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自己越污越好楚汉网:男生吵架后疯狂要你是什么感受

言芊有些眩晕。

她的自闭症,不仅体现在心理方面,还有生理。

一般别人靠近一米之内,她就会觉得不适,再近就会感到恶心呕吐,可是穆宸打破了这个先例。

他靠近的时候,她只会感觉到脸红心跳,血液加速,皮肤颤抖,整个人好像都不受控制了。

在她指尖微微颤抖之际,穆宸蓦地抓住了她。

 文学

“啊……”

“言老师,流动性陷阱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你能再给我讲一遍吗?”

穆宸呼吸粗重,握着她的手缩紧,尽量避免去用力揉搓,生怕吓着她。

她的手很滑很软,那天在门口只是轻轻摸一下他就难以忘怀,现在整个掌握在手里,滋味美妙的难以言喻

他声音已然嘶哑的要命,身子也极具攻击性地朝她挤压,几乎要将她挤到了墙壁上。

言芊这才发觉到他有点儿不对劲。

握着她的手,还像一条大狗似的拼命朝她身上蹭。

虽然她不熟于人际交往,也知道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正处于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我没涂口红”。

她小声,低头望向他强势挤向她的腿。

“是吗?”

穆宸哑声失笑,这么说,她是天生尤物了?

这张嘴,天生就是要给男人亲的

言芊仰起头,千娇百媚的叫了一声,“啊……”

这一声,叫的穆宸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眼眸烧红,理智被情欲彻底撕碎。

澳洲,一家私人会所内,灯光四射,音潮盛大,无数扮相时髦的男男女女正在灯红酒绿中恣意劲歌热舞。

穆笑正与男友贴身跳舞时,接到了一通电话。

“谁啊?别接~”

陈从述不老实的手正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着,不想被打扰,伸手要扔开她手机。

“别闹,是小宸”。

穆笑推开了他,堵上一只耳朵接了电话。

“喂,大少爷,怎么有空想起你亲爱的姐姐了?”

她半开玩笑的口吻,那边却久久没响起声音。

“你怎么不说……”

“姐,我惹祸了”。

那头,穆宸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失落,和他一贯的阳光爽朗、吊儿郎当截然不同。

穆笑本想打趣他,但被他这种语气吓着了。

惹了什么祸能让这个从小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用这种失魂落魄的语气说话?

“你别吓我,惹了什么祸了?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穆笑脚步匆匆拿着手机走到一个僻静处问他。

“比那还严重”。

“!”穆笑吓蒙了,“你炸了学校啊?”

“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啊?你是想急死我吗?”

“我惹言芊生气了”。

“惹言芊生气?原来是这事啊,我还以为……等等,你怎么和言芊联系上了??”

穆笑后知后觉,惊讶万分。

这小子,上次看言芊的眼神毛毛的,她也没在意,就随口提醒了一句,没想到他还来真的!

“你真去找她了?”

“嗯”。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她吗?你们没可能的!而且……她脾气那么好,一般不会生气啊?你做了什么能让她生气?表白被拒绝了?在众人面前让她下不来台?”

穆笑一口气问了很多。

穆宸垂下了眸,黑鸦羽般浓密睫毛将失落瞳光遮掩住大半。

比这些都过分多了。

穆笑见他不说话,也难得见他这副样子,就软下了语气,“行了行了,我待会给她打个电话道歉,不过她现在肯定关机了,那就等我从澳洲回去,亲自登门道歉,保证你以后都不会去骚扰她了”。

“不可能”。

她话音还没落下,就被穆宸斩钉截铁地打断了。

穆笑正愣着,他又来了一句。

“她是我的”。

语气坚定地不容置喙。

穆笑愣了好久才缓过来。

“不是,言芊什么时候就是你的了?”

“本来就是我的”。从他见到她的那一刻。

“你……小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变态啊?”

穆笑被他气得语无伦次。

见了一面人就是他的人了,她这个弟弟不是一直都是阳光少年、五好典范吗?怎么能说出这么心理扭曲的话?

“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她消气?”

“让她消气?这我也不知道啊,言芊性子软的像猫似的,谁能让她生气啊,也就你牛逼!你肯定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了!”

“那她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喜欢的……毛茸茸的小动物?”

话落,穆宸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穆笑一脸气愤,“这死孩子,说挂就挂了,不对……他不会又要去找言芊了吧!”

我的妈呀,言芊这是造了什么孽!

“怎么了?”陈从述见她一脸慌张,“小宸说什么了?是集团出事了?”

“集团好好地,是他把言芊惹生气了”。

“言芊?”

“不是跟你说过吗,我那个不能见光的美人闺蜜”。

美人?

陈从述笑了笑,“穆大少爷居然也会怕女人生气?”

这么一说,穆笑也觉得有些好笑。

从小到大,小宸都是个极有主见的人,这还是第一次无助地打电话向她求助,而且他日子一直过得顺风顺水,呼风唤雨的,居然也有栽在别人手里的时候。

还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的言芊。

这简直就是现世报啊。

那天午后,言芊从办公室里跑出来就直接去了自己的私人医生诊所,直到很晚才回来。

她打开手机,居然看到了几百通未接来电,无一例外都是穆宸的。

心情从惊恐到忐忑,到平缓和淡然面对,最后……她开始后悔了起来。

这几年,她已经能把自己的病情掌控的很好了,轻易绝不会发作。

可是为什么今天……穆宸和那些人根本就不一样,她怎么会联系在一起?

当时她一定很失态吧?

不知道穆宸有没有被她吓着,会不会觉得她是个怪胎、性冷淡,以后就再也不会联系她了……

她心情杂乱无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晨曦方方亮起时,光芒顺着窗帘洒落在卧室内,言芊揉着惺忪睡眼,一袭浅色真丝睡衣铺陈大床。

她摸过枕边的手机,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打开。

楼下传来一阵声音,她光着脚试探地走到窗边,悄悄拉开窗帘。

篮球场上,与往日的热闹不同,没有一圈女孩激动地围观,没有人谑浪笑敖打趣,一群稀零的男生中……也没有十号球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699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