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度陈仓老赵 秋千上做:唔快我还要

“我又打不过他。”敏敏说着,语气忽然软了下来,一副可怜状的看着我,“他那么怕你,你就帮我出了这口气呗。”这一下就让我有些为难了,现在陈威正帮我办事呢,我这时候找他麻烦,不是寒了人心嘛。“这个恐怕不行。”敏敏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那岂不是白让你干了!”我双手一摊作无奈状:“就算是第一次有强迫的成分,这一次可是你主动来勾引我的。”她看了看我,视线缓缓向下,看着我的大宝贝,似乎十分挣扎。片刻之后,她烦躁的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这笔账我自己找他算了。”摩天轮落地,乐乐在下面已经等候多时,等我们一出来,立马过来拉住我,远离敏敏几步。“你们在上面没做什么吧?”乐乐警惕的看着敏敏,极为不信任。敏敏只是笑了笑,然后直接无视了她:“以后有空记得联系我哦,我就先走了。”说完,她也不再迟疑,干脆的走了。只剩下乐乐,用十分怀疑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盯得我心里一阵发毛。她凑过来,审讯一般问我:“你们在上面,没发生什么吧?”我一副诚实的样子:“没有啊,就是看看风景。”

 文学

乐乐就算是再怀疑,她也没有证据,也只能做罢。只不过,后面她也没了继续玩的兴趣,我俩没待多久,我就送她回去了。我之后去工地看了看,有龙五他们守着,倒也没再出什么事。晚上的时候,陈威给我打电话来了。“王哥,吃了吗?”我懒得跟他客套,直接问到:“找我有什么事?”“王哥就是王哥,我一开口就知道有事了啊。”陈威讪笑两声,这才说到,“是这样,工厂这边出了点事。”“就是那个最大的工厂,今天我的人冲突比较激烈,那个……他们,他们动手了,还比较严重。”“什么?”我有些生气,“我不是说了不许动手吗?这下把柄落人手里,再想堵工厂就不行了。”那边陈威也知道把事情办砸了,连忙解释到:“王哥你先别生气,出事的也只有这一个工厂,其他地方都没问题。”“现在他手里还能运作的工厂就这么一个,工期肯定不够的。”我其实没真想把张富搞得多惨,就只是单纯想出口气,现在这样勉强也行吧。“那你们现在?”“还在这边呢,里面工人都还没走,我担心他们晚上可能要继续上班。”我想了想,继续问到:“到底怎么动的手,你仔细给我说一下。”“好。”陈威慢慢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了,原来是他的人本来都已经成功了,只是后来那个工厂突然又来了另外一拨混子。这帮人明显是张富派人来的,目的性很强,和陈威的人说了没两句直接就动手了。两帮人一打起来,工厂的人马上报了警,最后所有人都让抓到警察局喝茶去了。后面陈威又调了几个人过去,但是张富又叫了人过来。简单来说,就是张富花钱找人来同归于尽了,只要打起来,全让警察以聚众斗殴的名头抓走了。这种办法不可能长久,但是至少是能让工厂继续运作的最快办法。这么干,张富掏的钱恐怕不少,也算是有些狗急跳墙了。我想了好久,这才嘱托到:“那就这样吧,那个工厂就先别管了。”陈威连忙答应:“好。不过我还担心一个问题。只让一个工厂正常运作,他的这个项目应该也是不够的,见到这招有效之后,他很可能用同样的方法来救其他的工厂的,这怎么办?”我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开口:“这好办,你们就看着点,他派的人一来,你们就躲着,等他的人一走,你们再出来。”“那要是那些人就守着不走了呢?”“那就派一个人去同归于尽呗。”陈威那边沉默了好一阵:“王哥,这也太壮烈了吧,真不把我的人当人啊。”“加钱!”“王哥你放心,这活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陈威再三保证,这才挂了电话。我心里忍不住骂了几句,这陈威真是个没脸没皮见钱眼开的主,还说我不把他的人当人?一听我要加钱,答应得比谁都快,我看是他不把自己的人当人吧。从工地回家,一打开门冷冷清清的,我不禁喊了一声。“儿子,李茹,你们都不在吗?”隔了一会,才从卧室传出点声音来。“爸,你回来了?”这声音有气无力的,我不禁走到里面去,一开门,直接见到李茹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只是脸上依稀还有些泪痕。“你怎么哭了?”我忙坐过去,关心的问到。李茹,一看到我,眼泪顿时决堤了,好像要把心里的委屈都吐出来一样。“爸,我都快三十了,就想要个孩子,这有错吗!”我轻轻的抱住她,安慰到:“你当然没错。”她靠在我的肩膀,依旧委屈的哭诉到:“我就想给王家留个种,可是他呢?天天就想着工作工作,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之前他说这周末可以休假,我就商量着咱们一家去爬山放松一下,你猜他怎么说?他又要去加班!”即便是我自己的儿子,我也觉得有些过分了。这么久以来,儿子和李茹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我都能感觉到李茹很努力的在维系两个人的感情。但是我那儿子,现在一心都扑到了工作上。“他也太过分了,你放心,我去跟他说,这周末必须一起去爬山,我就不行他连我的话都敢不听。”李茹的哭泣这才慢慢止住,感动的看着我:“爸,你真好。”我怜惜的将她抱在怀里:“爸是真心喜欢你的。”她听到这话,身体立马变得僵硬起来。察觉到她的反应之后,我心里其实有些失望的,不过这次,她并没有从我怀里躲开,身体也慢慢放松了。这是不是就说明,她开始接受了?我心里立马变得高兴起来。“儿子呢?我去帮你教训他。”“他之前一生气,又跑去公司加班了。”“他不在?”“嗯。”李茹乖乖的说到。她埋在我怀里,身上有一种好闻的香味,不停的钻进我的鼻子里面。现在这香软的娇躯紧贴着我,慢慢的,让我有了着反应。正好儿子又不在,我的心思有些控制不住的往那方面想了。下面那活儿,又控制不住的抬起了头。“什么东西顶到我了。”李茹还没反应过来,疑惑的问了一句,边往下看去。看到我那高高顶起的帐篷之后,顿时红了脸:“爸,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坏事了。”我尴尬的抓了抓脑袋:“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我也控制不住啊。”即便是这样,李茹也没从我怀里挣脱出来。我心里更加热络了,一边试探性的揽住了她的腰。我们之前不是没有亲热过,但是自从那个校长出事之后,我们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没敢再有所过线的行为了。但是我太想她了,过了这么久,早就让我按捺不住了。“李茹,我真的好喜欢你。”一边说着,我一手直接朝着她衣服里面摸去。李茹并没有躲,眼神变得迷离起来。“我也是……”

她总是最完美的,虽然操持家务很久了,但是身上的皮肤还是很好,又嫩又滑,就像是刚剥开的煮鸡蛋。我埋在她皓颈之间,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那种思思香味不住的往我鼻子里面钻。就像是问到鱼腥味的猫一样,无论如何,我都忍不住了。一只手,已经悄悄伸进了她的内衣里面,抓住了那最为吸引人的饱满。“李茹,让我今天就要了你吧。”我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低沉的嗓音送入她的耳畔,但是她却没有给一个肯定或是否定的答案。他只是从喉咙里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似乎是因为我把她弄疼了。我并不满意这种回答,轻轻咬住她的耳垂,舌头一舔,已经有些微微发烫。从耳垂,到脖子,再到她殷红的双唇,就像是在品尝一块名贵的糕点,我细细的尝,细细的品,小舌一顶,撬开了她的牙关。我轻轻吮吸着,和她的香舌交缠在一起,涎水从她的嘴角流出来,流到好看的下巴上。“李茹,想要吗?”她和儿子哪方面生活其实一直不和谐,儿子的经常是草草了事,哪里能满足得了她的需求。此时此刻,她倒在一个火热而健壮的躯体里面,从灵魂深处窜出来的欲望,直接将她的思维占领。“爸,我想要了。”她从喉咙间发出一声呜咽,一只手慢慢从我的胸口往下,伸到了我的裤裆里面,抓住那根大铁棍,居然有些烫手。这根粗壮的物件,可比儿子那个强多了。“爸,我……”刚开口,剩下的还没说出来,就已经变成了一阵呻吟。因为我的一只手已经探入她的裤子里面,隔着内裤,轻轻抚摸着那最为神秘的沟壑。“舒服吗?”我轻轻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把她刺激得浑身一阵颤抖。“别……不要……”似乎是受不了这种夸张的刺激,她一边叫着不要,但是一边身体控制不住的扭动起来,显然在渴望更多。身体,已经越来越热。她似乎是无意识一般,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那完美得如同维纳斯一般的酮体终于暴露在我的眼前,在白色的灯光下,就像是玉石雕铸的一样,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丰满的胸口,纤细的腰肢,还有一双修长纤细的腿,任何一样东西都足够男人为之疯狂。而现在,这等尤物,就在我的眼前。我从她的双唇吻着一路往下,慢慢咬到她的玉峰,轻巧的含住那颗粉色的小葡萄,轻轻吮吸起来。另外一只手,则抓住了她另一边的玉峰,那柔软得就像是大白馒头一样,我的手指似乎都能陷进去。只是怕弄疼她了,没敢太过用力。“李茹,你真的好美。”我深情的看着她,发出一阵赞叹。她紧闭双眼,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不满。“我不想想起这个身份。”“叫我的名字。”我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抛弃了世俗成见,真的接受我了?“李茹。”我前所未有的紧张,声音都打着颤。“嗯,我在。”她说着,轻轻抬起头,吻住了我的唇。一种奇异的眩晕感,顿时将我完全镇住。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只觉得浑身火热!“我想要你,让我要了你吧。”我激动的抱住她,将她身上仅存的那条内裤都给脱了下来,这下,她的所有,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那神秘的黑色丛林,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我伸出手,轻轻探入,她的玉洞口已经有了些湿润的感觉。手指每一次摩擦,她的身体都伴随着一阵颤栗。没过多久,我感觉我的手就像是浸泡在了水里一样,无比的湿润。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露出依旧壮硕的身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李茹躺在床上,双腿紧紧闭着,满脸的羞怯。但就是因为如此,她整个人显得更加有魅力,更加让人有一种想要侵犯的感觉。我慢慢分开她的双腿,看着她最神秘的沟壑,一时间居然看走了神。她见我这样,一种极为羞耻的感觉顿时用上心头,毕竟那么私密的地方,从来没有人这么仔细的端详过。“你别看了。”她害羞的用双手挡住,而我只觉得浑身热血一个劲的往头上涌,差点没留鼻血。“李茹,我来了。”我说着,拉开她的手,然后挺身而进。“啊……疼,先别动……”李茹皱起眉头,毕竟她没有尝试过这么大型号的,第一次有所疼痛在所难免。隔了一会,等她适应了,我才慢慢前后动作。那种紧致的快感,几乎让我欲仙欲死,我整个人都沉浸在里面,如同野兽一般,只知道闷头前进,想着进去一点,再进去一点,恨不得整根都塞进去。“啊,你好厉害!啊……嗯,啊……”她叫的越来越抚媚,也越来越勾魂,几乎要把我浑身热血全都给勾出来。“舒服吗?”我问到。她眼中隐隐有着泪光闪动,嘴角带笑。“实在是太舒服了,你真厉害。”我像是受到了极大的表扬一样,变得更加卖力了。肉体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快!她的呻吟,也越来越卖力。“啊,啊!我要忍不住了!”她高声叫喊着,这种极致的快感几乎要把她的理智全部摧毁!“啊!”随着她最后一声高亢的呻吟,她猛的打了一个颤抖,下面顿时如同山洪爆发一样,喷泄出一大滩湿热的液体。而我本就在喷发的边缘,突然受到这种刺激,顿时觉得控制不住了。“啊!”一声低沉的嘶吼,我猛的往前一顶,体内积攒的炙热,全部宣泄了出去。一瞬间我就好像来到了仙境,这种极致的快感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往前挺着身,只想着顶到最深处,直接顶在了她的花心。床单上,一片狼藉!

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被打湿的床单睡着不怎么舒服,但是我们都没有起来。她是已经没有力气了,之前的这种事情都是草草了事,突然一下来得这么激烈这么刺激,她真的有些吃不消了。而我,还在回味那一种余韵。这一次,我终于正真的得到了她,真正的把自己李茹给睡了。歇息了好一阵,我这才起来。李茹还浑身发软,两眼秋波的看着我,目光似水,显然这一次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将她抱起来,到浴室帮她清洗身体。流水从她身上滑过,玉石一般的身体此刻尚带着一丝红晕,看上去极为诱人。没过多久,我下面又控制不住的抬起了头。“李茹,你看……”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指了指下面,李茹又羞又怒,别过头去。“才刚做完多久,我下面现在都还有点疼呢,浑身发软,你是想我死在这儿吗?”她说得也的确是实话,现在还要继续,她的身体恐怕真的吃不消。为了她,我就先忍忍吧。只不过,那坚硬如铁的物件,始终软不下去。李茹脸色一直羞红,我那玩意还时不时的顶到她身上,紧紧短暂的接触,她都能感觉到它的炙热。要是一直这么憋着,不会憋坏吧?她这么想着,不禁多了一分担忧。“爸,你也洗洗吧。”我一直顾着帮她洗,自己倒是没怎么注意。“没事,等会我自己洗就行了。”李茹有意无意的看向我那里:“你这个,不要紧吧?”我听到这话,微微想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到:“没事,等会我自己解决。”看着我毅然决然的表情,她心里多少有些感动。就因为自己说过不想做,所以我就算是憋成这样,也没想过要强迫她。相比起来,我对她真的比儿子对她好太多了。李茹心里越想越乱,片刻之后,轻声开口:“其实,再来一次也没什么的,无非就是多痛一会。”我有些惊讶,她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不过看了看她现在的状况,恐怕连走路都困难,还是算了。“不用,我怎么舍得让你多痛一会了。”李茹直接愣住了,眼中满是感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69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