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插哭了英语课代表:忘羡吵架冷战

老周激动地差点原地跳起来,臆想着吴梅芳脱光衣服躺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你要是太为难的话就……”

 

 文学

“周师傅,您别说了,我愿意,我愿意……”

 

吴梅芳反而有些着急,生怕自己的样子让老周不高兴,不愿意帮她按摩,到时候自己可怎么办呢?

 

或许是下定了决心,吴梅芳没有太多的耽搁,直接将衬衣的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衣服。

 

不像是平常女人穿的那种带着厚厚海绵垫的那种,因为要哺乳,吴梅芳的衣服显得很薄,中间位置还有一个小孔,外面挡着一层用扣子控制着,喂奶的时候解开扣子就行了。

 

她穿着同色系的小裤裤,没有精致的蕾丝,可奈何她的身材好,硬是将五块钱的内内穿出了五百块的感觉。

 

就算是提前有了准备,可在吴梅芳脱得只剩下贴身衣服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羞红了脸好几次都做足了准备,却到最后不敢脱下来,看的老周都开始着急了。

 

最终,吴梅芳一咬牙,终于将最后的束缚除掉,整个人如同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躺在了床上,红着脸看向了老周。

 

“周师傅,您开始吧!”

 

已经到了这一步,吴梅芳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颤抖,稍微带着一点喘息,媚眼如丝,早就羞红了脸。

老周心里大喜,手指开始在吴梅芳的娇躯上游走,每一次的触碰,都能够引起她的一阵战栗。

 

老周曾经听说过,像吴梅芳这样的熟女,对那方面的需求是很大的,若真是这样,那她绝对是长期欲求不满。

 

想要拿下这样的女人似乎很容易。

 

果然,还没有按几下呢,吴梅芳的身体就有了很明显的反应,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如一股电流钻进了她的身体,那麻酥酥的感觉异常明显,甚至那个地方,不知不觉的已经开始湿漉漉了。

 

为了缓解这种难以忍受的状况,吴梅芳咬紧牙关,两条腿死死的夹在一起,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感觉到她肌肉的僵硬,老周便安慰她说:“你要放松,让那种快感尽快的游窜至全身,只有迅速的释放,才能够达到效果。”

 

听到老周这么说,吴梅芳又开始为难了,虽然丈夫常年不在家,可那种事情她还是明白的,让她当着另外一个男人这么做,那该多害羞呀。

 

看到吴梅芳纠结,老周又接着说:“你不要觉得为难,我这是为了帮你治病,你想想你的孩子,他还这么小就不能吃母乳,那该多难受呀!”

 

果然,每次只要一提到孩子,就好像捏住了吴梅芳的软肋似的,终于让吴梅芳下定了决心,绷紧的神经也开始放松了。

 

按照老周所说,吴梅芳缓缓地放松了下来,脸色更加绯红,粉嫩的红唇微微张开,让老周看的舍不得移开目光。

 

他尝试着在那个地方触碰了一下,刚抵到那个地方,吴梅芳便一阵战栗,然后娇喘出声。

 

那情不自禁的声音,让吴梅芳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周,发现老周并没有因此而嘲笑她,这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你这个地方比较敏感,接下来我会着重刺激这个地方,你有什么感觉就直接表达出来,不要勉强压抑自己。”

 

“嗯,我知道了,谢谢周师傅!”

 

吴梅芳咬着唇,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绯红的脸颊上,那水汪汪的眸光灿若星光,不觉得就吸引了老周的注意。

 

别看老周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里,他也是激动的,尤其是看着吴梅芳这娇滴滴的美人在他的按摩下一点点的释放,展现出最真实,最原始的一面,老周就觉得自己舒服的不行,那个地方早就昂扬起来。

 

有了吴梅芳的回应,老周更是肆无忌惮的开始了下一轮的刺激,他直接将手指伸进去她的体内,感受着那其中的美妙,每一次都能够让吴梅芳娇喘出声。

 

“啊!不行了,周师傅,我不行了……”

 

在吴梅芳的一声娇喘后,她居然直接释放了。

 

空气中,一股旖旎的味道弥漫了出来,让老周有些迷恋的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地方更是不受控制的抬起了头,隔着裤子,也能够看到那硕大的帐篷,饱满的如同想要破土而出似的。

 

“周师傅,我……”

 

吴梅芳觉得她都没脸见人了,好半天才抬起头看向老周。

 

“我理解,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吴梅芳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此刻全身瘫软,自从丈夫离开后,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感受到这种美妙的感觉了,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用手指自己帮自己解决,可终究没有老王帮她弄起来刺激。

 

“嗯,是很舒服!”

 

吴梅芳娇羞着点头承认,想到孩子还躺在床上,就想着先起来看看孩子。

 

“小心!”

 

可刚撑着胳膊站起来了一点,却突然失了力气,又要倒下去了,老周急忙上前,将吴梅芳扶住,然后,吴梅芳呆住了。

 

老周的那个地方刚好顶在了吴梅芳的大腿上,那明显的刺激,让老周跟吴梅芳同时一个激灵,彼此目光相对,电光火石般的,就好像有了某种触动似的,让他们心底都燃起了一团火苗。

 

导致两个人不仅没有分开,反而搂得更紧了。

 

“对不起,我……”

 

“您不用说,我明白,一个人的日子我了解,您刚才帮了我,要不我帮您吧!”

 

老周心底大喜,急忙点头答应。

 

吴梅芳的手指白嫩纤细,柔软滑腻的就好像果冻,如果能被她握在手里,那肯定会很舒服。

 

而彼时,吴梅芳的手已经放在了老周的裤子上,虽然隔着裤子,可老周的尺寸还是让吴梅芳惊讶的不行。

 

她第一个想法就是,老周的本钱好大呀,第二个想法就是,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呢?

 

吴梅芳知道自己男人的尺寸,她一直觉得男人都差不多,此刻将老周的跟她男人的相比,他男人的就没发看了。

 

难怪她之前跟她男人弄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不满足,要是老周的这个能够长到他男人的身上那该多好。

 

不过很快,吴梅芳就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太那个啥了,这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隔着衣服,老周也被突然而来的刺激给惊到了,整个人猛地一个颤栗,那原本高昂的地方更加雄伟起来,某种从心底深处蔓延出来的渴望,让他双目腥红的看着面前的妙人儿。

 

或许是老周的反应鼓励了吴梅芳,吴梅芳接下来直接将手伸进去,把她握在了手里,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就是想要得到。

 

刚才被老周弄的释放了之后,本来她已经很舒服了,可是在见识到了老周的庞大之后,又再次难受起来了。

 

“梅芳,我难受死了,只有你能帮我,求你!”

 

老周将吴梅芳搂在怀里,对着那娇嫩的美人儿提出更进一步的渴望。

 

吴梅芳早就羞红了脸,她其实心里也想着呢,此刻听到老周这么说,也垂下眸子,娇滴滴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再也不敢去看老周一眼。

 

老周心里大喜,直接将吴梅芳放倒在床上,然后三两下扒掉了自己的衣服……

“哇……哇……”

 

就在老周欺身上前,即将压在吴梅芳的身上时,婴儿的啼哭不合时宜的传来。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瞬间就牵动了吴梅芳的心,让吴梅芳急忙阻止了老周的继续上前,猛地一下坐起来,朝着小床上的孩子跑了过去。

 

“周师傅,您快帮我看看孩子,他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烫?”

 

吴梅芳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抱孩子,因为没有穿衣服,所以很轻易的就感觉到了孩子身体的滚烫,顿时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孩子是她的命,现在孩子生病了,比自己生病更让她难受。

 

老周也不敢耽搁,急忙接过了吴梅芳怀里的孩子,也顾不得感受吴梅芳那诱人的娇躯。

 

之前老周给孩子做过检查,只觉得是普通的发热,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此刻,孩子明显已经出现了脱水的状态,并且夹杂着抽搐,这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老周那一点点的医术,治一治头疼脑热还行,要是问题严重了,他也有些害怕了,于是便对吴梅芳说:“不行,孩子的病情出现了反复,必须马上送医院,要是晚了就来不及了。”

 

发烧的事情可大可小,老周也没有胡说,要是持续高烧的话,就有可能会烧坏脑子,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没有办法了。

 

“那,那怎么办?现在去医院,我也去不了呀!”

 

吴梅芳的老公常年在外,她已经习惯于所有的事情都依靠自己了,可现在这件事,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深更半夜的,医院离这里又远,就算是将她的腿走断,也走不到医院,就算是勉强走到估计也天亮了,到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样吧,我回去骑摩托车带你去医院,你马上帮孩子收拾一下,我们连夜就走!”

 

老周也有些内疚,都怪自己之前判断失误,要不然也不会耽搁孩子的病情,抛却吴梅芳的原因,他也不希望一个好好的孩子变成白痴。

 

“太好了,谢谢你周师傅,我不用准备,我们马上就走!”

 

吴梅芳心急火燎的,抱起孩子就要往出走。

 

老周急了,急忙一把将吴梅芳拉住,含蓄的提醒道:“梅芳,你先进来,先不要着急,先穿件衣服,我回去骑摩托车我们再走!”

 

吴梅芳这才反应过来,因为紧张,苍白的俏脸透出了一抹红晕,含羞点了点头,幸亏老周提醒了,要不然自己真的就光着身体跑出去了。

 

老周假装没有看到吴梅芳脸上的羞涩,又安慰了一番,然后急匆匆的朝着自己家里跑了去。

 

家里,杨芸跟儿子周江还在沉睡,老周本来想要喊醒儿子交代一番的,无奈儿子睡得实在是踏实,老周怎么喊都喊不醒,最后没办法只好留了一张纸条在桌子上,推着摩托车走了出去……

 

等到老周骑着摩托车到了吴梅芳家门口的时候,吴梅芳已经穿好衣服,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焦急的等着他了。

 

“夜晚路不好走,你抱紧我!”

 

老周等到吴梅芳坐上来之后,叮嘱了一番,便骑着摩托车朝着村外面走去。

 

村子里的路还好说,村外面就成了石头路,再加上是晚上,灯光下视线不是很清楚,很快就颠簸起来,吴梅芳抱着孩子,一开始还有些羞涩,不敢抱紧老周,可到了后来,好几次差点被甩出去,只好自觉地抱紧了老周。

 

那柔嫩的小手,刚好搂在老周的小腹上,就如同一团火苗一般,迅速的流窜到了他的全身,让小腹下面,那昂扬的物件再次有了感觉,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哎呦!”

 

在经过一个沟壑的时候,吴梅芳一时不注意,直接被颠起来,匆忙间原本想要抓紧老周的,却没有想到直接抓到了那个部位。

 

“嘶!”

 

老周深吸一口气,那种被握紧的感觉,顿时让他全身如同被点燃了一般,火烧火燎的难受。

 

吴梅芳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好奇握住了哪里,小手尝试着揉捏了一下,然后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对,对不起,周师傅!”

 

吴梅芳急忙道歉……

 

“小心!”

 

老周急忙提醒,可依然有些来不及了,一条沟壑再次出现,比之前颠簸的更厉害。

 

“啊!”

 

吴梅芳一身尖叫,急忙一只手搂紧了怀里的孩子,情急之下再次朝着老周抓去。

 

好巧不巧,再次抓在了老周的那个地方。

 

接二连三的刺激,让老如同从云端坠落,简直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我说梅芳,你要是想抓的话就别放开,这一下一下的,就算是我是个老头子,也受不了呀!”

 

老周的一番调侃,再次让吴梅芳羞红了脸,也幸亏是晚上,要不然,可就丢人死了。

 

“对不起,周师傅,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吗?”

 

老周虽然这么说着,但其实心里还是有淡淡的遗憾,心里想着,要是能够被吴梅芳这么一直握着,那该多好呀。

 

深深的叹息了一番,老周继续赶路。

 

有了刚才的插曲,这一次,吴梅芳也顾不得羞涩了,死死的抱住了老周的腰,这一次,就算是再深的沟壑,也没办法她跳起来,之前那尴尬的事情也就没有再发生。

 

赶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俩人终于赶到了县城的医院。

 

经过一路的颠簸,再加上吴梅芳本来胆子就小,此刻早就没有了力气,老周便自告奋勇的接过吴梅芳手里的孩子,一路小跑抢先到了急救室……

 

“大夫,救救这孩子,这孩子发烧,已经休克了。”

 

老周毕竟是医生,一句话就将孩子的症状说了出来。

 

然后一抬头,便看到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护士,宽大的护士服扣子被解开,里面只穿了一件粉色的文胸,那半圆形的设计,将里面的白嫩拖起来的同时,更显得无比诱人。

 

而护士的右手,则伸进了文胸里,仔细的揉捏着,而这一幕,则好巧不巧的被老周给看到了。

 

“啊!”

 

一声尖叫,让老周吓了一大跳,急忙上前捂住了小护士的嘴巴,堵住了那惊天动地的声音。

“别喊,千万别喊,你要是喊了,我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说完之后,老周一低头,便看到那丫头的手机放在桌子上,手机屏幕上,一个男人正压在女人的身上弄得正起劲儿。

 

小丫头被老周捂住了嘴巴,顿时不满意了,大眼睛眨巴眨巴,然后便滚落下来一串串的泪珠儿。

 

“别哭呀,你要是哭了,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怎么样你了呢!”

 

老周急的不行,不敢放开捂着那个护士的手。

 

小护士赵燕也急的不行,要是老周再不放开她的话,一会她同事查房就回来了,要是知道自己看小电影还做这么丢人的事情,她以后可怎么在医院里混?

 

一想到这里,赵燕就更委屈了,眼泪也更多了。

 

“唔……唔……”

 

赵燕想要说什么,却被老周捂着嘴巴说不出来,老周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便对赵燕说:“丫头,你答应我不要大喊大叫,我就放开你怎么样?”

 

赵燕急忙点头。

 

老周再三确认之后,才将捂着赵燕嘴巴的手拿开,赵燕嘴巴上涂抹着浅色的口红,此刻粘到了老周的手上,当然,她的嘴唇也被老周给造的不像样子。

 

老周看到这一幕,顿时急了,刚准备提醒赵燕的,却没有想到啪的一声,赵燕的巴掌便落到了老周的脸上。

 

“周师傅,你怎么了?”

 

这一幕,刚好被后面赶来的吴梅芳给看到了,她一声尖叫,不仅吓到了老周,也吓到了赵燕。

 

惊慌失措下,赵燕才意识到自己的扣子没有系好,急忙转身将扣子系好。

 

好在这个时候,吴梅芳只关心老周跟自己的孩子,没有发现这一幕。

 

“哦,没事,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老周不想跟赵燕一个小姑娘计较,再说了,他刚才的确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说起来自己也有错。

 

“没事就好,护士,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吴梅芳想着孩子,听到老周说没事,便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跑过去央求赵燕。

 

赵燕整理好衣服急忙转身,在病患面前,她要维持自己白衣天使的形象,毕竟,她可是她们医院里的优秀员工,每年都能够得到领导的表扬呢。

 

可就在她转身之后,吴梅芳并没有如同其他病患那般继续说自己孩子的病情,而像是看到怪物似的看着她。

 

“你……你……”

 

吴梅芳有些不解,就刚才这么几分钟,老周是不是对赵燕做了什么,这才导致赵燕打了老周一个耳光。

 

“我怎么了?”

 

赵燕有些不解,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收起,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可就算是她再严肃,在花了的口红面前,她依然严肃不起来,反而有些滑稽,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你的嘴巴……”

 

“啊!”

 

听到吴梅芳这么说,赵燕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大变,急忙拿起桌子上的镜子,当看到自己镜子里的容颜时,顿时一声尖叫,撕了一张纸巾便开始擦拭嘴上乱七八糟的口红印了。

 

糟了,糟了,这下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楚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美女走了进来,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赵燕,然后又将目光放在了老周跟吴梅芳的身上,大晚上的,这些人究竟要干什么?

 

“没什么,刚才有一只蟑螂!”

 

赵燕狠狠地瞪了一眼老周,就好像再说,老周要是敢将之前的事情说出去,她就跟老周没完。

 

老周默默闭嘴,本来他也没想要说出来呀!

 

看到老周没有说话,赵燕才满意了下来,然后放下手里的镜子,走到了刚才进来的那个美女医生面前,对吴梅芳说:“这位是我们医院最年轻的儿科大夫,你可别看她年轻,她可是我们医院业务能力最强的,你的孩子可以让她看看!”

 

介绍完之后,赵燕又有些调皮的冲着苏柔眨眨眼,略带撒娇的说:“苏姐,这位女士的孩子发烧,你快给看看吧!”

 

短时间内,老周已经将面前的一个大夫一个护士打量了一番,赵燕就不用说了,身材傲人,脸蛋清纯,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惹人注意,明显的魔鬼身材天使脸蛋呀。

 

而她身边的美女医生苏柔,更是一个标准的美人,一米七几的身高,皮肤白嫩五官精致,就算是宽大的白大褂,都不能遮掩她傲人的身姿,毫无特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反而有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周师傅,问您呢!”

 

“啊!什么?”

 

老周一时间看的入了迷,刚才他们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到,此刻才被吴梅芳推醒,顿时有些惊慌失措。

 

苏柔的眉头皱了一下,就老周这种样子,看她的眼神色眯眯的,怎么能当医生?

 

“我问你,孩子一开始是什么症状,你都用什么了什么办法给治疗?”

 

老周急忙回神,认真的回答道:“孩子这么小,自然不能随便吃药,我只是做了简单的物理降温,一开始也有了效果,可是到了后来,却越来越严重了。”

 

苏柔一番检查之后,已经大致确定了病情,也幸亏老周没有随便乱用药,据她初步判断,孩子的病情有点严重,要是用错了药,就会更麻烦。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苏柔对老周有了些许的改观,现在有些医生为了赚钱,可是费尽心思的给病人用药呢,老周这一点就跟那些医生不一样。

 

“现在只是一个初步判断,我先给孩子开点药,具体的病因要明天做详细的检查,你先去缴费吧,我让人给孩子安排病房,今晚先这样吧!”

 

苏柔说话间,已经在一张纸条上开好了收费单,然后递给了吴梅芳。

 

吴梅芳看到缴费单上的数字,顿时就红了眼睛。

 

“大夫,能不能麻烦您等等,明天我去给孩子他爸打电话要钱,今晚您先帮孩子治病?”

 

她的日子本来就过的捉襟见肘了,再加上今晚来的急,她一分钱都没有拿,现在要她缴费,跟要她命差不多了……

 

“那怎么行呢?医院有医院的规定!”

 

苏柔顿时皱起了眉头,有些为难的看着面前持续发着高烧的孩子,心里有些担心,实在不行她就帮忙先垫付好了……

“缴费单给我吧,我去缴费!”

 

就在这个时候,老周突然上前,接过了吴梅芳手里的缴费单,看了一眼便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周师傅,这怎么行呀!”

 

吴梅芳满脸的激动,可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平时她跟老周很少来往,老周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打心里觉得不好意思。

 

“没事,大家乡里乡亲的,能帮自然要帮的,孩子的病重要,等你男人把钱给你了,你再还给我就好了!”

 

说完,老周便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这一幕,落在病房里的三个女人眼里,老周的身影立马变得高大起来了。

 

尤其是赵燕,她只要一想到老周看到了自己那么丢人的一面,心里不由得便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羞得很。

 

几分钟后,老周便拿着收费凭据走了进来,孩子已经被安排好了病床,吴梅芳经过一晚上的折腾,此刻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最后还是老周帮着把孩子抱到了病房,然后安排好了一切。

 

这是一个双人病床,旁边的床位空着,老周看到吴梅芳的脸色实在是难看,便转身对吴梅芳说:“梅芳,你先上去躺一会儿,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来吧!”

 

“别跟我客气,你也帮不上什么忙,照顾病人我有经验!”

 

被老周这么一说,吴梅芳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确,从来到医院到现在,似乎都是老周在忙,自己的确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那,好吧,您要是累了就喊醒我,我先睡会儿!”

 

孩子用了药之后,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已经睡了,吴梅芳也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再加上她实在是累了,倒在床上便睡过去了。

 

老周将手放在孩子的额头上试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刚准备在凳子上坐一会儿的时候,一回头便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病房门口的赵燕了。

 

“赵护士,您有事吗?”

 

灯光下,赵燕很有辨识度的娃娃脸显得很是可爱,略带婴儿肥的脸蛋上带着羞涩,一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老周下意识的就想要去看她的胸前。

 

赵燕意识到老周的目光之后,一张俏脸就更红了,说话也带着佯装的微怒,冲着老周说:“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老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吴梅芳,虽然有些为难,可还是走了出去。

 

晚上的医院很是安静,连多余的一个声音都没有,赵燕为了避免尴尬,直接将老周带到了走廊处,在昏黄的灯光下,赵燕停了下来。

 

“赵护士,您有啥事就说吧!”

 

老周其实也有些心虚,之前他看到的那一幕,足以让赵燕将自己判了死刑了。

 

“你,你向我发誓,之前看到的不能告诉任何人!”

 

赵燕一开始还气势汹汹的,可说道后来,她首先泄了气,那凶巴巴的样子显得过于刻意,反而让老周有些好笑,不由得就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看向了赵燕。

 

“我要是不说的话,有什么好处吗?”

 

赵燕没有想到老周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条件,顿时愣住了,有些不解的问:“你想要干什么?要钱吗?我工作时间不长,也没有存下多少,也就是一万多一点,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就全部给你好了!”

 

老周心里暗暗吐槽,他看起来像那种喜欢勒索小女孩的人吗?

 

“不好意思,你的钱我没有什么兴趣!”

 

“那你要什么?”

 

赵燕的脸色大变,听说有些人勒索不成会杀人灭口,她还没有活够,她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要是死了的话,父母也会伤心的。

 

“呜呜呜,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你只要不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上学的时候,爸爸就曾经告诉过她,任何时候,只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赵燕原本以为自己一不偷二不抢的,永远不会有这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老周汗颜,他有点不能理解赵燕的脑回路了,他原本只是想逗一逗这个小丫头,怎么就成了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了?

 

“好了,你别哭了,我不会要你的命的!”

 

要是这么哭下去,肯定会惊动其他人,到时候老周就算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赵燕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紧忙上前抱住了老周的胳膊,大半个身体都贴在了老周的胳膊上,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感觉,让老周心里一阵激动,恨不得里面上前,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可是,死罪可免,必要的惩罚还是需要的!”

 

周强虽然依然为难,可也没有这么担心了,在她觉得,只要老周不杀了她,其他什么条件她都可以答应。

 

“你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到。”

 

老周也觉得心累,费了这么多的口舌,终于将小丫头带到正轨上了。

 

“你让我摸一摸那个地方就行了!”

 

说完,老周便屏住呼吸,仔细的感受着赵燕的反应,他都想好了,要是赵燕有稍微的不对,他就会接着说,是自己开玩笑的。

 

此刻,赵燕也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

 

妈妈说过,女孩子的这个地方不能给陌生人看,更别说是摸了,可要是老周将之前她看小电影的事情以及自己摸自己的事情说出去的话,自己肯定就没办法到医院待下去了。

 

她只是中专毕业,在现在大学生遍地都是的社会,她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可是父亲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得到的,要是因为她的原因丢了工作,那父母肯定会伤心的。

 

想到这里,赵燕一咬牙便直接想,反正只是摸一摸,平时她自己难受了也会摸的,到时候她就闭上眼睛,索性让老周摸一摸就好了。

 

黑暗中,赵燕纠结一番终于松开了咬得紧紧的唇,深吸一口气,然后无比坚定的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说话算数,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说完,赵燕再次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老周。

 

而比起赵燕的紧张,老周反而放松了下来,此刻,他的整颗心都是激动的……

“缴费单给我吧,我去缴费!”

 

就在这个时候,老周突然上前,接过了吴梅芳手里的缴费单,看了一眼便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周师傅,这怎么行呀!”

 

吴梅芳满脸的激动,可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平时她跟老周很少来往,老周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打心里觉得不好意思。

 

“没事,大家乡里乡亲的,能帮自然要帮的,孩子的病重要,等你男人把钱给你了,你再还给我就好了!”

 

说完,老周便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这一幕,落在病房里的三个女人眼里,老周的身影立马变得高大起来了。

 

尤其是赵燕,她只要一想到老周看到了自己那么丢人的一面,心里不由得便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羞得很。

 

几分钟后,老周便拿着收费凭据走了进来,孩子已经被安排好了病床,吴梅芳经过一晚上的折腾,此刻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最后还是老周帮着把孩子抱到了病房,然后安排好了一切。

 

这是一个双人病床,旁边的床位空着,老周看到吴梅芳的脸色实在是难看,便转身对吴梅芳说:“梅芳,你先上去躺一会儿,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来吧!”

 

“别跟我客气,你也帮不上什么忙,照顾病人我有经验!”

 

被老周这么一说,吴梅芳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确,从来到医院到现在,似乎都是老周在忙,自己的确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那,好吧,您要是累了就喊醒我,我先睡会儿!”

 

孩子用了药之后,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已经睡了,吴梅芳也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再加上她实在是累了,倒在床上便睡过去了。

 

老周将手放在孩子的额头上试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刚准备在凳子上坐一会儿的时候,一回头便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病房门口的赵燕了。

 

“赵护士,您有事吗?”

 

灯光下,赵燕很有辨识度的娃娃脸显得很是可爱,略带婴儿肥的脸蛋上带着羞涩,一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老周下意识的就想要去看她的胸前。

 

赵燕意识到老周的目光之后,一张俏脸就更红了,说话也带着佯装的微怒,冲着老周说:“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老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吴梅芳,虽然有些为难,可还是走了出去。

 

晚上的医院很是安静,连多余的一个声音都没有,赵燕为了避免尴尬,直接将老周带到了走廊处,在昏黄的灯光下,赵燕停了下来。

 

“赵护士,您有啥事就说吧!”

 

老周其实也有些心虚,之前他看到的那一幕,足以让赵燕将自己判了死刑了。

 

“你,你向我发誓,之前看到的不能告诉任何人!”

 

赵燕一开始还气势汹汹的,可说道后来,她首先泄了气,那凶巴巴的样子显得过于刻意,反而让老周有些好笑,不由得就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看向了赵燕。

 

“我要是不说的话,有什么好处吗?”

 

赵燕没有想到老周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条件,顿时愣住了,有些不解的问:“你想要干什么?要钱吗?我工作时间不长,也没有存下多少,也就是一万多一点,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就全部给你好了!”

 

老周心里暗暗吐槽,他看起来像那种喜欢勒索小女孩的人吗?

 

“不好意思,你的钱我没有什么兴趣!”

 

“那你要什么?”

 

赵燕的脸色大变,听说有些人勒索不成会杀人灭口,她还没有活够,她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要是死了的话,父母也会伤心的。

 

“呜呜呜,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你只要不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上学的时候,爸爸就曾经告诉过她,任何时候,只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赵燕原本以为自己一不偷二不抢的,永远不会有这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老周汗颜,他有点不能理解赵燕的脑回路了,他原本只是想逗一逗这个小丫头,怎么就成了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了?

 

“好了,你别哭了,我不会要你的命的!”

 

要是这么哭下去,肯定会惊动其他人,到时候老周就算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赵燕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紧忙上前抱住了老周的胳膊,大半个身体都贴在了老周的胳膊上,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感觉,让老周心里一阵激动,恨不得里面上前,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可是,死罪可免,必要的惩罚还是需要的!”

 

周强虽然依然为难,可也没有这么担心了,在她觉得,只要老周不杀了她,其他什么条件她都可以答应。

 

“你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到。”

 

老周也觉得心累,费了这么多的口舌,终于将小丫头带到正轨上了。

 

“你让我摸一摸那个地方就行了!”

 

说完,老周便屏住呼吸,仔细的感受着赵燕的反应,他都想好了,要是赵燕有稍微的不对,他就会接着说,是自己开玩笑的。

 

此刻,赵燕也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

 

妈妈说过,女孩子的这个地方不能给陌生人看,更别说是摸了,可要是老周将之前她看小电影的事情以及自己摸自己的事情说出去的话,自己肯定就没办法到医院待下去了。

 

她只是中专毕业,在现在大学生遍地都是的社会,她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可是父亲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得到的,要是因为她的原因丢了工作,那父母肯定会伤心的。

 

想到这里,赵燕一咬牙便直接想,反正只是摸一摸,平时她自己难受了也会摸的,到时候她就闭上眼睛,索性让老周摸一摸就好了。

 

黑暗中,赵燕纠结一番终于松开了咬得紧紧的唇,深吸一口气,然后无比坚定的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说话算数,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说完,赵燕再次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老周。

 

而比起赵燕的紧张,老周反而放松了下来,此刻,他的整颗心都是激动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5345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