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h文今晚你想咋弄就咋弄:美腿老师系列小说h

 刺激h文今晚你想咋弄就咋弄:美腿老师系列小说h

  

  她带着丰收的喜悦,把牛奶、酸奶、熟食、面包香肠塞满冷藏室。

  

  方子淳走到冰箱前说:“看来,我该换冰箱了。”

  

  裘嫚媞心满意足地看着塞得满满的冷藏室。

  

 文学

  俩人坐在餐桌前,方子淳有些担心地问:“啥情况?不是在用购物解压吧?”

  

  裘嫚媞笑而不语:“酸奶真好喝,再来一盒。”

  

  方子淳看着裘嫚媞嘟哝着:“嗯,吃喝也是解压好办法。”

  

  裘嫚媞从包里拿出两张卡,拍到桌子上:“本娘娘今天开荤啦,好久没这种待遇啦!以前在报社的时候,偶尔还能收到企业和广告商年底送的三、五百面值的超市消费卡。一万,我有点手软,这不算是受贿吧?”

  

  “谁送的?”方子淳拿起购物卡问。

  

  “还能有谁,张总啊,今天让助理给我送两张购物卡,一张是超市两千元,一张是商场的八千元。我有点蒙,你帮我分析一下,这是几层意思?”裘嫚媞满脸问号看着方子淳。

  

  “嗨,这不很正常嘛?你上班不到一个月,还没开资,发点补贴呗,更重要的是,看你工作积极主动,每天挤地铁公交去见客户,奖励一下也是正常啊!一万不多,你心安理得用就好了。”方子淳口气轻松地说。

  

  “还可以这样大手笔,看来是我少见多怪喽!”裘嫚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对了,下午我去了你介绍的那家天合集团,见到了他们的老大,叫刘什么来着了。”裘嫚媞找出名片。

  

  “天合珠宝的,前几年他们买写字楼的时候,室内设计是我们做的。怎么样,有戏吗?”方子淳接过名片看了看问。

  

  “貌似乐观,他们公司正筹谋着在香港挂牌,我这小雨来的正是时候。”裘嫚媞有几分小得意。

  

  “是刘总亲约你的?”方子淳喝着酸奶问。

  

  “我又不认识他们公司别的什么人,是看名片的电话,直接联系他的,他很爽快就安排了我今天过去面谈了。”裘嫚媞说。

  

  “按常规,像他们那么大的老板,这种事最大是派副总或助理先接洽,根本就不用他亲自出面。”方子淳若有所思地说。

  

  “为什么?”裘嫚媞一脸问号。

  

  “是你的声音太有魔力了,遇到了声音控,难以招架的诱惑,会很好奇这么好听声音的背后,会是什么样的人呢。结果发现人比声音还有杀伤力,行啊你!你是不是这样,您好,我是泰来资本的裘嫚媞。”方子淳学裘嫚媞腔调笑着问。接着又说:“掐指算来,新大陆与他们合作有七年了,这些年,我就以合作加好友的身份,先后参加过他的三次婚礼了。”

  

  “他儿子都结婚了?看他还挺年轻的。”裘嫚媞惊讶地问。

  

  方子淳笑了:“什么儿子,还他孙子呢,据说之前还有两次,也就是说他已经五婚了。”

  

  “不会结婚也有上瘾的吧?”裘嫚媞一脸的惊叹号。

  

  “可能上了走红地毯听结婚进行曲的瘾,哈哈!让人更想不到的是,他每次结婚都像初婚,排场那个叫大,该请不该请的全请,还一概不收礼金。最近的这次,是在你们张总家的酒店最大宴会厅办的。据坊间传闻每次离婚,他都特仗义,前妻们账户上都挂着长长的数不清的阿拉伯数字不算,还把原来住的别墅给前妻。不但成就了好几个亿万富婆,他还因此在圈内获得中国好前夫的美誉。他还有个最大特点,不在婚外搞事情,一旦有新苗头立马离,再大大方方婚。别墅一个比一个大,老婆一个比一个年轻。”方子淳轻描淡写娓娓道来,让裘嫚媞脸上又加了个惊叹号:“天呐,还有这种选手,这种玩法!”

  

  “他家别墅装修都是我们做的设计。所以,他家住在哪儿,房子内外啥情况我都门儿清。当然,这些,对他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据说他的总资产百亿不止。”方子淳接着说。

  

  “哇,下巴快惊掉啦,彪悍人生还可以这样玩儿,看他50岁不到的样子,照此下去,这辈子没有个十婚八婚的还真挡不住!”裘嫚媞端着下巴感慨着。

  

  “你要不要也出手捞他一票,把婚礼安排在你们公司大酒店,我既是刘总座上嘉宾,也是你的伴娘,怎么样?哈哈哈!”方子淳坏笑着。

  

  裘嫚媞点头:“我看行,这个可以有!哈哈!”

  

  俩人开心笑起来!

  

  方子淳突然想起什么说:“对了媞子,下周我要出差印尼几天。你驾照带来没,要是带来了可以开我车出去跑业务,借机熟悉一下这里的交通环境,道路不熟就开导航。”

  

  裘嫚媞意外地:“胆儿真肥你,敢随便把车借给外人用。”

  

  方子淳笑问:“你是外人吗?慢点儿小心点儿就行了,我走前把油加满。”

  

  裘嫚媞高兴地:“本娘娘是内人哈,今天去天合刘总那,我乘的是公交车,结果还坐反了方向。迟到了十分钟。”

  

  “所以啊,娘娘要发力,赶紧让张大烨解决你交通问题,哪有做你这行不自己驾车的。”方子淳说。

  

  “以后出去见重要客户,我就打专车,专挑豪车,人家还以为我有司机呢!哈哈……”裘嫚媞笑着说。

  

  “聪明,然后让张大烨给你报销车费。”方子淳竖起大拇指。

  

  “给我妈网购的手机,已经收到了。邻居周姐教她使用,等过几天你回来,就能看到我们丫丫啦!”裘嫚媞高兴地说。

  

  方子淳一脸期待:“好啊,等你把丫丫接来,我可以当丫丫的教母了,也体验一下当妈妈的快乐。”

  

  “那还等啥呢,还不赶紧自己生一个,全身心体验一下当妈妈的感觉多好。”裘嫚媞说。

  

  方子淳忽闪着大眼睛,一脸认真的问:“你说我到医院精子银行,挂个号行不?”

  

  “疯了你,DNA的出处都不知道,这对孩子不公平,我坚决反对,又不是嫁不出去,也不是找不到给孩子当爹的人。”裘嫚媞忙摆手。

  

  方子淳撇着嘴:“老土你!”

  

  “虽然丫丫有爸爸跟没爸爸没啥区别,但我至少知道她基因的出处啊。”裘嫚媞说。

  

  黄昏中的方家,蜷缩在沙发上的吴珂,从下午觉中醒来,手里还握着手机,看一眼,没进来一个与她有关的的消息。傍晚的余晖洒满一屋暖色,时光柔软安静如泥,却催生出无边无际的孤独感,在房间弥漫升腾。她坐起来无力地靠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窗外,感觉自己仿佛身处荒漠中,被整个世界遗忘抛弃,苍凉又绝望。她双手捧着脸,莫名的悲从中来,不由得哀泣起来。等情绪稍平缓些后,又不由自主地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水哗哗啦啦顺着指尖流淌着,洗一把脸上的泪痕。她走进厨房,打开火,煮了一碗清汤面。一个人坐在宽大的餐桌前寂寞地吃面。

  

  下班回到家的方逸舟,看了看她碗中素淡的的晚餐说:“你吃的太清淡了,我给你炒个青瓜肉片吧。”

  

  “不用了,我喜欢清汤寡水的日子。”她淡漠地把碗里的几根素面吃完,又静静地到厨房清理锅碗。

  

  “单位老杨调回北京了,今晚给他践行,我滴酒没沾。”方逸舟有点自讨没趣没话找话。

  

  “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宁肯在单位食堂,哪怕在街边小店吃饭,也不愿意回家跟我一起做饭吃。喜欢厨房,超级大厨不过是在人多,子淳回来的时候才上演的拿手好戏,表现一下好男人好丈夫好父亲人设。没关系,好人好事都是你做的,我不会出去跟别人说的,你的好好先生的人设我不会打碎的。再说,你丢人我也跟着现眼。我喜欢也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清净、干净。”吴珂看也不看他,自顾自地说着。

  

  “就你这种姿态,哪个男人喜欢回家?”方逸舟皱着眉说。

  

  吴珂哼了一声:“没人求着你回来,有本事永远别回来。”

  

  “我有点累了。”方逸舟无奈地走开。

  

  “下周子淳去印尼出差,孙贺也同行,老陆安排他们一起去巴厘岛度假,想给他们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吴珂对方逸舟的后背说。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情用不着太刻意。”方逸舟淡淡然。

  

  “刻意捏还捏不到一块儿呢,老陆对子淳比你当爸爸的都用心。”吴珂抱怨着。

  

  方逸舟倦怠地走进洗手间洗手:“还不是你在背后撺掇的。”

  

  吴珂站在厨房,一只饭碗反复冲洗有十分钟了。换上居家服的方逸舟走过来,从她身后关上水龙头说:“说不定,有一天水比油还金贵!”

  

  吴珂不以为然默不作声,转身又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开始缓慢仔细地洗手。水流顺着苍白骨感的双手不停冲洗着,却怎么冲掉她无以名状的焦灼。

  

  窗外的暮色,让她情绪更加低落。她拿起手机发语音给方子淳:“别忘了明天是周六,记得回家吃饭,我有话跟你说。”

  

  方子淳和裘嫚媞正窝在沙发上,看各自的手机。

  

  听到妈妈的语音,方子淳说:“听到没,周六集结号又吹响了,明天你跟我回我家吃饭吧!”

  

  “明晚我约了客户喝茶,你自己回去吧。”裘嫚媞忙摇头谢绝。

  

  “这么快就有人约茶啦?”方子淳笑嘻嘻地问。

  

  “是一家软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女的,潜在客户,能帮我打通上层领导的关系。”裘嫚媞忙解释。

  

  方子淳笑道:“哈哈,干嘛要强调女的,没做贼就开始心虚啦。做业务,就是要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喝茶喝咖啡喝酒是刚需。”

  

  这时,方子淳电话里又传来汪梦湖的语音信息:“淳子、媞子两位大小姐,大周末的在哪儿逍遥呢?我在客栈,要不要过来嗨皮,我让司机过去接你们。”

  

  “听到没,老汪召唤我们呢。”方子淳从沙发上跳起来。

  

  “忙了一周,娘娘我也该放松一下啦!”裘嫚媞抖起精神兴奋地振臂。

  

  方子淳手一挥:”Go!”

  

  汪梦湖派司机开着他的车,接上方子淳和裘嫚媞来到遇见客栈。

  

  坐在院子茶座的汪梦湖打个榧子,示意服务员过来:“调几杯鸡尾酒,再来一盘坚果和水果拼盘。”

  

  汪梦湖问她俩:“你们饭饭没?”

  

  方子淳笑道:“我跟媞子只喝了点酸奶,预感你会召唤我们。”

  

  “我信号发的真不是时候,看来不来点硬菜不行啊!”汪梦湖故做心疼地说。

  

  “我俩可是揣着锋快小刀来的,先来一打烤元贝,不要辣,嫚媞你呢?”

  

  裘嫚媞咽着口水说:“娘娘我又饿又馋啦,今天不但开荤还要开涮,吃喝点儿劲爆的。给我来冰镇扎啤,蜜汁烤鸡翅,加变态辣烤羊肉串。”

  

  汪梦湖拿起手机说:“我让夏天也下来,热闹一下。喂,天儿,干嘛呢?你子淳姐她们过来了,你下来一块聚聚吧。”

  

  一会儿,夏天穿着拖鞋从楼上跑下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大家围坐在一起。

  

  “怎么样,最近画得顺利不?”汪梦湖关心地问。

  

  “昨天我去了大鹏古城,在那画了一天。想沿着“古城叙事”系列,再以古镇和海边乡村为素材,完成以“往事乡烟”为主题的系列。也许再过几年,这里的乡村就被城市吞没了。希望能够通过绘画留下点什么。”夏天有些腼腆地说。

  

  汪梦湖高兴地拍了拍夏天肩膀:“好啊,等你完成了这几个系列,我可以通过官方的和非官方的文化艺术机构、协会、文产办、文化局,给你举办个人画展。艺术是承载历史和文化的最好的载体之一,需要我这边支持的尽管说,要人要车都行。”

  

  “听听这口气,跟文化局长似的,不当领导真可惜了你。”方子淳调侃道。

  

  汪梦湖笑着说:“我也这么觉得,哈哈……要不,我自荐一下?”

  

  夏天淡淡地笑了笑了,接过汪梦湖递过来的鸡尾酒,安静地听大家聊天儿。

  

  “听说你下周要去印尼?”汪梦湖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方子淳问。

  

  汪梦湖又问:“你没给我发电波吗?”

  

  “我还给你发秋波了呢!”方子淳笑道。

  

  “是嘛,我怎么没接到,再发一次我看看,秋波是什么颜色的?”汪梦湖扳过方子淳的肩膀,对视着方子淳的眼睛:“秋波呢?”

  

  “啧啧啧,不带这样撒狗粮的,当我们是空气呀!”裘嫚媞咂着嘴抗议着。

  

  方子淳警觉地:“你没在我手机里安装窃听软件吧?”

  

  汪梦湖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这个完全有可能。以后,要谨言慎行啦,哈哈!其实,我是听大陆说的,所以,才招呼你们过来,想给你践个行。不信你去问问大陆,他跟我们影视部的小伙伴在那边呢。”他指了指另围桌上,正在喝酒聊天的陆沐阳和大刘他们。

  

  “这小子,嘴真快,不过巴厘岛的行程取消了。”方子淳说。

  

  “那个叫贺什么的设计师一个人去?”汪梦湖如释重负。

  

  “是孙贺。”裘嫚媞说。

  

  “我明天替你问问他好吗?”方子淳揶揄地。

  

  “我在想,一个人的巴厘岛,会是怎样的体验?”汪梦湖装作若有所思想象着。

  

  “你自己去一趟不就知道了!”方子淳笑道。

  

  “说不定巴厘岛的海水是甜的,要不咱俩抽空过去尝尝?”

  

  汪梦湖情绪明显亢奋好起来,转头对服务生摆摆说:“再来一盘烤海虾,两条烤海鳗。嫚媞,怎么一说烤海鳗,我就联想起你呢,哈哈!”

  

  “我就不能让你产生点儿美好的想象?德行,听子淳说不去巴厘岛了,整张脸都跟解放区的天儿似的,晴空万里。咱能不能含蓄点儿?”裘嫚媞笑着给汪梦湖一拳。

  

  汪梦湖嘿嘿地笑着,得意地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本色难改啊,这就叫喜形于色。来,天儿别干看着我们逗哏,把酒杯端起来,我们喝一个!”

  

  汪梦湖干了一杯感慨着:“小媞子,你来了真好,以后我的酒桌就不寂寞了,喝酒聊天也是要有对手的,跟下棋一个理儿。”

  

  裘嫚媞嗔怪着:“看出来了,我跟你,也就是酒肉朋友了。”

  

  汪梦湖说道:“没办法,基础在那放着呢。想当年,毕业季的各种聚餐,就咱俩没喝趴下过,一个个像抬伤员一似的被抬回宿舍,我俩可是酒精考验的老铁啊!”

  

  “来,为未曾醉过的青春,再走一个!”裘嫚媞举起酒杯,俩人端起酒杯豪饮。

  

  汪梦湖仰天长叹:“还是扎啤爽,哎,舒服,畅快啊!”

  

  “以后,记得多请我喝酒,对你有好处。”裘嫚媞干杯后说。

  

  汪梦湖仗义地拍桌子:“你来这儿吃喝住全免单。”

  

  “再干一个!”裘嫚媞笑着有端起酒杯。

  

  梅朵朵带着吉他过来,坐在夏天身边,夏天拿起一个烤鸡翅递给她,关心地问:“今天会很晚吗?”

  

  梅朵朵看看手表说:“你吃吧,我吃烧烤喉咙会不舒服影响发音。周五晚上人多,我会晚点儿,你不用等我,早点上去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去古城写生。”夏天端起一杯饮料给梅朵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医药大全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ntyy.cn/69301.html
返回顶部