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农村的糙汉文古代:玩弄奶水人妻

    小时候父母工作很忙,我是奶奶带大的。也只有过年,一家人才能安安稳稳的在一块待上几天。

      小时候,过年,真是一件让人期待的事———-大人们把好吃的都攒到过年才拿出来,有新衣服穿,可以放鞭炮,还不用被催促写作业……到了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围着圆桌拿出扑克来玩。因为奶奶喜欢,哦,好像爸爸更喜欢!我和姐姐当然也喜欢,因为过年的时候玩扑克是赢钱的,虽然只是些毛票,但是对于孩子开讲,也是很难得的,当然,我们也许在意的更是赢到钱之后的快乐,至于是否过后被大人用各种理由再要回去,也是无所谓的。妈妈从不喜欢玩,但是会坐在炕头织毛衣,一边织一边还会调侃:这大人带着孩子赌博呢!每每这个时候,爸爸都会笑吟吟地说:过年了,都乐呵乐呵!目光也像炉子里的火一样,把屋子都烤的暖烘烘的!

      我上高中的时候,奶奶去世了,一家人再也没有围着桌子打过扑克了。一家人都开始各忙各的,都想不起玩扑克了。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爸爸……奶奶离开对于爸爸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偏又是那几年国家经济改革,爸爸所在的重工业企业倒闭,老爸下岗了!爸爸是个老实的知识分子,人到中年没了工作,一下子好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爸爸被生活压的眉头再没舒展过,慈爱的目光也开始满是忧愁。生活的重担让他放下了所有的矜持,看大门,打更,扫马路……起早贪黑拿着那微薄的收入,因为肩上有那沉甸甸的担子。

    这样好多年过去了,爸爸终于到了退休的年级,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退休金,我也工作了。老爸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我一放假,他就很开心,讨好般的和我说:玩一会儿扑克吧?

 文学

又拍拍自己的裤兜:刚领的工资,有本事你就赢去!

我一听,也来了精神:好哇,输了别耍赖!

老爸眼睛一亮,目光里满是欣喜,嘴里不服输的说:哼,就怕赢哭了你!

我们嘻嘻哈哈的摆开架势。老妈一向不喜欢我们玩扑克,每到这个时候都回训斥爸爸没正事,老爸总是用献媚的眼神看着老妈:就玩一会,就玩一会!

      又过了几年,我结婚了,是远嫁。有了孩子,一年或几年才回一次家!一家人无比珍惜我回娘家的日子。爸妈也是绞尽脑汁的准备我爱吃的东西。稍有闲暇,老爸就变出一副新扑克,故做神秘的朝我眨眨眼睛,悄悄地说:我可准备了好多钱呢,看你有没有本事拿去!我也来了兴致,马上投入战斗。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爸玩扑克的水平每况愈下,每次都是输多赢少。不过,输了钱也毫不在意我嘲弄的调侃,保持一个倨傲的神态,装的如常胜将军一样,目光从我头顶掠过,嘴里念念有词: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这逢赌必输的人,哪里来的自信!

      近年,我回娘家的次数勤了,也尽可能多呆些日子,因为感觉父亲老了!他对于一切都索然无味,但是我总要缠着他打一打扑克,因为这时候他的眼睛会一亮。其实我也是借机会哄他高兴,陪他多说说话。可每次玩不了多长时间,就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疲惫,那目光略有浑浊,是一个老人疲惫与无奈,于是我就假装有事要做,和他说:爸,你去躺会,等我忙完了叫你。老爸抬起浑浊的眼睛:好,好,你去忙,你去忙!他起身,我一愣,怎么,老爸似乎比我还矮了?他的背怎么这么驼了?健硕的身体如今单薄又枯瘦,背影满是孤寂落寞…

    两年过去了,我再没有碰过扑克!爸爸两年前心脏病突发去世了!我回去的时候他的眼睛闭上了,再也没有睁开!或明亮或浑浊都不会再看我一眼了。明明半个月前我才从娘家回来,那天他还像小时候一样拉着我的手带我过马路,虽然他的腿脚不太灵便了,眼神也不太好使了,可他还是在路边左右张望,把我的手攥得紧紧的,拉着我迈出一大步大声的说:快走!好像我还是那个不会过马路的孩子。而今我却和爸爸阴阳两隔,只给我留下无尽的思念,我总是会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梦见他,我想是因为他一样也牵挂着我,梦里我总是想拼命地依偎着他,看看他,想看清他注视我的眼神,可梦中除了酸楚却怎么也看不清那让我感觉温暖的目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676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