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有多痛比喻一下:在车里两个男人舔我

王雪采取了降价对抗的策略,效果非常好,药材卖得更好了,但到底是谁在捣乱,暂时还查不出。

为了让产品质量更好,老赵大胆地在药品中加入了另外一种药材并获得成功,这就让大家更加有底气了。

而医院这边,也取得了进展。

“叔,我查到了一个大秘密!”陈嘉神秘地递过来一张纸。

 文学

是张药品购置单,上面签着张强的名字。

老赵疑惑地问道:“这药品交易有问题?”

“叔,这批药品据我所知,根本就没有进入医院的仓库。而同时间里,仓库倒是进了一批器材,我怀疑是张强将这两样东西给掉包了!”

陈嘉的话可能一般人听不懂,但老赵肯定是懂的。

因为医疗器材和药品的利润,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且药品还属于消耗品,张强要是在这上面做手脚,那他肯定赚翻了。

“冷静,你调查这些事,最好不要被别人发现。”

“叔,这个我知道,我也怕!”陈嘉口中说着怕,但脸上的激动表情却是怎么藏都藏不住。

有了这个把柄,他想把张强拉下马就很容易了。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医院的股东们当然不会喜欢自己任命的院长是一个贼,所以陈嘉匿名上报了这件事之后,张强的日子就变得难过起来。

不但三天两头就被叫去问话,还被暂时免掉了院长的职务。

而陈嘉这个时候做的事,就是不断地笼络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以便到时能有更多的支持者。

老赵在附近的镇医院里悠闲地上着班,每天也没多少事,基本上还是属于过着看报喝茶的日子。

直到这天病院里突然来了个特殊的患者,楚峰直接就拉着老赵过去要会诊。

老赵来到病房门口,发现这里站着很多人,而且个个训练有素,面无表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都是负责保卫国家安全的特殊工种。

这一忙就是几天。

老赵已经习惯这种工作模式,要么清闲到极致,要么忙得饭都吃不上一口。

提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发现王雪和吴雅都在,但两人都没有说话,特别是吴雅那张脸,难看得吓人。

“这是怎么了,谁惹到我们家小雅了?”老赵放下包后,将她搂在了怀里。

王雪口中吐出了一个名字,是吴雅的前男友。

额,这两人不是分分合合好几次了么?又来?

“他又来找小雅了?”老赵直接向王雪问道。

“赵叔,你知道那个跟咱们抢市场的是谁吗?”吴雅冷冷地问道。

“难道是小雅的前男友?”我惊讶地问道。

吴雅火冒三丈:“就是他!当然,还有那个女的,也是帮凶,我没想明白,他是从哪里搞到药品配方的。”

“小雅,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咱们的产品已经远远领先他们,而且市场也是我们说了算,何必和他们计较?”王雪安慰道。

但吴雅从来就不是善罢甘休的主,她从别人那搞来自己前男友的电话后,便要当面对质。

老赵怕她的性子会出事,便只能跟着一起去了。

约着是在一个茶楼里,老赵很快看到吴雅的前男友出现了,也就是钱旺,还有他身边那个熟悉的女人。

“钱先生,我想问问,为什么你们产品的配方会和我们一样?”王雪还是表现得很有大家风范的。

钱旺还没开口,那女人就说话了:“王小姐,你这是倒打一耙么?我也想问,你们的产品为什么和我们的一样?”

呵呵,这下可是有热闹看了,老赵在旁边也不说话,就静待事情的发展。

“如果你们不说出个子丑卯寅,那我们只好动用法律手段了。”王雪先礼后兵。

“老东西,不要以为认识几个混混就能在这横着走,告就告呗,咱们看看谁更厉害。”钱旺冷冷地说道。

比起前几次见面,钱旺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没有了以前的冲动和莽撞。

看来和吴雅分手,让他成熟了不少。

如果是这样一个对手的话,那还真是有些难缠呢,只不过老赵不会害怕就是了。

钱旺带着自己的女人走了,这次谈话,只持续了五分钟不到。

老赵不由打了个电话给孙浩,让孙浩去查查到底钱旺的底气是什么,现在看来,他也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那么简单。

光是能做这种规模的生意,也已经足够令人怀疑了,或许他说的话还真有些底气。

如果放任着他不管,很难说他会得寸进尺,那是谁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一个星期后。

张强终于老实承认了自己在医院中饱私囊的事,股东会一致决定,将他踢出医院的同时,还要发起上诉。

他算是完蛋了,受益者当然是准备了很久的陈嘉。

现在这家医院,职务和声望最适合当院长的人就是陈嘉,所以接任的人选没有任何争议。

陈嘉接任后第一件事,便是宣布老赵成为这里的专家医师,和楚峰那边玩的是一个套路,只不过自己不用在这边坐班而已。

这个插曲,从中捞到最大好处的却还不是陈嘉,而是药厂。

陈嘉也和老赵达成了口头协议,在不违反药品售卖原则的情况下,优先推销老赵药厂生产的药品,包括一些美容养颜的保健品。

自从上次与钱旺的较量以后,他便再没有任何动作,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刘珊的哥哥刘豪还是在默默提供灵芝,但主要生产渠道,还是在药厂这边。

尽管如此,由于拓展的市场越来越大,老赵还是感到了一丝力不从心,因为现在是求大于供。

王雪有一次给自己母亲打电话,却正好解决了这个困难。

原来她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亲戚里是有个专门种植药材的,而且规模不小,他们那里也是可以提供货源的。

所以王雪马上就和吴雅坐上车回去,想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们这一去就是好几天,刘韵和孙浩也不知跑哪里疯去了,所以家中只剩下老赵一个人。

但刘珊却悄悄地回来了。

老赵下班回到家,就看见一个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这个熟悉的背影,勾起了他不少想念。

老赵悄悄地走了过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

这个突然的举动,让刘珊吓了一大跳。

“什么时候回来的?”老赵趴在她的肩膀上问道。

“下午,本来想打电话告诉你的,但是又怕你工作太忙,所以干脆给你一个惊喜好了,谁知道你这个坏蛋,却把我吓了一跳。”刘珊脸有些红,手上还在炒菜。

“喜欢吗?”老赵慢慢地摩擦着她的下身。

刘珊脸更红了,轻声说:“等晚上好吗?一会吃完饭,我还得回家一趟看看我爸他们。”

“好的。”

等老赵去洗了个手回来,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和酒菜。

另外让老赵非常惊讶的是,那酒就是上次在她哥木屋里喝过的女儿红,当时刘珊还不愿让他喝这酒呢!

“这个酒上次不是已经喝光了吗?”老赵惊讶地问道。

刘珊害羞地说道:“这可是我自己埋的,喝没喝光我才知道,不过这回可真没剩下多少了。”

美酒美人,焉能不醉。

一顿吃喝,已经到了深夜,刘珊回去匆匆打了个招呼,便又偷偷地溜了出来。

在饭桌上时,她就已经被老赵挑逗得欲罢不能,所以再次进门后没有别的废话,两个人便拥在了一起。

春风几度,云雨渐歇。

“这次回来,住多长时间?”

事后,老赵回味着那熟悉的滋味,有些不舍浮上心头。

“看情况,我都快毕业了,哥哥那边也已经不需要帮忙了,所以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刘珊柔声说道。

“哈哈,那可危险了。”老赵笑着说道。

刘珊不解地问:“为什么危险?”

“你想啊,万一不小心怀上了,咋办?”老赵邪笑着说道。

刘珊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但却很娇媚地又爬到了老赵的身上,像个女牛仔一样扭动起来。

久旱逢甘霖,说的就是这情况。

第二天起来,老赵的老腰都有些疼,这女人,实在是憋得太久了,没点本事,还真应付不来。

温柔乡是英雄冢,老赵好歹还有些分寸,不至于为了这个就不去上班。

谁知却在半路上遇到车祸,司机就问我要不要绕路,老赵琢磨着也没几步了,干脆结账下车。

“前面有车祸?”老赵下车后,询问一个刚从前面过来的人。

“是啊,我看搞不好要出人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805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