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让人起反应的文章: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美艳女人却风轻云淡地笑了笑,红唇越发诱人,说道:“你杀不了我,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听她这么说,反倒不敢轻举妄动,就说:“说吧,半夜找我,有什么事情?”

美艳女人笑着朝我走过来,直到饱满的胸部要挨到我的胸,才停下脚,娇笑道:“何非,我说我瞒着何亮来见你的,你相信吗?”

我他妈相信个屁,何亮是什么人,那是道上的大佬,这个女人敢偷偷见我,说什么我都不信。

我说别绕圈子,有话就说。

不管是不是这样,我都不想告诉她,就算是吓,也得吓一吓何亮,让他睡觉都睡不安稳。

于是我说:“我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要告诉你?如果是何亮想打探消息,那他为什么整理诗情小不自己来,莫非他想用美人计,让你来勾引我吗?”

 文学

美艳女人听到我这样说,竟然也没有生气,眼神如水般看着我,我总感觉她的眼睛里面,含着风情月意,说是勾魂摄魄也不足为过。

被她目光灼灼地看着,我心里居然有点儿虚,本能地躲着她的目光。

“如果真的是美人计,你会中计吗?”美艳女人笑吟吟地问。

其实,我在知道身份曝光那一刻,就已经料到我不会有好下场,落在何亮手里,他岂能放过我。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我担心也是多余的,就算是他何亮的女人,我能干就干。

于是我就说,自古男人不过美人关,只要筹码够高,你想听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美艳女人娇嗔地白了我一眼,问道:“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价码才能撬开你的嘴呢?”

妈的,死就死了!

我直截了当地说:“和我做暧。”

“何非,你人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呢。我是何亮的女人,你敢碰我?”女人虽然这样说,但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说有什么不敢的,反正横竖是死,倒不如死之前再享受下。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完,我直接扑向美艳女人,将她压在装酒的箱子上面,情不自禁地问她的嘴,双手也不受控制地抚摸她的美腿。

女人穿着黑色直筒裤,单薄的裤子,也阻挡不了肌肤的细滑。

女人着实被吓了一跳,双手推着我的胸膛,脸左右摆动,不想让我得逞,压低声音说:“何非,你想死吗,外面全是何亮的人……”

我欲望上头,哪里还管那么多,就说全是他的人又怎么了,反正他也不会放过我,老子就给他戴一顶绿帽子,让他戴一辈子。

说着,我的右手就顺着柔软的美腿,挪移到了内侧,狠狠地捏了一把,指尖传来明显的形状。

“呃……”饶是美艳女人,此刻都浑身猛颤,用一种警告的目光看着我。我连何亮都不怕,还怕她的警告?!

索性狠狠揉捏起来,异样的感觉,使得女人也不能自已,贝齿紧咬下唇,娇艳的红唇差点咬破了,即便这样,喉咙里也发出细微的喘息,让我更加欲火焚身。

很快,不满现状的我,就情不自禁地将右手伸进裤子里面,直达花园秘境……

女人的脸瞬间充血,眼眸中既有怒意,又带着淡淡的羞涩,最后娇喘道:“何非,你最好住手,谁说你落在何亮手里,就一定会死?不过,如果你再不住手,你就死定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一愣,欲望再强,也没有求生欲强大,我说你说清楚,什么意思。

女人嗔怒地瞪了我一眼,急忙将我推开,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说:“算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孙三已经落网了。而你是韩瑞带走的,韩瑞是何亮的手下,如果你死了,何亮能脱掉干系?”

我如同醍醐灌顶,瞬间一喜,说道是啊,当时孙三看到我是被韩瑞带走的,所以何亮也不敢杀我,哈哈哈。

我还以为我死定了,没想到何亮也有所忌惮。

女人瞥了眼我说:“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不死就把你乐成这样。他虽然暂时不敢杀你,但你不死也得掉层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想知道的了吗?”

我拧起眉说,既然他不敢杀我,那我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还要告诉他呢,就让他猜去吧。

“何非,你说话不算话!便宜已经让你占了,你现在想反悔,我王岚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王岚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流露出来的气场却是很强的,“快说,我也好回去给何亮一个交代。”

我暗自思忖数秒,末了笑道:“好吧,就看在咱们有过肌肤之亲的份上,我就告诉你。”

王岚的眼睛都快喷火了。

第二天下午,何亮果然来了仓库,警告性质的话没少说,但也只是口头上的警告,末了点燃一支烟对我说:“何非,有人让我杀了你,你知道吗?”

我下意识问:“谁?”

何亮似笑非笑道:“是谁就不能告诉你了,反正这个人,是你我都得罪不起的。他让我除掉你,以绝后患。你猜我会怎么做?”

连何亮都得罪不起,这个人也太厉害了吧,我认识的人里面,似乎还找不出这样厉害的角色。

猜不到我干脆不猜,想了想我说,你不会杀我,否则你应该躲避嫌疑,不会来见我。

我鼓着腮帮子,没有说话。

何亮笑了下,转身走了,随后我也被放出来,走出仓库,我才知道这里已经是市郊。我原先的衣服和手机都不见了,想给龙队打电话,问问情况,可惜记不住他的手机号,干脆就打车去局里找他。

就在车停在警局外面时,我忽然看到杨伟和几个同事结伴出来,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在谈论这次抓捕行动。

“杨伟。”我从车上下来,叫他一声。

杨伟看到是我,顿时间脸上便浮现出怒意,“何非,你他妈命可真硬啊,这样都不死。说吧,找我干嘛?”

我指了指司机,“帮我付下车费。回头还你。”不等他说什么,我就直奔龙队的办公室。

来到龙队的办公室外面,我正准备敲门,忽然听到里面传来白霜的声音:

“龙队,何非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已经快24小时了,您不是说24小时之内,何非一定能回来吗?”

白霜的话语里面,不无担心的意思,真没想到,这个看似冷冰冰的女人,也会关心我这个以前被她当做是垃圾的人。

龙队笑呵呵地说:“你就放心吧,我说他不会有事,他就一定不会有事。何亮是聪明人,有人看到何非被他的手下带走,何非如果有事,他何亮能脱掉干系?现在离24小时还有几个时辰,别着急,再等等,没准何非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白霜说:“希望事情真像龙队说的那样,他能平安回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800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