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学校要你学长:一晚上要了小姑娘三次

苏红当天晚上跑了好几趟,累得跟狗一样,到了后半夜总算是消停了一会儿,她睡醒了之后就拿着钱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家中,却不知道自己快活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接到老王的电话的时候是在第二天晚上,因为一直吃不到老王,所以苏红还是存有老王的电话号码的,寻思着哪天找个机会把老王勾搭到手,尽管老王不是非常有钱,但是却十分的有资本。

接到电话的苏红颇有些诧异,刚刚接通没有多久,那一头就传过来了一句调笑的声音:

“苏小姐,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想要和你共同探讨一下,我觉得你肯定有兴趣的。”

 文学

苏红有些疑惑,老王那一头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随后传过来了一段视频,苏红看见这段视频的时候脸都吓白了。

她哆哆嗦嗦的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故作镇定的问老王到底想要一点什么,才能放过自己。

老王并不想威胁苏红,可惜实在没办法。他把苏红约了出来,因为担心事情有变,所以约出来的那个地方是个小饭馆。

苏红当时太过于害怕了,所以把自己包裹的结结实实的,就是担心会有人偷拍到,毕竟现在老王是个网络红人,不过这里也算是比较安全的,基本上没有人会看上他们这一边。

苏红苦苦哀求老王把这视频给删掉,要是被黄家父子发现了的话,那就完蛋了。

老王镇定自若说道:

“要删掉视频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你放心,我不会很难为你的。”

苏红知道自己这件事情败露了,肯定会死得很惨,现在老王既然有求于她,她就还是安全的,想到这,苏红也迅速的冷静了下来,毕竟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我都会帮,绝对不会推辞。”

老王得想法很简单,以黄家父子的为人,不可能是干净的,只要能抓住黄家父子的把柄,老王就能让他们没有翻身的机会!

于是他让苏红偷偷找一些证据,而且老王的目的非常的明确,就是新上任的副书记,老王听林老板说最近黄振强想要把自己的儿子弄到单位里面去上班,混一个官来当一下。

他对苏红说:

“你只要抓住他们受贿的信息,偷偷录音或者录像就行,事成之后,视频我会当着你的面删掉,从此以后再不提起这事。”

苏红心中虽然不太愿意,可是又不得不去做,她犹豫再三,还是点头答应了。

得到了苏红帮助,老王也算是放下了一颗心来,只要能够找到他们和那副书记受贿的信息,那么他就可以搞垮黄家父子了!

而另外一边被软禁在家里面那么久的黄琴,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会,偷偷的从家中溜了出去。

她爸爸和她哥哥去了外面,所以家里面就只剩下她和张妈。张妈特别的疼黄琴,所以知道黄琴想要出去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出门买菜装作没有关门,把人给放了出去。

得到自由的黄琴,就好像是逃脱了牢笼的小鸟,可出来之后她又迷茫了,没了家,她还能去哪?

她恍恍惚惚的,不知不觉就打车来到了老王的家门口……

可惜不恰巧的是老王并不在家中,虽然上一次来的时候,老王就告诉了黄琴门锁的密码,可是黄琴也给忘记了。

黄琴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老王什么时候会回来,又想了自己那做尽了坏事的父亲和哥哥,顿时觉得心力交瘁,忍不住蹲在门边哭泣。

这一等就等了一天。

老王今天正好在外面应酬,多喝了几杯,有些晕晕沉沉,车子则是停在了车行,最后还是叫了出租车,小区晚上不接待临时出租车,所以老王下了车之后,便摇摇晃晃的朝着自己的家中走了去。

老王喝得有点头晕,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走到了家中,便看见一个人影坐在自己的家门口,当下愣了一下,一开始还以为是黄正强派来的混混,仔细一看竟然是黄琴!

老王这一段时间心心念念的想要去把黄琴给救出来,可是黄琴当时却拒绝了他,他没有办法只好听从黄琴的安排,没有想到黄琴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门口,还是以一副那么柔弱的姿态。

“小琴?你不是在家里面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王说话都喷着一点酒气,黄琴被老王摇晃醒了之后,迷迷噔噔的看向了老王的方向,觉得有些头昏眼花,老王伸手一摸才发现黄琴竟然发烧了。

“我上一次不是把密码告诉你了吗?你怎么没有进屋子里面等着?”老王分外心疼的牵着黄琴的手。

黄琴只觉得浑身酸软,根本就提不起一丁半点的力气来,刚才在外面不小心睡了过去,被老王叫醒的时候浑身发冷,进到屋子里面也没有暖和的迹象。

老王用手被烫了一下温度,觉得有一点热,于是带着黄琴走进了房间,给黄琴裹上了一条毛毯。

黄琴有些虚弱的看着老王,老王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温度计,给黄琴量了一下体温,结果发现已经是发了低烧了。

“要不我现在带你去外面的医院看一下?”

老王担忧的问着黄琴的头,见黄琴头摇的就好像拨浪鼓一样。

“我不想出去,教练你放心,我睡会就好了,我不想去医院打吊针……”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了病的缘故,所以黄琴看起来分外的脆弱,而且还带着一点小孩子气,老王瞧着这么脆弱又惹人怜爱的黄琴,感觉自己的心都软成了一团。

“那好吧,屋子里面有退烧药,我先去找点退烧药给你吃一下,然后去熬一锅姜汤喝下去再捂一身汗应该就没有问题了,要是明天还发烧的话,我就把你带去医院打一针。”

黄琴这才松开抓住老王衣角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所以感觉特别的矫情,而且十分的委屈,看见老王那高大的身影在屋子里面忙前忙后,黄琴只觉得心里面暖洋洋的。

老王找到了退烧药,立马折返回来,没有想到黄琴发了烧之后连带着肠胃也不舒服了,竟然吐了自己一身。

“对不起…”

黄琴手忙脚乱的想要擦拭掉身上的那些污秽物,可是越擦越脏,最后实在是没有忍住低声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自己没用,老王心疼的很。

“小琴乖,你怎么会没用呢?我的小琴最坚强了!”

老王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哄着黄琴。

见黄琴身上脏兮兮的,只能把黄琴带进浴室里面,黄琴扯着老王的衣角不让老王离开,老王看见可怜巴巴的黄琴也不忍心,于是试探性的对黄琴说:

“要不我来帮你洗个澡?”

黄琴哽咽着发出了一个嗯字,老王本来喝得有点混沌的脑袋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老王当下十分紧张,一时之间这双手也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没想到黄琴后面接了一句:

“嗯……谢谢教练,但我还是想自己洗,你……”

老王顿时觉得自己这颗心像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

他叹了口气,此时也不是想趁人之危,而是真的担心黄琴的身体,他想了想才道:

“小琴你别误会,我不是想吃你豆腐,但是你现在浑身没力,我怕你待会晕倒在浴缸里就危险了,我就帮你解开外衣擦洗一下,洗好之后你自己换掉内衣,这样行不?”

黄琴听了老王这话,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怎么样的一张俏脸通红,她顿了好一会,才害羞得点了点头。

老王顿时大喜,面上却不显,甚至在帮黄琴解开衣服的时候,因为担心黄琴觉得自己现在是在趁人之危,也不敢看向她,眼睛越过她看着墙面。

可能是因为眼睛并不放在黄琴的身上,所以解扣子的时候,那粗糙的手指不经意之间会触碰到黄琴柔嫩的娇躯。

许是发烧的缘故,黄琴的身体特别的热,就好像是蒸熟的馒头一样。

老王不经意之间触碰上去,仿佛触碰到了一个沾着面粉的团子又软又腻。这种引人遐想的触感,还有少女的馨香,一直在刺激着老王的感官。

老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衣服给脱掉了,随后调了一下水温,给黄琴冲了一个澡。

黄琴因为没有力气,所以整个人都靠在了老王的身上,老王只觉得浑身湿哒哒的,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隔着衣服贴着那没有穿衣服的白嫩肌肤,全身的血液也跟着沸腾起来。

老王吞了吞口水,一只手拿着花洒,另外一只手则是抹着滑溜溜的沐浴露在黄琴的身上搓,黄琴的皮肤如同丝绸一般滑嫩,触碰到上去的触感让人流连忘返。

老王先是清洗着脖子,随后到了胸口那一处想要往下滑又有点担心,这个时候黄琴不太舒服的哼了一声:

“教练,你洗快点,我难受……”

黄琴的声音气若游丝,又像是在索取,老王听了之后心里一热,身下顿时又不安分了,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脑袋里面的酒精又在作怪,手指小心翼翼的触碰上了那滑嫩的后背,忍不住道:

“小琴,你的后背好光滑,看起来就好像是玉石一样。”

如果可以的话老王真想亲吻上去但是又不敢,老王还记得上一次表白遭拒,现在在做这样越矩的举动可能会让黄琴不高兴。

“是吗?我自己是看不到后背的。”

黄琴轻声细语的说,那声音仿佛银铃一般动听,老王又有些心猿意马了。

心目中的女神现在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全身湿漉漉地只剩下内衣裤,还任由自己摸索。

虽然不是头一回触碰到黄琴的身体,可是这一次却比别的时候更加兴奋的多。

老王见到黄琴没有反抗,于是便觉得黄琴应该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那只手更加放肆的抚摸着,躺在老王怀中的黄琴忍不住的娇喘出声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因为太过于舒服了,所以身体微微的颤动着,温水不断的从头顶上倾泻下来,把两个人的身体都浸透了。

老王只觉得浑身血脉膨胀,再也人忍不住了,一只手揉捏着黄琴,另外一只手则是不太规矩的滑落……

黄琴只觉得那双手粗糙又带着一丝一毫的酥麻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过电一般席卷了自己的全身,可能是因为发烧了的缘故,所以她的身体感觉越发的敏感,而且头脑昏昏沉沉的,但是她心里面十分清楚的知道老王现在在做什么。

本来应该要把老王给推开的,可不知怎么的,想起老王之前对她种种的好,她就狠不下心。

其实她很久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老王对自己的心意,加上之前老王已经和她表白过了一次,虽然那一次她严词拒绝了老王。

但老王即便碰了一鼻子灰,也仍旧没有放弃去追求她,他甚至还扬言说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给自己看,争取做到配得上她。

被一个成熟的男人所追求,而且这个男人确确实实说到做到了,黄琴怎么可能会不动心呢?

所以这一次,老王所有的举动,黄琴都只当自己是烧糊涂了,没注意,也没拒绝

见到黄琴没有拒绝,老王心里面大喜,双手就更加不老实了,甚至摸索到了内裤的边缘,黄琴好半天了才喘着气想要推开老王,

她抬眼又急又羞说:

“你在干嘛?”

说这话的时候黄琴相当的没有底气,而且话语之间的伟因都脱的很长听起来就好像撒娇一样,老王听了之后好像被小猫的爪子挠了一下似的,痒呼呼的。

但他饿知道这是黄琴的底线了,他心知黄琴这次已经算了很大的让步了,所以他也不敢再冒进,只能忍着心里那股邪火说:

“抱歉,我刚才眼里没看,所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801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