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忍着点我要开始了:乖 全部进去就不痛了

据11月14日报道:

最新火热情感小说,故事情节描写细腻,内容丰富生动,情节绝对够辣够劲爆!!!

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精彩内容..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

可身下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让她完全不能自已。

“表哥,表哥,现在你才是我老公。我……我想要!”

这个答案,让大壮满意得不得了,但是,却故意说道:“哦。我是你老公,胡刚和你什么关系?”

“他短小快,还不行!我……我快不行了。”

大壮见状,故意使坏着问道:“刚刚还不情不愿的,怎么这么快就想要了么?”

“呜呜,大壮,我好难受,下面不行了。”

听到这番话,大壮粗暴的输送手指,又很快出来,带出一条水花,也闻到那味道。

 文学

“啧啧啧,你看,这都是你的呢。”

说完,他还把自己的手指往杨瑜婷的嘴里塞了过去。

这是……她的淫水。

知道这玩意是啥之后,杨瑜婷转过头去,完全不愿意面对,但是,大壮却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个无比羞人的点子。

“尝尝看吧,这是你的味道。刚才,我可是试过了,现在你试试。在你试过之后,我给你奖励。”

因为她身下的渴求,杨瑜婷强忍着心头的难受,把自己分泌的吃了下去。

看到她这么听话,大壮直接趴在她身上,一口含住了那蓓蕾。

“啊,唔!”

好舒服!

原本,杨瑜婷是很讨厌自己的胸部被人碰的,就算是老公。

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壮含住自己胸前的时候,那感觉更加舒服。

他一点点的撕咬,啃食,虽然让她有那么一点点酥酥麻麻的疼痛,但更多的还是舒爽。

大壮吃她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这时候,她的心里居然还冒出了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要自己的老公,不是胡刚,而是大壮就好….

就在这个想法升起来没有多久,杨瑜婷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吓到了。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有这种荒唐变态的想法。

明明,明明大壮和老公不能比的,老公虽然性无能但有钱,而他,只是个常年混迹在都市的小厨师。

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呢。

此刻,杨瑜婷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她偏过头去。

此时的大壮马上就发觉了,眼前的女人嫌弃他。

想不到,自己刚刚让着骚娘们欲仙欲死,她居然开始嫌弃他了?好,很好!

要知道,大壮的老本行可是厨师,那双手的绝活,可是很多人都不能比的,

于是,他把他的手从杨瑜婷的下面伸了进去,一点一点的进进出出。

先是一根手指,随后,两根,三根!

随着进去的手指越拉越多,杨瑜婷的脑子里淫荡的想法更多了。

要是她真是大壮的老婆,就是死在床上,都比和胡刚那短小快睡觉好多了。毕竟,大壮这个厨师所给她的,肉体上的快感,是胡刚给不了的。

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又沦陷了。

“大壮,老公!我……我吃完了,我想要……想要吃。”

“您要什么,再说一次。”

虽然这句话是如此的羞人,但是,杨瑜婷因为下面传来的空虚,已经忍不住了:“我……我想要老公狠狠玩弄我,狠狠的玩!”

听到这,大壮觉得他奸计得逞,一手扶着自己,朝着目的地前进。

就在他即将整根没入的时候,浴室外面传来了胡刚的声音,这可把浴室的两个人吓到了。

“老婆,怎么洗澡洗了那么久。”

大壮的行动被打断,但是他身下的那处非但没有瘫倒,反倒是越发的雄伟。

这一变故让杨瑜婷慌张极了,大壮示意杨瑜婷握住自己的那里说话。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她还是硬着头皮扯了个谎:“老公啊,我准备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到时候好去床上,咱们……”

这番话说得让大壮鄙视极了,但胡刚却没再追问。

于是,大壮直接把一手握住自己的尺寸,一手钳制住杨瑜婷的下巴,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肉棒塞进了她嘴里。

“给我舔!”

说实话,让她舔这东西的时候,杨瑜婷还有点儿不乐意。毕竟,结婚这么久,他从没这么玩过。

可她再怎么不乐意,大壮也是想到了这一点,顿时威胁道:“你老公可能还在外面,你先给我口舒服了,我再找机会出去。不然,你想我们被发现么?”

屈辱,羞愤的感觉在心里打着鼓。

但他说得没错,自己这样可不能被发现。

现在只是问问,等下要是发现不对劲给她找过来了,那场景,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就算是羞愤和屈辱,也只能这么干啊!

于是,她屈下身子,蹲在大壮的身下,咽着口水,伸出了丁香小舌。

杨瑜婷满脸通红,大壮能看到她常常的睫毛在那跳动着,好像在寻思能不能不舔。

她还是有点抗拒的,但是大壮却用那里拍打眼前女人的脸蛋,更一把按住她的脑袋,想粗暴侵略。

面对送过来的百倍,她只能耐着性子动作。

可是她从没有这样过啊。

她的动作十分笨拙,却还是把大壮舔的很舒服。

“对,就是这个位置,往上点,还往上点。”

“就那一圈带皱纹的地方,使劲舔。”

她的舌头很灵巧,一下子就让的大壮欲仙欲死……就在杨瑜婷那灵活又小巧的舌头,还没表演多久的时候,胡刚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婷婷啊,你洗澡的时候,有见过大壮么?”

杨瑜婷一下就慌了。

“那个,呜呜,没啊……”

“怎么了,婷婷,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劲。”

在刚进入的时候,她没想到胡刚真的又回来了,就赶紧把嘴里的吐了出来,放在手上把玩。

于是她气喘吁吁着回答道:“老公,没什么大事,只是刚刚在浴室洗澡洗澡的时候,地上有点儿滑,所以摔了一跤。”

“哦,那可能我表哥是出去走走,或者回去了,我等下打个电话过去。”

“嗯嗯,好的!”

说完,胡刚就走了,杨瑜婷推搡着大壮,想让他出去。

可他却指了指自己身下,表示需要她进一步安慰。

杨瑜婷表示不解,但紧随其后的,是大壮那极其变态的要求。

毕竟刚刚他爽的时候,差点因为胡刚的说话声,而给吓到杨伟了。

他想要报复,就眼珠子一转,提出了这么一点:“想我现在冒险离开,还不想你老公发现异样的话……就给我,弄出来!”

什么!

听到这句话,杨瑜婷马上震惊了,给他弄出来,这也太变态了点吧。

刚刚给他舔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够屈辱了,现在还要她弄出来,怎么可能?

“快点,你老公还在外面,解决不了,我就直接拆穿我们的奸情了。”

“反正在我们老家男人出轨没什么大不了,可女人是要浸猪笼的!”

“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大壮这番话让她淡定不了,大壮居然这么侮辱她。要是不答应,就拆穿两人奸情,赤裸裸的威胁。

可大壮也长得不错,还器大活好,自己也不会亏。

于是,她张开嘴,用自己那条灵巧的丁香小舌尽情的伺候,感受喉咙深处的不适。

刚刚大壮被包住时,就差点没把持住。

如果不是胡刚那小子突然说话,他想快速解决,也不会想让眼前这骚妇用嘴。

温暖包裹让肿胀感终于得到缓解,也许是因为杨瑜婷的嘴唇比较厚,他竟有了触及云端的感受。

他忍不住用手拽着她的头发,质问道:“弟妹,表演的不错啊,看来是没少和我弟弟玩啊。”

这话吓得杨瑜婷惊慌失措,不顾嘴里,直摇头,头皮扯得生疼,可那又怎样,女人就应该有完美的性福,她释怀了。

于是,她学着片子里的女人,上下齐活,时不时舌尖也触及一下,她还将身上的沐浴露也涂了上来..

也就这样过了一会,杨瑜婷嘴巴就麻了,连忙吐了出来。

见自己一半都包不住,她有点不好意思,就连说的话也有些不好意思。

“表哥,我嘴麻了。这……这还是我第一次这样,之前从没有过,包括我老公。”

这番话让大壮内心满足极了,他松开了拽着她头发的手,也不管这女人的嘴到底是不是麻了,只是十分体贴了来了句:“乖啊,弟妹,再忍一会就好了。”

杨瑜婷点了点头,大壮也在安慰完这妞以后,心满意足的奋力战斗了,终于在小舌的不断刺激下,大壮释放了。

大壮觉得味道好难闻,还有点腥,杨瑜婷都想要吐出来。

可大壮却在一边说道:“不吃下去,我就把你老公喊来。”

这话还真是杨瑜婷这小婊砸的软肋。没办法,她只能吞咽着,十分费劲的把满嘴的污秽咽了下去。

看到杨瑜婷乖乖的吃了,大壮也就放心了,他穿好衣服裤子走出洗手间,发现自己的手机在客房里响个不停。

大壮没管,迅速跑到阳台,通过胡刚家的阳台窗户翻到了外面。

就在大壮翻出去之后,在房间打电话的胡刚皱了皱眉头。

自己这表哥,怎么大晚上出门还不带手机。

并且他大晚上出去,老婆又在那洗澡,这小子不会在浴室和老婆厮混吧?

想到这一点,胡刚叫自己老婆打开浴室门。

却没想到,浴室里空荡荡的,此时的老婆正在里面准备穿衣服。

她身上湿哒哒的,衣服没穿好,皮肤泛着潮红,十分吸引人,并且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条情趣小裤。

这一幕真是诱人,一般人看了肯定受不了,可胡刚却忽略了,先看浴室的其他东西。

洗澡的地方就那么大,里面大大小小的东西一眼就能看穿。

除了自己老婆的出浴美景之外,这里啥都没有。

看来,是他多心了,老婆和大壮,明明就不认识。如此看来,他们俩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表哥回来了。

此时此刻,胡刚喜出望外,马上往门口走去。而胡刚的老婆杨瑜婷还朝他抛了个媚眼,亲口说出一句,任何男性生物都无法拒绝的话语:“老公,我洗干净了在床上等你哦。”

这番话,说得有点儿让人心动!

虽然胡刚很是心动,但是此刻,见到大壮这个救星的他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就只是朝老婆的暗示点了点头。

看见大壮过来了,胡刚就像看到了救星,马上拉住了他的手。

“表哥,我有点事情找你,不知道……”

刚回来的大壮顿了顿,内心有点慌乱。有点事情找他,不会是自己和他老婆那个什么的事情暴露了吧?

难道,他这个洗澡间也和饭店的后厨一样,安了针孔摄像头?

大壮很着急,可看表弟这急切的模样和动作,也不像是他做那种事情被发现的样子。

于是他冷静了下来,压着内心的情绪朝胡刚说道:“表弟,有什么事么?”

“表哥,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关系到我的终生幸福。”

“行,你说。”

可这小子说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大壮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胡刚还神秘兮兮的拉着他往客房走。

“不是我不说啊,大壮。这事可不能给我老婆发现了,走,我们去客房。”

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还要去客房?

虽然好奇,大壮还是跟着他去了客房。只见胡刚进去之后还锁好门,多检查了几次会不会有人偷听。

看表弟如此神秘兮兮的样子,大壮十分好奇。

而他也不负期望的拉着自己,犹犹豫豫的说出一件事来。

“表哥,这事你得救我,我……我肾虚!”

这个重磅消息炸得王义无法冷静,难不成……他肾虚想要找自己借种?

可杨瑜婷那么极品的媳妇,不可能吧?

大壮皱着眉头沉声道:“你不行了?才结婚。”

谁知道这小子紧接着道:“不是我不行,是肾有点虚,可能是……你懂的。”

大壮清楚,他的德行,家里的贤良淑德,外面却是如狼似虎。

看来是玩女人玩多了,可是玩多了女人找他又能怎样?他只是一个厨师,找他没啥用啊。

就在大壮疑惑的时候,胡刚说话了。

“大壮,我找你是想先调理下身子,我只是单纯的肾有点虚。要不你别饭店做事了,在我家专门给我调理身子,我给你钱。毕竟,这事情传出去名声不好。”

那感情好啊,原本还以为这老小子找自己干什么的,原来只是想找他想调理身子。

这也不是不行,但是那个饭店,他可不能丢。

毕竟……那里后厨有着他不少秘密。

“表弟,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还要上班,如果你只是叫我调理身子,大壮没空的。”

胡刚听到这番话,当场就道:“没关系,这不算什么事。大壮,你可以长期住在我家,给我包早晚餐。至于待遇方面,我不会亏待你。”

大壮是想拒绝的,但是一想能趁这个机会把胡刚老婆搞到手,就把这事儿答应了下来。

胡刚走了,大壮在客房睡着了,回到房间的他,因为之前的劳累,不管自己老婆怎么勾引,他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杨瑜婷这骚妇因为刚才没得到满足,确实心痒难耐得很,可面对这么不中用的男人,这事只能作罢。

第二天,大壮照常去了饭店。

因为刚开年,饭店生意不怎么样,基本上没人来,因为接连败在两个女人身上,大壮也没什么精神做事。

可就在此时,一个人出现了

第二天,大壮照常去了饭店。因为刚开年,饭店生意不怎么样,基本上没人来。

但让他有点意外的是,他的那个长期床伴李小鹿居然来拜访自己了。

这李小鹿也是个有尤物,却不是大壮勾引来的。

她是有家室还有儿子的中年妇女,有次带娃吃饭,找厕所,大壮也刚好在后厨小解没有关门,让这李小鹿看到了。

于是,在她老公多次无法满足她的渴求下,两人就地发生了关系。

在那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李小鹿一进门,就走到后厨,关上后厨与餐厅隔绝的门,掀开了自己的裙子。

看到这白花花的大腿和那处的风光,大壮把她按在了后厨的桌子上。

眼前的李小鹿穿着一身超短小裙,因为在南方地区,开年都不用过冬天,也没有那臃肿的棉衣。

他一把拽下裙子,这裙子自带连体内裤。

而过来的李小鹿则是没穿小裤,她没穿小裤,大壮是想到了,但让大壮没想到是,她穿着的这裙子里还塞了个玩具。

见到这玩具之处哗啦直流的一幕,大壮马上就有反应了,他用力一拔,还听到了啵唧啵唧的水声。

眼前女人淫荡的地方完全展示在他眼前。

他把皮带一扯,裤子一脱,直接放了进去。

大壮勇猛的直闯家门口,他塞得身前这尤物心满意足,眼睛都眯了起来,嘴角还带着痴笑。

还没等大壮战斗,她的屁股就在那一前一后的扭个不停。

李小鹿还真主动啊,有一段时间没得到满足的女人就是这么可怕,大壮都怕自己给小姨子和弟妹留的被掏空。

看着眼前人这动作,简直就是个淫荡的小母狗。

她这个姿势和动作,就差没压着他女上位,一边动作一边浪叫:“老公,我要,我还要。”。

虽然李小鹿身为人母,肌肤犹如婴儿般光滑,特别是胸部因为刚生产还涨奶,柔软异常,几乎让他立马到达了顶峰。

大壮迅速的在她后面冲刺着,要说之前这女人的迎合是开胃菜,那大壮的动作与她疯狂扭动,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他的动作相当激烈,每次都带着让胸前的肉浪翻滚。

大壮动作幅度太大,李小鹿在前面直翻白眼。

“大壮……大壮,慢一点。”

叫着慢点,她身子却还因此一颤一颤的,下面反应也剧烈,把那大壮吸得紧紧的,这感觉,甚是销魂。

“大壮你太猛了,比我老公强。好舒服,你能不能慢一点,我要不行了。”

李小鹿明显受不了如此大幅度的玩弄,泛滥之处更是伸缩自如,仿佛有九曲十八弯,让人想更深处的驰骋。

身下女人求饶了,这感觉很好,但是大壮却没有任何放慢动作的想法,而是继续保持着激烈。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李小鹿的下面也早就狼狈不堪。

她脱力瘫软在饭店后厨的地上,大壮也没放过她,而是骑在这女人身上继续。

爽,真爽。

昨天没把杨瑜婷弄上手可惜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变成李小鹿这样。

大壮见她没反应了,随后发现她居然爽得晕了过去。

不过,他刚才的力气真的大么?

以往不都是这样么?

大壮继续到心满意足才放过这娘们,毕竟外头还要营业。

虽然开年没什么人来这里吃饭,但后厨的门都被李小鹿为了办事而关上了,这可不行。

要不,店里东西丢了都没人知道。

大壮把爽晕过去的李小鹿搬到了洗手间,那里应该有的东西都有,他不担心这娘们不会清理下面。

搞定李小鹿,大壮就去外面看店了。

李小鹿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没出来,可能是累了吧。

他知道这女人空虚起来多可怕,那可是休假一天都能缠着他要七八次的猛虎。

只要她不这么疯,他也乐得自在。

大概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老婆江雨竟然带着小姨子来拜访了。

李小鹿呢?怎么还没出来?

要是被老婆发现就完了。

大壮有些好奇的去看了看,发现她居然在里面不愿意出来。

“小鹿,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出来。”谁知道,李小鹿居然羞涩着说道:“大……大壮,不是我不愿意出来,实在是这太羞人了。我……我的短裙应该是咱们那个的时候,被挂坏了,坏了一道大口子,我现在出不去。”

说完,她转过身。

果然,在她清理过后的裙子上,有一条大大的裂缝,而且她没穿小裤。从这里,能完完整整的看到里面的风光。

就这一幕,别说是大壮了,就连大罗神仙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把她就地正法了。

于是,他不淡定了,直接伸手朝着她的下面探了过去…

可大壮转念一想,又将手伸了回来,自己老婆可还在这啊。

李小鹿的裙子也破了,总不能让她就这样回去吧。

就在此时,大壮想到了外面的小姨子,那晚的春宵时刻他还没忘,小姨子应该会很乐意帮他这个忙。

于是大壮便走出了厕所,对着外面的小姨子说道:“小雪,你大学同学在厕所喊你帮忙。”

江雪有些诧异,自己哪来的同学,自己今天来这里不过是因为姐姐要和自己回娘家,让大壮做司机。可一想到新婚那晚的场景,她即使很不情愿,还是走了过去。

大壮则是跑到江雨身边,殷勤的帮她倒了茶,趁她不注意迅速掏出手机给江雪发了一条信息:把你的外套给厕所里的女人,不要多嘴。别忘了那天晚上……

看着信息的江雪脸色微变,但又能怎么办呢,自己把柄在姐夫手上,只能照做。

不过一会,李小鹿就用衣服捂着臀部从厕所走了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江雪心里也不禁犯嘀咕,姐夫这是搞什么鬼?难道是外面的野花?这可不行,自己必须去告诉姐姐。

可江雪刚迈出一步,就被大壮拦住,拉到了角落里,而李小鹿也早已离开。

“那女人是谁?你怎么能对不起我姐姐!”江雪有些愤怒。

可大壮不以为然,反倒是眯着眼附到她的耳边,吐着热气:“可你不也是对不起你姐姐了吗?”

“这…”江雪一时语塞,随即愤怒羞耻的心情涌上心头,眼角已有泪花。

越是这样大壮越是兴奋,可他更希望小姨子是被他玩哭的!

于是大手灵活的钻进小姨子衣服里,自由的游走,还将胸衣的扣子揭开,隔着衣料被舔舐。

因为这个角落正是监控和视觉的盲点,所以大壮越发放肆,怀里的小姨子不断扑腾。

可她不敢喊,上次那晚自己没有抗拒,被姐姐知道了,可能姐妹也做不成了。

于是便咬着牙,想着忍忍就过去了。

本来大壮只是想小调情一下,可看见小姨子如此顺从,便有了大胆的想法。

大壮腾出另外一只手,直接将江雪的裤子带着小裤扯到了脚踝处,顺便蹲下身,细细欣赏那晚太黑没有看清的遗憾。

实在是太美了,不管是从哪方面看,都是极品的级别,而他也惊喜的发现,小姨子也有了反应。

真是极品啊,还是个处便这样放荡,如果自己做了破她身子的第一人,这女人还不会完全臣服于自己吗?

这样想着,大壮便一口含住了那幽香,也在舌尖触及的那一刻,江雪也受不了的半瘫在了地上,可嘴里还说着不要不要。

精虫上脑的大壮品尝到了如此幽香,怎能善罢甘休,直接用舌头狂扫着,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头都埋进去。

“不要…姐夫…你好棒…”

不得不说江雪的身子十分敏感,只是唇枪舌战了几分钟,便到了,搞得大壮一脸都是。

“小雪,你还真是很想姐夫呢~”

江雪身子瘫软,看见大壮将嘴边的都吃进了嘴里,心里更有满足的感觉,可表面还是愤怒的样子。

“你…无耻!”

“可姐夫是真心喜欢你,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跑不掉的。”

大壮一边帮她穿好裤子,一边嘱咐道:“等会出去你就说那女的是你大学同学,刚好在饭店,来大姨妈了你才将外套给她的,至于刚才的几分钟,你就说闹肚子了。”

收拾好两人便一起出去了。江雨有些狐疑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便问江雪去哪了,江雪按照大壮的话回答,她还是有些不信。

大壮眼看老婆越发怀疑,便打圆场:“老婆,难道你怀疑我和小姨子吗?我胡大壮本事没有,可人品还杠杠的,我要真是那种人,我婚前根本忍不住不碰你!”

还狐疑的江雨看着大壮信誓旦旦的样子,顿时就慌了,自己也不是怀疑这两个人,就是问问,没想到大壮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还将两人私事当众说了出来,便赶忙改口。

“老公,你别生气,我只是问一下,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带我和小雪回娘家一趟。”

回娘家?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大壮心里乐开了花,表面还是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了。

因为说不定,可口的小姨子就被自己吃到了…

到了第二天,三人正准备出发,可刚出门江雨就开始嚷嚷腹痛,大壮那叫一个心急,直接送到了医院。

一检查居然是阑尾炎,只能准备住院开刀。

眼见自己的计划即将落空,大壮便劝江雨,先让自己和江雪回娘家,不然不吉利。

江雪也左右为难,想留下照顾姐姐,可江雨也同意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大壮踏上了回娘家的路。

昨天晚上的事儿,江雪还历历在目,姐夫的厉害让她兴奋了一晚没睡着。

更要命的是,刚上车,大壮就在她的大腿上捏了一把。

江雪有点恶心,想开车门下去,哪想车门已经被姐夫从里面给锁上了。她扭头嘟着嘴,气冲冲瞪着大壮,大壮嘴里磕着瓜子,得意地把头扭到一边。

两人一句话都没说,直到车子驶离小镇,到了野外,大壮才边开车便问小姨子:“小雪,你觉得今天这事是不是上天在给我们创造机会阿?”

江雪的脸唰一下红得跟苹果似的。大壮瞟了一眼,就被迷住了。

小姨子是真的又清纯又漂亮,这脸根本不用化妆,哪像她姐,一张死皮脸,看上去病恹恹的,每个月都要花大壮好几百去美容院保养,结果还是两个字,难看!

“姐夫,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姐不?”

江雪觉得委屈,自己一点性经验都没有,仔细想之前的事完全就是中了姐夫的圈套。

如果自己不是亲眼看到姐姐姐夫两个人做,自己根本不会想那些事。

就算他俩做了,只要姐夫不碰自己,没那么放肆,江雪现在依然可以把大壮当成自己的亲哥哥。可现在呢?一想到自己和大壮互相舔,江雪的良心就受不了。

现在她恨大壮,更恨自己。

新婚当晚还有在饭店,大壮闹她,就应该果断拒绝的。

所以她只能这样问大壮,别的还能说什么?

大壮呢,不以为然地叹了口气说:“小雪,我也就不瞒你了,你姐根本就是个性冷淡,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么爽的事情,她根本不喜欢!”

“不喜欢,那你昨晚……不是跟她弄得好好的……”

江雪心想,姐夫会不会是找的借口。昨晚刚开始姐姐江雨确实不想做,可那也是因为由她这个妹妹在一边躺着啊?后半夜姐姐和姐夫不是很疯狂吗?

一想到大壮把那雄伟送入姐姐身体的那一幕,江雪的身体又热了。

“那是我给你姐下了药!”

大壮毫不掩饰地告诉了江雪,他都跟小姨子这关系了,也没必要隐瞒。

“你给我姐……给我姐下什么药?”

江雪被吓到了。

大壮不以为然说:“当然是催情药!没有那东西,你姐昨晚根本不让我碰。一小瓶就五百块!小雪,没有那五百块,我昨晚……洞房都没法入了。跟你姐认识这两年,我和她做过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一说到这,大壮就来气。

江雪有点同情姐夫,却又有些想不明白。

“既然你那么在乎那种事,干嘛还跟我姐结婚?”

大壮把车停在一片小树林里,扭头温柔地看着江雪,缓缓说:“那是因为我喜欢你!”

江雪就像一只惊慌的麋鹿,不敢去看姐夫的眼睛。

这时姐夫下车了,她问:“你去干嘛?”

“撒尿!”

大壮站在车前,直接把撒尿的玩意掏了出来,完事了,还故意对着江雪甩了甩。

江雪浑身燥热不安,就知道跟姐夫出来没好事。

可她并不知道,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江雪看见姐夫那玩意,昨晚那种奇妙的感觉,再次传遍全身。

看来性生活,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都有着致命的诱惑。

之前江雪只是偶尔看到偶像剧里的男女接吻,会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身体也会偶尔发热,但是私处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蠕动,恨不能把裤子拉下来,弄点什么东西进去。

大壮尿完,爬上车又摸了小姨子两把,把江雪弄得喘不过气,才开着车继续上路。

江雪的外婆家十分偏僻,而且在山顶,一路上大雾弥漫,连个鬼影都见不到。

大壮越开越欢喜,这种路上,直接把小姨子强了,没不会有人遇到。

不过,强那是渣男干的事,大壮觉得玩女人,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妹子,这地方也太偏僻了吧?还好咱们是开车!”

江雪瞥了姐夫一眼,笑问:“你色胆包天,害怕别人打劫?不过以前这条路上确实有抢劫的,把人杀了挂树上。姐夫,你怕不怕?”

“我怕啥,我就怕你被别人奸了!小雪你想想,你长得这么漂亮,还那么性感,是个男人都想睡你,要是遇到抢劫的,能放过你吗?姐夫我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真顾不上你,然后他们就把你按在地上,脱你的裤子,还用舌头疯狂舔你呢!

“姐夫,能不能别说这些了,雾大,好好开车!”

江雪不敢再看大壮,大壮呢,开着开着就把那里掏了出来。不是他想那么做,实在是小姨子太诱人,光看着就肿胀的难受。

大壮心想,新婚那晚,难道江雨是故意的?

现在和小姨子单独相处,又在荒郊野外,怎能不去胡思乱想?哪怕只是尝了她的味道,那滋味便像到达的天堂。

尤其是现在,天冷开着空调,小姨子的体香一阵阵袭来,大壮实在很煎熬。

“小雪,跟姐夫说,昨天晚上舒服吗?”

大壮那处挺翘的问小姨子。

“姐夫!你好无聊!”

“就是无聊才找点话题聊啊!小雪,我开车,你帮我摸摸好不好?摸出来就行了。不然,待会儿姐夫控制不住,真把你强了,以后怎么向你姐交代啊!”

一提到强,江雪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她知道男人精虫上脑,啥事都干得出来。

“要不你把车停下来吧!这样不安全!”

江雪妥协了,咬了咬嘴唇说。

大壮继续往前开车:“我还是开着吧!停下来怕控制不住。你摸你的,我开我的!”

大壮悠闲地抓着方向盘,雾大,路上又没车辆,大壮干脆就以二三十码的速度慢慢开着。江雪实在不想节外生枝,就伸手往姐夫那儿摸过去,还忍不住瞟了一眼。

这一眼,看得她心跳加速,姐夫那正傲然耸立,跟汽车旁边的档杆不分上下!

说真的,男人这玩意江雪片子里也见了不少,没每一个像姐夫这么好看的。

那些片子里的男人颜色泛黑,尺寸也不够,还皱巴巴的,跟大壮一比简直可爱多了好吗!

江雪有些心动,用手捏着慢慢地把玩,那种热乎乎的感觉,让她六神无主。

“姐夫,我不会,怎么弄啊!”江雪羞得把头转在一边问大壮。

大壮用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捏着小姨子的手,上下套弄了一会儿。

“就是这样,懂了吗?”

江雪尴尬地捏着,慢慢玩起来,越玩越觉得刺激,两腿间又有了反应。

这种事情,真不知道姐姐知道了会怎么想!一开始江雪是心怀内疚,可事情到了这份上以后呢,竟觉得刺激!

难怪社会上会有那么多男女偷情,只要爽,还考虑那么多干嘛?

事到如今,江雪也只能认了。

车子继续开出去半个小时,周围都是大雾弥漫的森林,雾更大了,打开雾灯能见度都不足两米,而且路还十分狭窄。

大壮知道不能再分心了,就干脆把车开到松林里的一个空地上挺着,然后把火熄了,伸手过去抱小姨子。

江雪被吓住了,以为姐夫要强她,就大叫一声:“姐夫,你干嘛?”

“不干嘛!小雪,你不觉得这地方风景很好吗?”

江雪往车窗外一看,周围全是古松,松间云雾缭绕,真有些像人间仙境。此情此景,江雪哪有不动情的,就温柔地趴在了姐夫的身上,呢喃说:“姐夫,咱们这样,以后该怎么办?”

大壮把小姨子的头往那处挪进了点,热腾腾的那处在她娇嫩的脸上蹭着,手也轻轻抚摸她乌黑亮丽的秀发说:“不用担心,你姐现在还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有能怎样?谁让她是性冷淡?大不了我跟她离了,等她嫁给别人,我再来娶你。”

江雪听着那话,有些心跳加速,手上也无比迷恋的把玩。

事到如今,她也不想再矜持了。

江雪知道大壮的性格,有股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蛮劲。不然新婚晚上的事情都过去了,今天怎么还缠着她不放?反正自己心里也有姐夫,干脆……

江雪不敢再往下想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坏!

大壮的手顺着小姨子的头发,一直划入了胸前的沟壑,熟练的揭开扣子,把玩着柔软,白天亲热和晚上亲热的感觉,还真不一样。

新婚大壮是有一种偷奸的刺激,现在却变成了偷情。

主要是白天看着小姨子,比较有真实感。

比如那晚,自己虽然已经抵达小姨子对的家门口,但是大壮今早起床的时候,仍然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总觉得有些不真实。特别是看见小姨子的那一瞬间,他真不敢相信。

“那天晚上的人,真的是小姨子吗?”

大壮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小姨子被人掉包了。

所以现在,他必须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小姨子拥有了!

“小雪!帮姐夫舔舔!”

大壮摸了摸江雪玲珑的耳垂,然后按住她的头,感受热腾腾的某处。

江雪知道在劫难逃,知道张开那张饥渴的小嘴,一下子把姐夫的东西给吞下!

“好热!好舒服啊!”

大壮捧着小姨子的头,屁股轻轻动了动..

江雪现在觉得自己快疯了!

平时连男人那地方都不敢瞄一眼,现在居然用手帮姐夫摸,还用嘴舔。

这种东西,可是用来撒尿的啊!如果换做以前,突然跑一个男人出来,对江雪说:“你帮我舔!”江雪一定会以为这人是神经病,把他告上法庭!

可现在,江雪突然感觉到这种事情是如此的奇妙!

明知道这玩意是用来尿的,仍然有一种想要舔它吃它的冲动。

大壮看着自己的那里被小姨子温柔地吻着,舒服得嘘嘘叫,身子不停地动着,慢慢将那里从小姨子的嘴里送入。

江雪起先还有点羞涩,只是试探性地吻了两下,慢慢地,感觉这东西一点都不难吃,很快就主动起来了,用舌头不断刺激最上面。

被舔的大壮实在受不了,不断用两只手将小姨子的柔软捏出各种形状。

这一下下的抓捏,弄得江雪饥肠辘辘,一下子把大壮的玩意直接吞到喉咙里。

大壮的顶着小姨子湿滑炙热的喉咙眼,兴奋得差点晕过去。

“宝贝!好舒服!就这样,嗷……”

大壮死死压着小姨子的头,不想让她直起来。

江雪第一次被男人强制,差点窒息,憋得浑身热血沸腾。

当大壮从她的红唇里抽出时,她浑身酥软,一下子趴在了姐夫的怀里,大半天没动静。

大壮吓到了,伸手拍了拍小姨子绯红的脸蛋,江雪才从陶醉中醒过来。

“姐夫!大壮哥……我……我这是在哪?”

大壮吻了吻小姨子湿漉漉的嘴唇,温柔地对她说:“咱们在去外婆家的路上,舒服吗?舒服的话,我们到后座去玩!这里不好动!”

大壮自己先下车,又把副驾驶的门打开。江雪红着脸,不好意思下去。即便想下去,身上也没什么力气了。大壮于是伸手抱着小姨子,直接扔在了后座上。

江雪羞得把脸捂着,大壮假装到前面关门,随便把形成记录仪反过来。

小姨子蒙着脸,根本不知道大壮在偷拍。

这么刺激的事情,不记录下来,实在太可惜!

大壮关了车门,饥渴地扑倒了江雪身上。两人躺在后座,立即干柴烈火,如胶似漆。

当初大壮买这车的时候,很多人不解,问他干嘛花十几万买辆国产车,而且油耗还那么高,都跟吉普牧马人差不多的油耗了,大壮笑而不语。

那些家伙哪里知道,大壮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他买这辆越野车,就是为了方便在上面搞女人,车震!

可不,现在如果是辆轿车,大壮这么大的个子,哪里方便操作啊!他一边疯狂地脱小姨子的裤子,一边吻她。很快,小姨子的下身就赤裸裸地暴露在大壮面前了。

“妹子,让姐夫教你玩玩69式吧!”

大壮脱了自己的裤子,背对着小姨子爬过来。

江雪当然不知道什么是69式,正好奇,姐夫就倒挂金钩垂下来,最上面顶着她的红唇。江雪本能地张开嘴把姐夫的雄伟含住。

这才吃着姐夫的宝贝,突然就感觉一根舌头钻进了她的体内。

“姐夫!好舒服……”

江雪终于好不羞涩地呻吟起来。

大壮趴在小姨子的两腿之间,一边欣赏着她的风景,一边手指逗弄,引得江雪娇躯不断颤抖。

他用手指顺着小姨子的轨道往里面探,那种湿热嫩滑的感觉,让大壮无比迷恋。他真想这辈子就这样,趴在小姨子的两腿间不下来了。

当大壮的手指进入江雪后,她十分紧张,用力捏了一下大壮的活儿。

“姐夫,不能用手,有细菌!”江雪喊。

大壮听到以后,觉得处女果然爱惜自己的身体,难怪保养得那么好,一点怪味也没有,于是把手指退出来,轻轻掰开,往里面看。

“小雪,你真还是个处女啊!”大壮故意问。

江雪不好意思地回答:“姐夫把人家当什么了,没有男朋友不是处女是啥?”

“那我还是轻点。省的你疼”

“姐夫你真好。”

大壮爬下去舔了一下,江雪被姐夫撩拨受不了,也尽情的用嘴感受大壮的温度。两人相互安慰了一阵,都已经到达了忍耐的极限。

“小妹,你躺着,姐夫弄你!”

大壮受不了,江雪也受不了,于是岔开了两腿,大壮压在她的身上,扶着那里就要战斗。

白天和晚上真不同,那次大壮顶了小姨子大半天,都没有真正切切地感受到她的美好,现在大壮就眼睁睁地盯着两人结合之处的活动。

“好舒服!小雪,你舒服吗?”

大壮的尺寸是真的大,只是浅浅进去,就塞得满满,水花四溅。

江雪那里弹性很好,大壮早就被她夹得紧紧的。

“姐夫,好痒!别把我膜破了!”

“好!一定不弄破!”

大壮把腰身又是一挺,没入的部分变化还不是很明显,只觉得那处充血的爆炸感,快让他难受死了,只能慢慢前进。

“还能进去一点吗?姐夫好难受!”

江雪很紧张,用手顶着姐夫的小腹,但是没有昨天晚上那种疼痛的感觉了,就点了点头。

大壮准备加大力道想冲破那屏障…

大壮轻轻挤压,只听滋溜一声,直接没入了那湿润之处。

真的进去了!大壮感受着小姨子身体的炙热,还想在那层屏障前多停留一会。

他没想到小姨子的屏障居然这么深!自己的那里也没入了大半。

也许是因为小姨子生的饱满,还能完全将大壮包裹住,跟自己玩过的处子相比,其他的不但屏障很薄,轨道也短,自己每次稍微一用力就到达了顶点,没有任何快感。

大壮觉得,自己和小姨子的第一次还是应该有仪式感,低头便吻住了小姨子胸前的饱满,使劲吸允,留下了暧昧的吻痕。

“小雪,姐夫要你一辈子记住姐夫。”说完,大壮又吻住了那娇艳的嘴唇,一时间,唇齿交缠,难舍难分。

小姨子可是第一次,如果不温柔点,真怕她疼哭。

于是过了好一会,大壮才准备完全送入其中。

就在大壮挺直腰杆,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江雪的电话响了。

“姐夫,等一下!”

江雪翻身坐在一边,那处也因为她的动作滑了出来。

“小雪,你们到哪儿了?怎么还没到外婆家呢?外婆打电话来,说站在门口等大半天了额!”江雨用责怪的口吻问江雪。

江雪听到姐姐的声音,吓得想法都没了,大壮也被吓一跳。

等挂了电话,江雪伸手把裤子拉上。

大壮想继续都没希望了。

“反正小姨子已经是胯下之物,都到这份上了,以后在慢慢玩吧”

大壮心里想着,这两天家里有事,把小姨子破了的话,小姨子走路啥的,会不会被江雨看出端倪。主要是大壮刚才试探性的顶了一下,发现那层屏障也很厚。

这种一旦破开,至少两三天走路像个瘸子那样。

大壮再怎么色胆包天,也不想在新婚期就得罪江雨。

对于江雨,他以后还有更好的安排,比如说,慢慢诱惑她,做她的思想工作,以后把小姨子和她一起调教,一起玩!

这么想,大壮就拉上裤子,吻了吻小姨子,算是安慰她。

两人继续把车子往松林里开,准备去接外婆。

江雨在娘家这边呢,心事重重,一点都不踏实。

她不是傻子,昨天晚上虽然不知道大壮和小姨子在自己身边亲热的事情,但是有件事让她十分疑惑,那就是作为性冷淡的她,为什么会突然和大壮疯狂起来。

而且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

“明明知道妹妹就在身边,为什么还要跟老公做那种事?”

江雨是老师,这种龌龊的事情她怎么干得出来啊?她是不知道江雪和大壮后面的事情,但是她和老公做的时候,她还是知道的,身体完全不由自主……

直到大壮带着妹妹江雪去接外婆,她在婚房里面找身份证办理住院,才发现大壮藏在抽屉里的乖乖水包装,上面的那些令人害臊的马上让她联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的疯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348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