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多喷点出来尿出来了: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丁建国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在一旁静静等待董德才的辩解。

“那好,我就看看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董德才脸色有些苍白,看了老谢一眼,又看了看丁建国,眼中无比恶毒。

“乡亲们,你们可别被这老谢骗了!谢雅茹的确在老谢的诊所看过病,并 且那天也确实因为病没看好的事情打了她,对,我和谢雅茹是有一点关系,但是这并不能说明老谢就没替谢雅茹看过病,是吧?那我就要问问老谢了,那天下午,我们工会的人明明看见你下午三点钟把谢雅茹放进房间关门看病,第二天又把别人打了,是不是有这件事情?”

 文学

董德才一番话说完,已经有些喘气了,毕竟他也没料到老谢的人气这么可怕,要是他一下不说完,他怕就没机会说了!

这个问题可就让老谢略微有些尴尬了,因为董德才讲的事情确实有一半是真的。

不过看没有看过病查一下病例就知道了,还有谢雅茹头上的伤,也是一看便知,老谢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所以直接开口道:“我从没有给她看过病,不管你们如何说!”

“呵呵,你口口声声说没有给雅茹看过病,那我问你,这是什么?”

董德才一边说,一边拿出两张单子来。

老谢接过来一看,正是谢雅茹在自己诊所看病开的证明单子,但是这不是重点,因为这种单子只要想搞,随便怎么都能搞到,但是上面的签名,却和他的太像了,简直就好像是他签的一样!

老谢眉头皱了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董德才啊!

他身后的王小微和张碧琴一看老谢的单子,眉头也是紧锁,因为这确实太像了,他们自然相信老谢,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丁建国看了一眼单子,冷笑着看着董德才:“你以为随便找个单子签个名在上面就能证明吗?”

“是啊,谢医生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周围的人们也说道。

“丁队长,别听他乱讲了,快点把他抓起来吧!”

……

……

“这可不是伪造的签名哦?不信你可以拿去鉴定一下!”董德才今天也算是豁出去了。

老谢眉头一皱,忽然看了谢雅茹一眼,忽然发现谢雅茹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得意。

我擦!

难道说那天和谢雅茹嗨的时候,她动了什么手脚不成。

老谢仔细回忆着,忽然一段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哎呀老谢,你慢些……我可崇拜你了,你先给我签个名嘛……”

随着记忆越来越清晰,老谢暗骂了一句该死,难道说谢雅茹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弄他?

不应该这样才对,有可能她拿自己的签名去另有用出,很有可能是为了自己的专利,结果那天临时改变了注意,这样看来,董德才这次应该下了血本了。

不过这还没有完,正当老谢想着前因后果的时候,谢雅茹忽然把自己头上缠的绷带打开了,老谢从医这么多年,自然一眼就看出谢雅茹头上的伤口是被人用拳头硬生生打出来的。

他下意识看了眼董德才,只见后者无比嘲讽的看着他。

老谢这才明白,这才是董德才的杀招啊!

这下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丁建国还有周围的群众看着周雅茹头上的伤口,还有老谢忽然的沉默,也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老谢,这个签名不会真的是你的吧?”丁建国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说实在的,要是没有这种实质性的证据,就算老谢真的干了什么事情,在法律上也站不住脚,丁建国还能帮老谢一把。

但是如果人证物证都有了,那这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首先是乱医人在加上打人,就可以断送老谢的职业生涯。

“这个名确实是我签的,谢雅茹头上的伤也确实是有人用拳头打的,但是这又如何?就能证明是我干的吗?”

老谢自己这句话说得自己都感觉有些无力。

“哈哈,姓谢的,这次看你怎么狡辩,对,我董德才的确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也确实和雅茹有点关系,但是这就能证明你的清白吗?”

董德才狠狠的看了一眼孙赖子和吴三,又继续说道:“反而是你,贿赂我的人,想通过专业来陷害我?但是老天有眼啊,这白字黑字写的这么清楚,我看你有什么好狡辩的!”

董德才自认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他也料定老谢翻不了身了。

丁建国的脸色也有些阴沉。

董德才哼着小曲和身后的他们一个会的人兴高采烈的聊着天,情到深处竟然还亲了周雅茹一口。

老谢看在眼里,脑海中不断向着该如何,他是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样复杂,而且董德才也确实是一个狠人,周雅茹头上的伤显然就是他打的吧。

好一出苦肉计啊!

他心里苦笑,女人这种生物果然不好惹。

“谢叔,你说话啊,我相信你不会是这种人!”王小微在老谢身后焦急的说道。

老谢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会有事,张碧琴身为一个书记,这种时候虽然焦急,但是却并不像那样慌乱,而是想着如何证明老谢的清白。

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老谢是被陷害的,但是这种时候他们说的话也没什么意义,包括丁建国,虽说他站在老谢这一边,但是这种时候,他也有些无奈。

“我说丁队长啊,你现在不抓人,难道是何这姓谢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董德才冷冷看着丁建国,给他施压。

“我可告诉你,丁队长,这的事情可都是会被我们会的人拍成视频的,到时候传到上去,你脸上也不好看不是?”

丁建国回头一看,果然看见有几个人拿着手机再录视频,这下子彻底让他愤怒了。

“我告诉你董德才,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不然……呵呵!”

丁建国冷笑一声,随后来到老谢面前,给他了一个歉意的表情。

“丁队长,你等等……我有话说!”

就在丁建国准备考住老谢的时候,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个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夏玲!

夏玲气喘吁吁的,明显是跑过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800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