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师傅把我按出了水:当我面做怎么办

 王芳趴在床上,老公王刚则在她身后不断动作着。感觉到老公的激情,王芳配合地娇喘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表哥刘海超健壮的身体,和尺寸惊人的那处……

要是跟那个东西弄在一起,那该有多刺激?

这么想着,王芳的叫喊声比刚才还要热情几分,气氛热烈的程度是结婚这么久以来都少有的。

那个表哥,人长得不怎么样,年纪又大,也没什么文化……就是没想到身体那么壮实,而且那东西那么大……

表弟夫妻俩今晚比较刺激,想着隔壁表哥已经睡了,所以没人去检查房门有没有关紧。刘海超眼睛眯上没一会儿,被一股尿意憋醒了。

他赶紧起身出去,像方便一下。

没想到一开门,就是一声女人的娇喘:

“嗯……老公……你好厉害……”

 文学

刘海超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这一声娇喘的声音很熟悉——就是自己那个美貌又高傲的弟媳,王芳发出来的。

没想到外表这么强势,脾气也很暴躁的弟媳,在床上的叫声竟然这么勾人。

刘海超看了眼那道虚掩的房门,鬼使神差的,他偷偷凑了过去。

“老公……啊嗯,我到了,老公!”

靠近之后,弟媳娇喘的声音更加明显,透过门缝,刘海超看到浑身赤裸的弟媳趴在床上,挺翘的臀部高高撅起,形成一个诱惑的曲线。

弟弟王军则在她身后抱住她的臀部狠狠弄着,活动一下,王芳就要娇喘一声。

王芳脸色酡红眼神迷离,表情既是痛苦又是愉悦,看得刘海超下身发胀!

“老公,爱你——快快快,就是那里……啊!”

跪趴在床上的王芳一边叫着,一边扭着她性感的臀部,她这副放纵的样子只要是个男人就恨不得把这个发骚的女人弄死!

在真人现场的刺激之下,刘海超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往自己的下半身伸去,握住了自己精神得不行的小兄弟。

其实原本他对于这个年轻貌美的弟媳一直是有些怕的,可是看到她在男人身子底下放荡的样子,刘海超那点怕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想尝一把这个骚女人的美妙滋味……

可惜没弄几下,王芳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弱,哼哼两声以后有些遗憾和失落地问:“你已经完了?”

“嗯。”

表弟王刚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是觉得没有满足自己这个娇美的妻子,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王芳叹了口气,教育道:“知道你开出租不容易,长期久坐又熬夜影响身体……但你可真得好好养养了,这才二十几岁就这样,过几年我不是得守活寡?”

“唉,听说有些药的效果还不错,要不,我给你弄几颗回来试试?”

王芳说着,好像还认真开始思考了起来。

“行了!我去冲个澡!”表弟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抓了抓头发就准备下床。

刘海超立马屏息,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

重新躺下,刘海超还憋着尿也睡不着,听着外面的动静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想着。表弟王刚跟他算是一块儿长大的两兄弟,从小到大吃的玩的也就是大同小异那几样,身体应该是差不多……就是没想到表弟那里竟然不行,看样子久坐还真是害人。

这么年轻就这么快,弟媳又是个极品美女,看着就不安分……表弟恐怕是脱不了绿帽的结局了。

话又说回来,既然一定要戴帽,还不如就戴给自己这个做表哥的。不是有句老话怎么说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着弟媳王芳年轻靓丽的身子,又想到少妇黄诗雅,刘海超忍不住在心中把两人稍稍比较,分别打了个分。

弟媳确实是青春活力,上围大概有D,皮肤不是特别白,胜在健康自然。性格稍微强势一些,更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欲,而且床上也放得开……大概有8分吧。

少妇黄诗雅则是成熟性感挂,上围据他的手实测估计得有E以上,皮肤那是白嫩得不像话手感也跟嫩豆腐似的,一看就花了重金在保养方面。性格相比之下就更加顺从,而且充满了人妻得成熟韵味,这重岁月沉淀的魅力,不是一般年轻女孩能比的。

想着黄诗雅傲人的身姿,刘海超默默给出了9分的高分。

真是个彻底的极品女!刘海超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都是发现猎物的兴奋光芒。

就在这时,旁边的手机亮了,是黄诗雅的回信:“你还想干什么!?我老公明晚就回来了,你死了这条心吧!上次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你要再来纠缠我,大不了我们争个鱼死网破!!”

看到这条信息,刘海超也有些犹豫。

他本意确实就是寻找刺激和快乐,这事如果爆出去,黄诗雅的家得散,自己估计也得留个案底,对大家都没好处……

要是能让这位少妇顺从接受,那这事就好办了——不能逼得太紧,若是既能让她把这事瞒住,又能喜欢上这个欢愉的滋味,两人一起偷腥,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刘海超决定先缓一缓,提起一些比较刺激的话:“美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上次你不是也很爽吗?最后叫得天花板都要塌了,还说你不舒服?”

“你老公回不回来我不知道,反正你明天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上次去你卧室的时候,看到你和你老公的婚纱照了,你们还挺般配的。”

“我这次要是去,就把你按在你们的婚纱照面前,不知道你会不会更兴奋?会不会觉得当着自己老公面和别的男人搞,更刺激?”

刘海超发完信息就把手机仍在一旁,幻想着自己描述的那种情景,恨不得现在就按住那个美艳的少妇狠狠玩弄。

上次主要是心虚没经验,弄了一次以后就直接离开了……不然以刘海超的技术,和这些年看岛国小电影的经验,他手上的那些花样应该早就能把这个少妇弄得欲仙欲死,再也离不开他。

这时候还不是很晚,黄诗雅照旧在客厅沙发上窝着看电视,楼上的冯子红也下来找她串门聊天。

两个少妇平日里也没什么其他朋友,生活无聊得很,唯一的乐趣也就是坐在一起聊聊八卦,以及那方面的爽快事了。

当冯子红第N次跟黄诗雅说了半天话,这小妮子不止没反应,还不时看着自己的手机时,黄诗雅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试探地问道:“诗雅,跟谁聊天呢?是不是你老公回来了,小别胜新婚?看你这副春光满面地样子哟,跟发情了似的。”

“是不是太久没有尝过男人味道,忍不住了?唉,别害羞嘛,不瞒你说,我们公司最近来了好几个小伙子,你不知道他们看我身体的那个眼神……我真是腿都软了!”

冯子红是个普通公司的小白领,经常带新人。平日里装得清高,一副教导主任的架势,其实脑子里想得都是怎么和这些个男人滚到床上去的事!

黄诗雅正被刘海超的话搞得心烦意乱,那个送外卖的发来的短信那么露骨,她一边觉得恶心,可是又不由自主的去想象那个画面。如果真的在和老公的结婚照面前,被那个粗鲁的外面员狠狠玩弄……背德的一幕让黄诗雅感觉呼吸困难,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屈辱的一幕,我却感觉有点兴奋?

至于冯子红的追问,黄诗雅已经分不出精力去理会,只能胡乱点点头,搪塞道:“不是老公啦,只是跟一个朋友随便聊聊。”

看着黄诗雅羞红的面颊和闪躲的眼神,冯子红的心里早就有了几分数,笑着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我刚才不是带了葡萄来吗?据说好吃的很,要不咱们尝尝?”

说着,冯子红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那袋子水果,里面的葡萄紫红紫红的,颗颗饱满,一看就特别甜。

黄诗雅原本就心如乱麻,这时候有了脱离这个暧昧话题的契机她怎么会不接?立马起身捧着水果,冲冯子红道:“一看就很好吃,子红姐你先坐,我去洗洗。”

看着黄诗雅纤细高挑的背影进了厨房,冯子红眼中精光一闪,悄悄拿起了黄诗雅的手机。

厨房里正在清洗葡萄的黄诗雅心里烦躁不已,觉得那个送外卖的胆子实在太大了,做的事也太过分。可是现在自己还有把柄在他手上,又不得不听他的……

想到那男人拍的那些一看就是事后的照片,黄诗雅羞愤欲死,她就是死也不愿意自己这样子被公布在大庭广众之下。

要怎么把那些照片删了呢?黄诗雅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黄诗雅才把洗好的葡萄端了出来,跟冯子红分食。可是刚刚还说着要尝尝葡萄的红姐没吃几口,就推说自己家里还有事,快步离开了。

好在黄诗雅心里装着其他大事,也没发现红姐的异常。

刘海超半天没等到美少妇的回复,欲火难耐的同时也暗骂这少妇装清高,暗自发誓明天要好好玩弄这个少妇,撕掉她的假面具!

半梦半醒之间,刘海超收到一条消息:“你好,我是黄诗雅楼上的住户,冯子红。”

冯子红?

刘海超脑子已经开始犯浑,他只知道这冯子红也是个美少妇,住在黄诗雅家楼上……胸前那两团虽然没有黄思雅可观,但也是丰润圆滑,一看就是饥渴类型的女人。

只是这少妇为什么会主动给自己发信息?

思来想去,刘海超也只想出这位红姐想订个餐让自己帮她送,当下回复道:“您好,请问需要什么餐?明天八点以后可以给您送到。”

撑着回复完这条消息,刘海超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异常沉重,只差一点就能进入梦乡。

然而随着“叮咚”一声,新消息送达,刘海超下意识瞄了一眼。

“卧槽?”

只这一眼,直接让刘海超的睡意跑了个干净,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来自冯子红的短信内容赫然是:“订餐?也对,你是不是趁着订餐的机会,跟黄诗雅那个骚女人滚一起了?”

“睡这么早,是被榨干了?看你挺壮实的,黄诗雅有那么饥渴吗?”

刘海超背后冷汗直冒,心里只有几个大写加粗的大字:大事不妙!

他和黄诗雅这事要的就是隐秘,原本黄诗雅一个不小心把他举报就玩完,现在还被第三个人直到,那出事的概率可是成倍增加!

深呼吸几口,刘海超发抖的手指回道:“呵呵,红姐这是什么话?要是没其他事,我就先睡了。”

回完短信,刘海超把手机一放,惴惴不安地想:也不知道这女人从哪里得的消息……看黄诗雅那软弱的样子,也不像是会把这事跟其他人说的啊?

这时他还不知道,冯子红已经偷看了他和黄诗雅的短信。

而高档小区里,黄诗雅楼上,冯子红站在阳台上,穿着一套上下分开的居家服。

居家服属于丝绸质地,胸前有两处细小的凸起,胸口开叉极深,完全露出了她充满成熟韵味的沟渠。下身则同样是丝绸质地的短裤,只是这短裤的裤腿极大,只要微小的动作就完全遮不住她圆润的臀部曲线。

冯子红看着来自那个外卖员的回信微微一笑,言语更加露骨:“噢?我刚才还看你给她发短信,要她穿上丝袜高跟鞋去找你,你们要去寻刺激嘛?”

“别不好意思啊,说说嘛,你准备怎么玩儿她?”

冯子红的老公正好冲完澡来找她,一眼就看到自己美貌的妻子冲着手机笑得魅惑温柔,面上都带了一些潮红,一看就是在撩骚。

只要看一眼,他心里就憋闷的难受!可是没有办法,谁让他是个萎的?

其实冯子红的老公杨建军条件很不错,长得高大又帅气,学历也高收入还行,除了那里不行以外,简直没有任何缺点!

然而就这么一点,对一个男人来说,就是致命的!

晚上抱着身材火辣,早已熟睡的妻子,杨建军陷入了沉思。

而手机的另一边,刘海超第一百零一次打开跟冯子红的聊天界面,看着还是没有音讯的对话框心里相当忐忑。

这冯子红到底是怎么想的?真要让自己去坐牢吗?

第二天一早,刘海超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起床,准备洗漱,正巧撞见正在刷牙的弟媳王芳。

两个人对视的瞬间,王芳的俏脸刷的红了……毕竟昨晚在浴室还发生了那样尴尬的事!害羞的同时,她的眼睛又忍不住上下打量着表哥健壮的身体,尤其是裤裆的那处……

“早啊表哥,上班去?”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平时对刘海超根本没个好脸色的王芳竟然主动跟刘海超打了个招呼。

刘海超简直受宠若惊,赶紧抬头回道:“是啊,趁着现在天气凉快,多送几单。”

“噢……”王芳点点头,继续洗自己的。

刘海超看着身边的弟媳,身上是清凉的吊带短裤,每一处都紧紧崩在身上,把她曼妙的曲线勾勒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那笔直又略带肉感得蜜大腿,以及看起来手感一级棒的蜜桃臀……刘海超的眼神不断在那附近游移。

炙热的视线炙烤着王芳,王芳面上一红,暗骂这表哥太色。

可是身体却是诚实的,又把自己诱人的臀部翘高了一些。

刘海超意味深长地看了弟媳一眼,匆匆离开了家里。

听着大门“砰”一声关过来的声音,王芳忍不住开始琢磨。

这个老公的远方表哥,这么久没有媳妇,看着也不像是要出去找小姐的类型,这么多年应该是憋坏了吧?

那他实在想的时候,是不是自己用手?自己用手的时候,想的会是……

唉!我想什么呢!?

王芳暗骂自己一句,赶紧给自己烧红的脸上扑了点凉水。把那些荒诞的场面抛到脑后。

刘海超今天出工早,已经接了好几单,最后一单的送货地址又是黄诗雅的小区。

看着这小区熟悉的一草一木,刘海超忍不住想,今天是周六了,那个风骚少妇黄诗雅应该不上班了吧?既然如此还不回自己的信息……呵呵,看我不“收拾收拾”你!

这么想着,刘海超走进了黄诗雅所在的楼道。

自从上次跟黄诗雅来过一次以后,他已经对女人美妙的感觉上了瘾!尤其是昨天见过弟媳的风骚样子,还被那双柔嫩的小手弄了那么几下……刘海超现在早就忍不住了!

提着外卖,刘海超满怀期待地敲响了黄诗雅家的大门:“您好,您的外卖到了,麻烦出来拿一下。”

看着紧闭的大门,刘海超忍不住开始幻想黄诗雅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来给他开门……是那件吊带睡裙吗?又或者裹得严严实实,丝毫不露出她诱人的躯体……

无论那种情况,只要想到黄诗雅那张俏脸,他就感觉有股欲望在自己身体里奔涌。

脚步声由远及近,刘海超呼吸都变得沉重。

门“喀拉”一声被打开了,刘海超心里的期待也被调到了最高,下一刻,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跟着是一道沉稳的男声:“你好,什么事?”

刘海超整个人瞬间僵硬!

面前的人长得倒是很白净,看长相就有种斯斯文文的感觉,只是身形有些消瘦,而且皮肤也有点过白——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少妇黄诗雅的老公赵凯,出差回来了!

刚还抱着那种不可描述心思的刘海超顿时心虚,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赶紧道:“噢,我是送外卖的,请问是黄小姐家吗?你们的餐到了。”

“我老婆点外卖了?”赵凯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伸手想接过外卖:“噢,那你给我吧,辛苦了。”

刘海超下意识地地后退半步,外卖错开了男人的手。

面对男人惊讶的表情,刘海超满头冷汗,打了个哈哈:“不好意思啊帅哥,我们这边新规定,必须本人出来拿不然扣工资,你看能不能让美女自己出来拿一下?”

刘海超说完,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那里会有这种规定?自己情急之下,竟然胡诌得这么假!

刘海超啊刘海超,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色字头上一把刀,人家老公还在这呢,你就不能消停点?

“是吗?”赵凯倒是没表现出什么异常,转身冲里面喊,“老婆,你点的外卖到了,你出来拿一下!”

屋里原本不准备出声的黄诗雅被这么喊了一声,顿时吓得抖了抖,一张小脸惨白惨白。

早在刘海超敲响她家大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那个粗鲁的外卖员竟然真的来了!还在门口跟自己老公交流……老公还让我出去!?

这尴尬的场面让黄诗雅气都喘不匀了,可老公看她不应,还多喊了她几声,黄诗雅就只能强装镇定,慢吞吞地从卧室里挪出来,假笑道:“什么事啊老公?”

两个男人地视线一起投过来的瞬间,黄诗雅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砰砰乱跳!

看着那个黑又壮实的男人,黄诗雅只能假意配合地接过外卖:“噢,外卖啊,可能是我点的……辛苦你了。

飞快地接过外卖,黄诗雅只想赶紧关门。

可刘海超一下子推住了即将关上的大门,大声问:“对了美女,昨天那个外卖你说有问题给了差评,我不是说今天上门确认以后就把钱退给你吗?外卖在哪呢?”

黄诗雅急得快哭了,可是又不能被老公发现异常,只能顺着他的话回:“这事你不说我都忘了,东西在厨房呢,你过来看看吧。”

刘海超点点头,跟着黄诗雅进了他们家的厨房,而黄诗雅的老公赵凯倒是丝毫没有怀疑,回客厅看电视去了。

黄诗雅家的厨房与客厅是一个死角,当两人一起踏入厨房的瞬间,黄诗雅和刘海超都是双双松了口气。

一口气喘匀,刘海超这才有心思去打量这位美艳的少妇,黄诗雅今天穿得非常知性,格子衬衫配上白色一步裙,裙子的侧面开叉几乎到了大腿根,看着相当有女人味。

看来昨天短信里,少妇说老公回来的话倒不是威胁,而是真的了。

自己也真是精虫上了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也是自己多年没吃过肉味,乍一下开荤,把自己给弄魔怔了。

不管怎么说,戏还是要演全套的,一进厨房,刘海超就假意问道:“美女,那份要退钱的外卖在哪?”

黄诗雅紧张得整个人都在抖,她根本没有点过外卖,哪知道外卖在哪啊!?

“额……就这里师傅,你看看吧。”

黄诗雅觉得这简直在考验自己的演技,干巴巴道。

她话音刚落,刘海超已经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手也从裙子侧面的开叉里头摸了进去!

一边摸,一边嘴上还说着:“美女,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看你这儿,没什么问题啊!”

黄诗雅差点惊叫出声!

反应过来的同时她瞬间捂紧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被在客厅看电视的老公听到一丝异样的声音!

刘海超粗糙的手指在美少妇的两腿之间不停摩擦,他一脸坏笑地小声道:“该你回答了,你也不想被你老公发现吧?”

恐惧占据了黄诗雅的整个大脑,她只能顺着刘海超的意愿,放开捂住嘴巴的手答道:“怎么会没问题?师傅你好好看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384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