她的脚掌很小,穿着白色的短袜和三十六码的运动鞋,先放了一只上去,试图寻找篮球的重心。

可是来回试了几次,都颤颤悠悠的从篮球上滑了下来。

在那一瞬间,阮情只觉得林墨白的肉棒距离她越来越远了,心里急的不行。

可是越是心急,越是控制不住身体的重心,一次一次的从篮球上滑了下来,她急的都快哭了。

最后是林墨白实在看不下去,用手掌架住了她身体的另外一侧,用力的往上一抬——

“啊——”

身体往上,完全站在篮球上的那一刻,阮情吓了一跳,惊呼出声,双手无处安放的在空中挥舞着,最后凭着身体的本能抱住了林墨白的肩膀,这才稳稳站住。

然而下一秒,林墨白双眼一沉,搂着她的腰肢一个挺身,阮情紧绷的双腿之间被插入了一个又粗又长又烫的东西。

正是她最想要的大肉棒。

站在篮球上的阮情比林墨白还高一些,林墨白肉棒的高度恰好对着她的腿根处,紧挨着她闷热又潮湿的花穴,隔着湿漉漉的内裤就这样抽插了起来。

阮情的腿型很好,双腿笔直,小腿纤细修长,大腿却不干瘦,匀称的带着软肉,当穿着紧身牛仔裤并紧双腿的时候,中间有一条小小的缝隙,能透过阳光。

林墨白暗暗瞅过很多次,甚至在脑内幻想过将那条碍眼的牛仔裤脱下来,她光溜溜的露着两条白皙长腿的模样。

曾经黑暗中的贪念,成了现实,那双又长又白的腿,正被他的肉棒狠狠操干着。

阮情站在篮球上,本就颤颤悠悠的,双腿并紧找着重心,如今被林墨白这样凶狠的一撞,篮球来来回回的晃动,她的双腿变得更加紧绷,大腿根软肉都因为用力,自然而然的收紧着。

林墨白的肉棒,就在这样紧绷又细腻的肉缝里操干着,都不用他按住阮情的双腿,她自己就绷得紧紧的。

他的下身往前一撞,阮情脚下的篮球往前滚,撞到了后面的墙壁又弹回来,回到林墨白的脚边。

林墨白的双脚站成外八字形,将篮球牢牢地堵住,继续随着撞击送出去。

砰砰砰,篮球就这样一来一回的,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在仓库里不断回响着,跟肉体的撞击声混合在一起,淫靡又响亮。

阮情的重心摇摇晃晃,前后移动,腰肢被撞得一颤一颤的,被弹回来的时候,就像是她挺着腰主动迎向林墨白一样,被撞出去的时候,又不舍得从林墨白的怀抱里离开。

她被这样的折腾着浑身轻颤,双臂虚软的抱着林墨白的肩膀,埋首在他的脖颈处,不住地喘息着。

更要命的是,林墨白的性器是上翘的弧度,肉棒大部分摩擦着是她腿根处,弯曲向上的硕大龟头却一下一下摩挲过她湿漉漉的花穴。

那里刚刚才被林墨白的手指玩弄过,跟嗷嗷待哺的小孩一样,张着嘴等着更激烈的爱抚。

可是如今林墨白这样一次次“过家门而不入”,小穴前面的花蕊都被撞得绽开了,也只能孤零零的摩擦着内裤,等着他的龟头什么时候再一次擦过。

看得到,却吃不到,这根本是非人的折磨!

阮情忍不住身体里的空虚,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红着眼睛嘤嘤的呜咽了起来。

别的男人说“蹭蹭不进去”,那都是忽悠人的鬼话。

林墨白说了要给,却真的就蹭蹭不进去,就连蹭蹭,也只是轻轻地、时不时的摩挲,根本不给阮情一个痛快。

阮情就像是一个饥渴的人,看到了泉水,走近了却发现是海市蜃楼,又怎么能不失望伤心。

“呜呜……难受……林墨白……我好难受……”

她一边喘息,一边喃喃着,泛红的盈眸紧盯着林墨白的侧脸,瞧着那一寸利落俊朗的少年线条,还有他干净的耳垂,真恨不得上去咬一口,就跟林墨白咬她的奶头一样。

可是她不敢。

林墨白在听到她的声音后,撞击的速度突然的加快了,那精瘦平坦的小腹一下一下的拍打在阮情的腿根上,两处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篮球滚动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两种碰撞声交织在一起。

阮情心中一喜,还以为林墨白终于改变主意了。

只要不再是这样瘙痒难耐的轻撩,而是重重的撞击她的小穴和花蕾,让战栗的快感传遍的她全身,就算他的肉棒不进去也没关系,就算只是隔着内裤也没挂系。

“重一点……林墨白……重点……我要你……想要你……”

心底里那一点点小小的奢求,全都变成吴侬软语,轻轻的呻吟着。

然而阮情的期待再一次落空了。

林墨白的撞击声不断加大,可是他的肉棒抽擦的角度丝毫不变,依旧是从紧密的腿缝间进出,只用龟头偶尔触碰湿漉漉的小穴。

别人九浅一深。

他这是插十下,给一下,还是隔靴挠痒的那种!

“呜呜……唔唔……啊……”

阮情急促的喘着气,实在是忍耐不住了,扭着腰往下蹭了蹭。

既然林墨白不给,她就自己要。

上翘的龟头猛地一下抵在了阴蒂上,沉沉的碾压往前,紧接着粗大的肉棒重重地从小穴的两片肉缝中间摩擦而过。

“啊——”

刚一触碰,她立即发出了绵长又满足的长吟。

阮情一直被吊着,如今终于货真价实的感受到了林墨白的凶狠,无论是她的身体和灵魂都在轻颤。

再来一下……只要在来一下,她说不定就能高潮了。

舒服到睫毛都在颤抖的她,没有看到林墨白紧蹙的眉毛,还不等她期待第二下,林墨白搂在她腰上的手臂往上一提,将她又架回了原来的高度上。

“林墨白!你太过分了!”

阮情气恼的眼眶涨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奶凶奶凶的瞪着林墨白。

林墨白沉黑的眸子扫了她一眼,瞳孔上灰蒙蒙的,像是蒙着一层暗色,融入在体育仓库里的昏暗中。

这张面容,真的不像是一个肉棒紧绷,又沉浸在情欲中的人。

但是他身下撞击的动作依旧又快又用力,凶猛的像个饥渴的野兽,不断的加速着……直到,热烫的白灼爆发出来的那一刻。

他射了。

林墨白在射出来的那一瞬间,停下了抽插,单手撸动保持着快感,然后把龟头对准阮情的白色蕾丝内裤,一股一股的射了上去。

热烫粘稠的液体,就这样悬挂在湿漉漉的布料上。

因为量太多,灼液往下滑着,一滴一滴,有落在阮情大腿上的,也有落在篮球上的,空气中也多了一股淫靡的腥味。

发泄了后,林墨白黑眸微垂,看到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又往阮情洁白的大腿上蹭了蹭,擦干净了,将变软的肉棒收回内裤里,然后拉上拉链,扣上裤腰。

他的神情全程淡薄冷静,做的一丝不苟,浑身上下也没一丝淫靡气息。

阮情却看的傻眼了,心里就剩下一句话。

这样……就完了?

要不是她大腿两侧被插到火辣辣的发烫,内裤上还挂着林墨白射出来的精液,刚才的一切,仿佛是她的一场幻梦了。

林墨白最大的温柔,大概就是到现在都还让她抱着肩膀,并没有狠心地把她一把推开。

“可以下来了。”林墨白低沉道,声音倒是比往常嘶哑些。

阮情撑着发软的双腿踩在地上,看着沾有林墨白津液的篮球往角落里滚去,咕噜咕噜的声音是这个仓库里唯一的声响。

林墨白在这时理了理被阮情抓乱的衬衫领口,又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你要抓紧时间。”

这……又是什么意思。

阮情听到了林墨白的话,脑子里空荡荡的反映不过来,全程傻眼呆懵状态,就连身体里的渴求也在静默中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她的目光困惑又直愣,从始至终都追随着林墨白。

看着他打开仓库,把门锁挂在外面,然后欣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向了外面的操场,一步一步的离开。

透过那打开的门,吹进来一阵风,刺激的阮情打了一个冷颤,她这才回神过来,而此时外面哪里还有林墨白的身影,就连最后五分钟的时间也快没了。

她这才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狼狈不堪的自己。

扣上被解开的蕾丝内衣时,她看到柔软胸乳的顶端还闪着水光,那是林墨白沾上去的口水,周围一圈的牙印也还在。

可是前一刻还在她双腿之间剧烈抽插的男人,下一刻怎么能如此的拔屌无情。

这个问题她想不出答案,反倒是心里徒增了一阵委屈。

从远处传来的上课铃声,不断催促着阮情加快动作。

她忍着乳头上的不适调整好内衣,扣上衬衫的扣子,下摆扎进裙子里,滴落在大腿上的精液勉强擦了擦,可是沾在内裤上的湿漉漉、黏糊糊的一大滩,让她不知道如何解决,只能先回去再说。

阮情刚一到教室,等着她的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说教。

“阮情,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哪里有一点高三学生的样子?你自己说说看,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了?就这么点日子里,你上课竟然还能迟到,是中午偷溜出去玩了,还是找地方睡觉去了?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这样懒散!你怎么不看看你上次月考的成绩,五十八分,全班排名倒数第二,就这样你还不知道多做练习题,大学是不想上了吗?”

这一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上课严厉,课后唠叨,管学生管很严,却也是真情实感的想教好学生。

阮情的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也最害怕数学老师,如今还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曝光了考试成绩……

她低着头,窘迫的想找个地缝藏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无助的抓着裙摆。

“老师,我才考了二十八分,比阮情还低了三十分呢。”全班同学都鸦雀无声的时候,秦风那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响亮的传来。

数学老师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对着嬉皮笑脸的秦风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二十八分!我教过的学生里从没考过这么低的。你不是逃课就上课睡觉,次次全班倒数第一……”

有了秦风当炮灰,数学老师也就忽略了阮情。

但是惩罚还是有的,让阮情站在教室后面,罚站一堂课。

这一段小插曲后,教室又恢复了正常的教学,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一遍一遍的讲述着数学公式和应试题目,同学们低着头抄写笔记。

谁也没注意到,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转着笔的秦风,对着林墨白笑的十分暧昧,低低地说了句,“墨白,你可欠了我一个人情啊。”

刚才要不是有人暗暗的踢了他一脚,他才不会冒出来当炮灰呢。

秦风盯着林墨白,又说道,“你写什么呢?你可是奥数冠军,数学考试次次满分,这种简单的数学公式你有什么好记的?”

林墨白没理他,写着笔迹的笔也没停下来。

最后是数学老师一个愤怒的眼刀横过来,才堵住了秦风喋喋不休的嘴。

阮情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双眼认真的看着黑板上的数学公式,裙摆下的双腿不安地扭动着。

她的内裤上,粘稠的精液和湿哒哒的淫液混在一起,全都浸染在蕾丝内裤上,薄薄的布料涨满了水,湿漉漉的像是能滴下来。

一开始还好,只是觉得闷热潮湿。

可是时间久了,精液凝固,温度散去,变得凉嗖嗖的,裙摆下微风一过,更是清冷。

这就像,阮情不曾被林墨白满足的欲望,冰冷的,空虚的……

想着想着,原本看着黑板的视线,慢慢的移向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林墨白正低头写字,黑发低垂,露出后颈上理的平整的发际线,还有露在白色领口外的一截脖颈。

他浑身清朗,就连这种平常不被人注意到的地方,也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领口整洁挺立,还带着一股清爽的、淡淡的,像是肥皂的气味。

那是阮情之前趴在林墨白肩膀上喘息的时候,偷偷闻到的。

思及此,阮情急忙忍住呼吸,把视线转向窗外,看着湛蓝天空上被风吹动的白色云朵,在心里愤愤地想着。

哼!长得再白净、再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一肚子坏水。

她以后绝对不会再上当了。

晚上临睡前,阮情又把这句话想了一遍,发红的大腿软肉蹭了蹭被子,忍着寂寞难耐睡了过去。

可是当第二天中午,林墨白的短信再一次传过来……

一模一样的短信,连标点符号也没有任何变动,就跟复制粘贴过来的一样。

阮情还是来了……

依旧是那个阴暗的体育仓库,她被脱了长裤趴在跳箱上,屁股向上露出浑圆挺翘的线条,还有印着草莓图案的纯棉内裤。

而林墨白就站在她身后,深黑的眼眸紧盯着这一幕。

昨夜下了一场雨,天气变得微凉。

阮情换下了夏季的校服,换上了运动装的秋季校服,穿着长裤也正好遮住了她大腿内侧还没消下去的暧昧红痕。

再加上前夜欲求不满的做了一晚上春梦,她早上起晚了,匆忙之下随便穿了一条内裤就出了门,反正是长裤,也没放在心里。

怎么也没想到林墨白那样清清冷冷的禁欲模样,竟然会连着两天把她叫来体育仓库,甚至在一开始就被摆弄成了这副淫荡模样,就连这条过分可爱的内裤也一同被曝光了。

想到屁股正后方的那颗草莓正落在林墨白的眼里,阮情是满脸的羞恼涨红。

跳箱有一米高,为了能够双脚落地,阮情不得不伸长双腿,努力惦着脚尖,才能勉强分担身体的一部分重量。

她看着清瘦,但是浑身下上除了丰满的胸乳,就属屁股最有肉。

这样的姿势也让她臀部两边用力的绷紧上翘着,露出最圆润的模样,中间还有一条往下凹陷的臀缝,看着就跟一个胖乎乎的水蜜桃一样。

只可惜内裤上面的“商标”印着的是草莓。

这姿势几乎跟昨天林墨白让她踩在篮球上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不用林墨白动手,阮情已经做好了挨操的准备。

要不是林墨白一早上都没离开过教室,阮情都要以为这跳箱的高度是他提前来过,专门按照她的身高设定的。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刚好是她双腿绷直的高度。

她趴在跳箱上有些久,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林墨白的人,这感觉比站在篮球上还让她害怕。

“林………”

刚说了一个字,她屁股的软肉上贴上了一个热源。

长长的,粗粗的,硬硬的……除了林墨白那巨大的肉棒之外,还会是什么?

林墨白低着头,一手用力掐着阮情的腰,不让她乱动,另一手扶着肉棒的根部,将坚硬如铁般的肉棒往阮情的屁股肉上戳。

跟看到小孩子圆乎乎的脸颊,会忍不住伸出手指戳出个酒窝来一样。

他用硕大的龟头戳着浑圆臀部的两边,也忍不住戳出两个凹陷来,那就跟阮情后腰上的腰窝一样,成双成对的。

阮情在感受到林墨白身上的气息之后,下身就有些湿,连忙深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把欲望压下去。

要是在被弄成昨天那样,在高潮边缘吊着,上不上,下不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实在是不想再尝一遍了。

好在今天林墨白没有吸她的奶子,也没有摸下面的小穴,她暂时还忍得住。

正想着,林墨白的手掌放在了她圆翘的臀肉上,五根手指头带着掌心一起使劲,画着圈从左边捏到右边,又从右边捏到左边,圆乎乎的软肉都被他摸了个遍,还跟揉面团一样,一下捏紧一下松开着。

阮情这哪里忍得住,阴道里一抽一抽的,肉壁随着林墨白掌心用力的频率蠕动,一下子湿滑的淫液又流了出来。

内裤前端的白色布料上,多了一道暗色的水泽,还在不断的晕开,扩大着面积。

“唔唔……唔唔……”她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跳箱的宽度只有四十厘米,她趴在上面,双手无助的不知道如何安放,反倒是不知不觉间放在了胸口,轻轻地揉着绵软的胸部。

她手指抓住松开的频率,也跟林墨白的手一模一样。

林墨白瞧见了,唇角偷笑,并没有阻拦阮情的动作,让她自我满足着。

等他停下手,阮情还闭着眼睛慢慢揉捏着呢。

真是一句淫荡的身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5141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