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放荡留学生涯:女孩发生性之后身体发生变化

老马爱着张淑芬,张淑芬也爱着老马,如果不是因为两个人现在的境况有些特殊的话,这恐怕也算得上是一段美好的姻缘。

只是老马和张淑芬心里都清楚,就是不知道这美好的时光到底还会有多久。

接连三天,他们两个人就像是避居世外的恋人一样,在这小小的屋子里面守候着让他们心动不已的爱情。

只不过美好一向来都非常短暂,张淑芬和老马两个人想守候的爱情在这沉沉浮浮的个人世间到底是不被人所容的。

就在他们逃避在这里的第4天,张淑芬还是像往常一样早起,习惯性的走到阳台上面伺弄花草,顺便再看一看这底下的风景。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惯,从高处往下看的时候,那人都只能看到一个头,来来往往,行色匆匆,反倒让她觉得这世上的人大概都和她一样疲于奔命。

 文学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种感觉,才让她觉得没有那么孤单。

不过今天张淑芳看着在底下风景的时候,突然之间看到几抹熟悉的身影,从对面的马路走过来,行色匆匆,但是气势汹汹。

“这么快就找过来了吗?”张淑芬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切,脸上的表情未变,只是那眸子当中却突然之间多了一抹深邃。

她慌忙起身,直接扯过阳台旁边衣架上面放着的一件黑色大衣裹在身上,匆匆推门而进拉起老马。

老马习惯于晚起,这会儿正睡得香甜,被张淑芬拉起来后,那睁开眼睛看着的人影有些模糊,只是能看见张淑芬换了一件大衣,便不由得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不解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张绍成的人找过来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张淑芬眼中带着一抹淡然的神色,拉开衣柜从里面拿过早就准备好的一件大衣丢给老马,接着说道:“事不宜迟,赶紧穿上走人,这地方是呆不了了,他们还有最多5分钟的时间就会到楼下,我们得抓紧!”

从这里下楼以最快的速度能在三分钟之内完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老马和张淑芬能够赶在那伙人到娄底之前就从小区后门离开。

老马自然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多说,迅速的起身穿好大衣跟在张淑芬的身后匆匆出门。

事情果然和他们料到的差不多,张淑芬和老马到楼下的时候张绍成的人正好到前面的那一栋楼这里,等到他们离开,那张绍成他们的人就刚刚好到了楼下准备上楼。

只是等到张淑芬和老马准备走后门离开的时候,刚刚到了那门前,就看到那门口守着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

“果然是这样!我早就知道张绍成是不会那么粗心大意的,你跟我来!”张淑芳冷哼一声拖着老马往左拐了个弯,直接走到小区门口停着的一辆红色跑车前,拉开车门上车启动油门。

此时此刻的张淑芬看着像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强人,那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以及眼睛里面闪过的那抹辉光让人不由得觉得为之一震。

老马上车之后,他也将自己胸前的那个安全带给系得紧了一些,双手抓住车里的扶手心跳的有些快。

果不其然,正和老马预料当中的一样,张淑芬启动油门之后那车子就像是一根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只听到空气当中有微微的震耳的风声,门口的两个男人想拦,往前走了一步却还是被车子那冲天的速度给吓到了。

本来小区的后门这里也有一根栏杆,但是前几天张淑芬故意把那栏杆给弄坏了,所以现在这一路畅通无阻,张淑芬开着的红色小跑车直接一下冲进了马路的车流当中。

马路上面的车子本来就不是很多,所以张淑芬开起车来更加游刃有余,接二连三的超过了无数的车子直接朝着前方的高速路狂奔而去。

老马在车子里面觉得有些头晕,肚子里面不停的翻腾不已,最后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

可是当他无意识的瞥向窗外的时候,却突然之间心里莫名的狂跳了两下。

“怎么可能?张绍成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追了过来了!”老马看着后面那两辆紧跟而来的车子,不免的有些心惊肉跳,皱了皱眉头侧过头看了一眼张淑芬问道。

张淑芬目光轻轻地往旁边瞥了一下,冷哼一声缓缓说:“几年没有见他,倒是长了不少心思了!”

就在张淑芬的话音刚落,突然之间,就有一辆车子已经开到了张淑芬他们的车子桑。

张绍成坐在车里,他手下的一个保镖拉下车窗,举着一个高档的喇叭大声的喊:“我看你还是最好束手就擒,老大早就知道你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抓到,所以你停在小区的车子里面被我装上了跟踪器!”

张淑芬听到这句话,脸色忽然一沉,眼睛眯了眯,透出一抹寒光……

张淑芬的确是小瞧了张绍成,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计谋在张绍成面前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不过张淑芬是什么人?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这会儿虽然感觉到有些震惊,可却还是立刻就镇定下来,脚下的油门用力一踩,双手握着方向盘迅速的转了一个圈圈。

只看到张淑芬开着的这辆小红车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弧度朝着旁边轻轻的一甩,红色的跑车车尾顿时撞上了旁边黑色的车子。

车身一阵剧烈的摇晃,老马只觉得手上有些抓不太稳,身子也跟着摇摆起来。

反倒张淑芬似乎是习惯了这样子的晃荡,脸上竟然没有露出任何畏惧的神色,只是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脚下用力一踩。

那原本还晃荡着的车子顿时以一个非常快的加速度向前冲去,那车子外面的风刮过车子,引得车子发出一声嗡嗡嗡的响声。

“老马抓紧了!”张树峰的贝齿轻咬紧紧的咬着下唇,轻轻地说了一声之后,突然之间用力的狂甩了一下方向盘的车子,在原地转了180度的弯,瞬间又以一个极快的加速度向前冲去,竟是直接掉了一个头。

原本跟在张淑芬后面的那两辆黑色的车子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前方冲了出去,这一下子就拉开了距离。

张淑芬顾不得多想,脚下的油门始终都重重的踩着,老马只觉得眼睛有些晕眩,那车子左晃右晃之间竟然直接超越了好几辆车子。

老马还是头一次看一个女人将一辆车耍的那么好,不由得心生佩服。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老马也突然之间生出一丝惆怅来。

张淑芬就像是一个神奇的女人,老马在她的面前就好像是云泥之别,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

看着张淑芬的刚毅甚至是带着一丝冷漠的眼神,老马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和她的距离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小。

这一次逃亡足足花费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老马的五脏六腑以及他的整个思维都被震得七零八落混乱一团。

直到张淑芬将车子停下拉开车门,老马这才回过神来,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蹲在路边狂吐起来。

之前他一直都在憋着,也可能是因为太过于震惊,一时之间忘记了这回事,现在突然之间想起来,就觉得肚子里面恶心难受的厉害。

然后他吐完之后,整个人也觉得晕晕沉沉的,不知道是真的头晕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直到张淑芬伸手攥紧他的胳膊将他扶起来,老马这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张淑芬苦涩的一笑,没有说话。

“暂时先躲在这里吧,没有其他的地方能比这里还要更安全,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张淑芬一改之前在车子里面的冷漠眼神,看着老马的眼神当中盈盈的透着些许浅浅的泪光。

这晶莹的泪水让老马的心顿时融化下来,不忍心再让她继续哭泣,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往她的脖颈间钻了钻。

“好啦好啦!再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了!”老马附在张淑凤的耳边轻声说着,闻见她头发里面的香气时,一颗心顿时安静下来。

不管怎么说,你也不管张淑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张淑芬是爱他的,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谢谢你,发生这么多事,我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也只有你一个人肯和我相依为命,愿意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张淑芬推开老马,牵过他的手朝着远处的一栋小房子走去。

张淑芬车子停下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别墅区,4周的房子竟然有序的排列着,张淑芬带着老马推门而进的那间屋子,是这所有房子当中最小的一间。

一打开门那屋子里面的灯就自动亮了起来,屋子里面的陈设十分简单,那是家具也不像是精心安排过的。

由此看来,这个地方可能是作为一个备用的临时落脚点,所以这一切才会一切从简。

“你先去洗个澡,刚才是有点吓坏了吧,我刚刚开始接触这东西的时候,也是像你这样,甚至是比你吐的还厉害,不过后来慢慢慢慢的习惯就好了。”张淑芬踮起脚尖,在老马的脸颊上面吧唧的亲了一口,推着他往浴室走。

两个人刚到门边,老马还没有来得及推门而进,这屋外面突然之间想起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吓得老马和张淑芬两个人纷纷回头,身子也跟着微微一颤。

“哟!我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成想还真的是你们两个人啊!怎么这么巧?淑芬,我可以进来吗?”门外站着的王丽有些拘谨的看着张淑芬和老马,她的双手在小腹前不停的搓着,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大自然。

张淑芬和老马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王丽竟然会出现在门口,一时之间双双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只是愣在那里看着王丽,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

还是张淑芬最先反应过来,暖暖的一笑松开老马的手朝着王丽走过去。

“真是好巧啊,真的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张淑芬故作镇定的走到王丽跟前,抬头看了一眼。

王丽脸上都是现出一抹尴尬,但随即消失不见,那眼睛当中竟然泛起一丝微红,上前两步紧紧的抓住张淑芬的手,说道:“之前的事情真的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也不至于从此以后都不理我吧,我打你的电话也接不通,你后来我都换了号码,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电话了,那我们真的不能回到以前吗?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王丽字字句句说得十分诚恳真切,那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面的泪水都忍不住的沿着那粉红的脸颊滚混的往下落。

“行了,别哭了,我这次是有点难言之隐,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张淑芬牵过王丽的手走近屋里,两个人面对面的往沙发里面坐着。

这两个昔日的好友,此时此刻面对面的坐着,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看,那眼睛里面除了闪烁的点点火光之外,剩下的更多是难过……

张淑芬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看到王丽现在哭得正伤心,之前在心里面的那些芥蒂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王丽曾经背叛了她,可是到最后的时候,王丽终究是后悔了,甚至是和她道歉赔罪,还说出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让张淑芬原谅她的话来。

其实张淑芬早就不恨王丽了,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张淑芬也不希望王丽牵扯进来,所以干脆就和她断了联系。

现在两个昔日的好友就那么坐着,心里面一片坦然,早就已经把之前的事情抛在脑后了。

“你还没跟我说呢,你怎么会在这里?”张淑芬感动归感动,但是她向来小心谨慎,这会儿王丽出现在这里的确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于是这才正色问道。

“我呀,我现在的男人就住在这个小区呀,刚刚我和他出来散步的时候刚好看到你开车去了,所以就跟过来了,你现在过得好吗?那个臭老头有没有欺负你!”对于老马,王丽心里面始终是带着一丝怨愤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804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